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学增量变革是条羊肠小道


□ 储朝晖

  目前,大学变革的主要阻力不在大学之内,而在大学之外,在于无法变动大学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无法改变政府办大学的现状,准确地说是大学的“婆婆”不愿变革

  中国大学变革是社会长期关注、效果却不明显的领域,那么,参考其他社会体制变革的增量变革模式,能否有望带来大学的整体变革?

  确实,其他领域尤其是经济领域增量变革的成功案例,从原理上,为教育领域的增量变革提供了参照。然而,增量变革的原理应用于特定领域的社会实践必须具备诸多条件。大学增量变革恰恰缺少多种现实条件。

  历史先例

  从历史上看,大学增量变革并非没有先例。北洋大学、京师大学堂、清华大学等都是历史上典型的增量变革,但是,在特定政治和社会条件下,这些学校最终难以成为大学变革的范式。

  1950年后,大学增量变革比较早的先例是建立中国科技大学,为“两弹一星”工程提供大量科技尖端人才;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满原有的清华、北大的管理体制。中国科技大学在科技界精英的呵护下,实行了与当时其他大学有所不同的管理体制,很有特色。但是,该校并没有引发其他高校效仿,反倒由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的若干事件,挫伤了锐气,未能尽快步入全球大学前沿。

  第二个案例是深圳大学。该校建于1983年,意在对原有大学管理体制实施变革,也确实做了不少改革尝试,但结果依然如同现有体制内的一般高校,以致该校校长不得不慨叹“骑着牛车赶火车”。

  第三个案例是南方科技大学。所有期望大学品质提升的人无疑都希望它能变革顺利。但迄今它一路坎坷,每一个与现有其他大学不同的做法都遇到强大的阻碍。

  当然,增量变革还有另一种形式,如2005年在广东省珠海市创立的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United International College,简称UIC)。学院由北京师范大学和香港浸会大学合作,是首家获得教育部特批内地与香港高等教育界合作创办的大学。此外,类似模式还有宁波诺丁汉大学、西交利物浦大学、上海纽约大学。这条路可以走,但前提是获得政府特批,这就局限了它的数量和扩展面,也就无法发挥对大陆高校面上变革的影响。同时,这类学校欲取得实效,必须实现两点:一是思想理念的开放,即不单单把形体引进来,也要把现代大学的价值引进来;二是要用现代大学制度来管理大学,不能用行政化或者是商业化的模式来管理大学。

  大学增量变革的局限

  与中国经济领域的巨大增量不同,中国大陆大学的增量变革是有限的。

  2012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达915万,高校录取人数近700万。这是连续四年高考人数出现大幅下降。一是因为适龄人口和高中毕业生减少;二是越来越多的高中毕业生选择国外高校,出国留学人数连续四年保持20%以上增长,其中,近一半人赴海外攻读本科。

  依据教育部投放的招生指标,2012年计划内的高校录取率已达到75%。若加上一些私立大学和二级学院、三本院校招收的不发教育部认可文凭的学生(这部分数额没有权威统计),高校的全国总体平均录取率已超过80%,高于美国大学录取率。再结合近些年越来越多的高中毕业生放弃报考,报名后放弃参考,拿到录取通知后放弃报到入学的情况。从绝对数量看,内地高校不仅没有多少的增量空间,一些高校已经面临严峻的生源危机。受到生源下降挑战最严峻的三本院校和高职院校,这类院校注重特色发展,才有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但是,他们的先天不足使得他们无力发起真正的变革。

  在每所大学都为生源惶惶然的时候,兴办任何一所大学都具有更大的难度,以任何一种形式合作办学也都面临着更大的压力。惟一可能的选择是,办一所类似南方科技大学这样的高端大学。但是,所需要的人力、师资和财力条件一般是难以具备的。

  大学有增量而不变革成为一种惯性

  1985年到1989年,中国推行过一轮大学管理体制改革,有百余所高校建立了相对规范的校长负责制。然而,这一改革此后在行政力量的作用下瞬间退缩了。这段历史表明:一是大学变革未必需要增量;二是增量变革未必能带动存量的变革。

  自1999年的扩招之后,大学走的是一种依靠增量发展的模式,但不仅未发生变革,反而在不断稀释质量。

  长期以来,大学是行政主导,而非专业主导,大学的增量并非大学自主产生,几乎完全被动产生。1999年,全国高校扩招了48%,全国普通高校招生规模从1998年的108万增加到159万,这是大学被动于外部力量所造成的结果。此后十年,大学的扩张或因奉命完成行政指标,或因被经费牵引而不得不多招学生多收学费维持运转,或因人员臃肿不扩招则有人无事可做,或为了评估、升级、改名、争学科点之类的外在目的而凑人数。而且,一些学校的快速变大仅仅是用银行借贷和学生的学费建起的雷同校园。一旦学费成为维持学校日常运营的资金支撑时,想方设法多招学生也就成了高校的追求。所以,越是层级低的学校招生量越大、学费也越高,师生越被动,越难以发生变革。即使是新建的大学,也毫无例外地染上了官僚化、行政化、商业化以及学术腐败等各种病症。人员来自原有的大学,理念未能更新,要遵循同样的外部规则,要走同样的审批程序,要接受同样的行政领导,要在大学内部设置同样的机构,建立同样的权力结构,形成类似的利益关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大学增量变革是条羊肠小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