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呆子胡


□ 逄金一

●逄金

  (一)

  吾友胡某,嗜书,集买书癖读书癖藏书癖于一身,人送绰号:“书呆子胡”。他自己对此甚满意,常常引经据典:“清代文学家张潮日:乔木不可以无藤萝,人不可以无癖。”

  老胡读起书来非常投入。看到紧张处,两拳紧握,手心出汗;看到伤心处能嚎啕大哭。读书于他恰如体力活对别人那样吃累。那样子让你感到不是他在读书,而是书在消费他。吃饭时有时也读,为此很受了妻子几番数落,每每他说:“不吃了,不吃了,我已经读饱了。”烟酒糖茶他皆不甚喜好,也没有花花肠子,常道:“书就是我的茅台,书就是我的‘三五’,书就是我的女——”看见了妻子,后边的话就咽下去了。

  老胡的女人脾气不错,属于善解人意的那类。老胡因此而常感愧疚,下了几次决心说要少读书,多帮妻子干点家务。然而恰如戒烟戒酒者一样,老胡戒书,连着几日神情呆滞,目光无神,浑身无力。一天,妻子下楼接水,一拉房门,但见一彪形大汉直挺挺地立在门边,吓得她当啷一声把手中的水桶撇在地上。定睛一看,原来却是老胡。问他为甚不进家门,他说刚从书店买了本书,一路上看着没看完,不好意思拿到家里去读,想站在家门口看完了再进去干家务。

  老胡喜欢和我这个准书呆子闲聊。他对我说,读高中时他才染上了买书读书的“恶习”,家里每月给10元零用钱,一进书店就全没了。一次,看到北京出版社的《唐诗选注》,上下两册,售1.50元。他兜里一个子也没有,就回家偷了三斤粮票卖了,才买回了这套书。这样下去,几乎月月偷家里的粮票,平均每月有十斤。黑市里几个做粮票生意的和他熟识了,居然把他当作二道贩子。

  现在的老胡已经是常有稿费收入的人了。每得一笔稿费,便像还乡团一样撞进书店,大肆挥霍,毫不吝惜,好像钱是马路上捡来的。店员把他当作某大单位的图书采购员,常问他诸如发票上的钱是不是多开点之类的问题。

  老胡平常为人随和,一见了书就变了。把朋友晾一边,自个儿津津有味读书的事是常有的。到别人家去玩,一路上先打听人家家里有无书房,书架上有什么书。若此人家无藏书,老胡脸上立露索然淡漠之色;若有书,脸上立刻放光,催人快走,不时还讨好地说几句中听的话。到了人家家中,眼睛贼一样地在书橱上上下下打量,对别人的问话心不在焉,答得时时不着边落。

  有次,我和老胡在街上走,电台上正播一首关于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情歌,我随便问他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准备送给谁,老胡不假思索地说:给书。思量了一阵后又改口说:九朵给我妻子,剩下的全都给书吧。

  (二)

  老胡读大学时,迷上了张爱玲的小说,逢人便问有无张著小说,谁若有,便死磨硬缠地借来看,借来了便再读三读,该还了则恋恋不舍,跟长亭送别一般捧着,直到主人不耐烦地一把夺去。一日,宿舍楼下有人喊老胡,连呼三声不见回音。那人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高声呼道:“谁看张爱玲的《金锁记》?”话音未落,老胡的方方脑袋便从书堆里探到窗外去:“小声点。咱哥们好商量。我这儿有‘精大鸡’。”自此后,大家便称老胡为“刘爱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