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学增量变革是条羊肠小道


□ 储朝晖

  目前,大学变革的主要阻力不在大学之内,而在大学之外,在于无法变动大学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无法改变政府办大学的现状,准确地说是大学的“婆婆”不愿变革

  中国大学变革是社会长期关注、效果却不明显的领域,那么,参考其他社会体制变革的增量变革模式,能否有望带来大学的整体变革?

  确实,其他领域尤其是经济领域增量变革的成功案例,从原理上,为教育领域的增量变革提供了参照。然而,增量变革的原理应用于特定领域的社会实践必须具备诸多条件。大学增量变革恰恰缺少多种现实条件。

  历史先例

  从历史上看,大学增量变革并非没有先例。北洋大学、京师大学堂、清华大学等都是历史上典型的增量变革,但是,在特定政治和社会条件下,这些学校最终难以成为大学变革的范式。

  1950年后,大学增量变革比较早的先例是建立中国科技大学,为“两弹一星”工程提供大量科技尖端人才;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满原有的清华、北大的管理体制。中国科技大学在科技界精英的呵护下,实行了与当时其他大学有所不同的管理体制,很有特色。但是,该校并没有引发其他高校效仿,反倒由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的若干事件,挫伤了锐气,未能尽快步入全球大学前沿。

  第二个案例是深圳大学。该校建于1983年,意在对原有大学管理体制实施变革,也确实做了不少改革尝试,但结果依然如同现有体制内的一般高校,以致该校校长不得不慨叹“骑着牛车赶火车”。

  第三个案例是南方科技大学。所有期望大学品质提升的人无疑都希望它能变革顺利。但迄今它一路坎坷,每一个与现有其他大学不同的做法都遇到强大的阻碍。

  当然,增量变革还有另一种形式,如2005年在广东省珠海市创立的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United International College,简称UIC)。学院由北京师范大学和香港浸会大学合作,是首家获得教育部特批内地与香港高等教育界合作创办的大学。此外,类似模式还有宁波诺丁汉大学、西交利物浦大学、上海纽约大学。这条路可以走,但前提是获得政府特批,这就局限了它的数量和扩展面,也就无法发挥对大陆高校面上变革的影响。同时,这类学校欲取得实效,必须实现两点:一是思想理念的开放,即不单单把形体引进来,也要把现代大学的价值引进来;二是要用现代大学制度来管理大学,不能用行政化或者是商业化的模式来管理大学。

  大学增量变革的局限

  与中国经济领域的巨大增量不同,中国大陆大学的增量变革是有限的。

  2012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达915万,高校录取人数近700万。这是连续四年高考人数出现大幅下降。一是因为适龄人口和高中毕业生减少;二是越来越多的高中毕业生选择国外高校,出国留学人数连续四年保持20%以上增长,其中,近一半人赴海外攻读本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