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世上的另一个我(外二篇)


□ 王晓莉

世上的另一个我(外二篇)
王晓莉

王晓莉生于南昌。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九十年代开始散文创作,文风简洁、灵动而内省。作品多次获奖,入选多种选本。出版有散文集《双鱼》、《红尘笔记》。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一个出生在波兰。一个出生在法国。两个女子都叫薇罗妮卡。
她们都痴爱音乐,喜欢同一个十七世纪的荷兰音乐家的作品。都喜欢红色,都爱用个小工具修饰自己的下眼睫毛;在路上都用一种圆圆的小水晶球透视风景;在她们的生命中,鞋带都成为某种象征;
还有,都患有先天心脏病
相似之处太多了。她们,就像约好了要怎样生活一样。

可是,她们并不是双胞胎。她们甚至从不认识。
一天,波兰的薇罗妮卡正在舞台上举行首场演出,当绝美的女高音响到一个几乎不可能有的高度时,她的心脏病发作了,猝然倒地的刹那,她的歌成为天鹅之死般的哀音。
此时法国的薇罗妮卡正与男友作爱。她突然感到一种心痛。连柔情也不能够安慰她。有眼泪从她眼角出来,她却并不知道为什么而流。
她开始频频做梦,梦中总是一条斜坡路,路两边是房屋,而路的尽头,是一座尖顶的红色教堂。她不知道,这个梦中出现的地方,正是波兰的薇罗妮卡生活的地方。
薇罗妮卡决定放弃现在的生活,她想要去寻找什么。却无从着手。她对父亲说:“我有种奇特的感觉,觉得自己孤伶伶的。”
父亲说,是有人从你生命中消失了。
有天,薇罗妮卡遇见个四处表演木偶戏的男子。男子总是表演一个跳舞舞娘不停的舞蹈,最后死去,化身成为一只美丽的绿蝴蝶的故事,脸上极尽哀伤。薇罗妮卡不知是被这故事,还是被这个故事的表演者吸引住了。甚至彼此还不知道对方名字,他们已开始了恋爱旅程。
不久男子去了另一个地方表演。但是他给薇罗妮卡寄来一些神秘的礼物。一只维多历亚牌的雪茄烟盒;一根黑色鞋带;最后他寄来一盒磁带。带子里尽是户外的各种声音。为一种神秘的心灵感应所召唤,薇罗妮卡来到一座城市的火车站。果然,男子已在咖啡馆里等她四十八小时了。薇罗妮卡毫不惊奇地发现,四周围的声音,全是磁带里录制下来的内容。
他们终于在一起了。男子做木偶给薇罗妮卡看。每个人物,他总是做相同的两个,他说,如果一个坏了,另一个可以替上。
薇罗妮卡若有所思。她想,那时常袭来的无名的哀伤,那哀伤时总会响起的天籁般的音乐,是否也暗示着,在这个世界上上帝还制造了另一个与自己相同的薇罗妮卡。当一个坏了,另一个还在?

这部叫做《薇罗妮卡的双重生活》的电影,我已看了三遍,有些台词都已记得很牢。我喜欢那些层出不穷的小道具:想要预卜命运的小水晶球;长着一张薇罗妮卡式的脸的小木偶,与心电图一样或直或曲的黑色鞋带,以及磁带,雪茄烟盒,一款叫“初秋”一款叫“深秋”的香水……
我更沉迷于它传达给我的那种如烟似雾,而又确实结结实实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只与人的内心有关的东西。它是某种气息,只有拥有这气息的人才能够在人群中彼此相认;它是某种类似手语的“眼语”,无声地,却在对视者心中引发轰鸣。它有时奇妙地改变了命运,而命运却对此懵然无知。

还比如人们常挂在嘴边的缘分。
我想起有年去北京短期进修结识的一个女子,我们曾互相聊到的一些琐事:
我六岁那年落水遇救,她三岁与八岁两次失足落进水里——这一重大事件令我们的少年时代胆小,畏惧,远远不够快乐;
我们的高考分数只相差一分;
我戴隐形眼镜上班多年,她也是;我在家只戴有形眼睛而坚决不戴隐形眼镜,她也是;
在聚会场合,都选择后排或边座;
选择的爱人都嗜烟如命,而我们都对烟灰洒在地板上深恶痛绝;
都迷恋一首名叫《蝴蝶》的法文歌曲;
都嗜冷食;
电影里那些不喜的段落,几乎有同样的心理感觉甚至生理感觉。
……
这是一些永远也说不清楚原因的相似。一些无须受到指责的互相抄袭或模仿。一些心灵电波的奇妙交会。
在世界某处,突然遭遇一个这样的朋友,此前你们并不相识。而突然,你的心温暖了起来,仿佛是突然发现并且看见了
——这世上的另一个我。

是的,宿命,预感,心灵感应,以及直觉……就是每个人都会有的这些。它与命运有绝对关系,然而它与命运又有可能像两个遥远国度的君王一样,永不会面。当你独自在星空下仰望,在大街上回头,或是于山中一处泉水边止步,它们,都可能像那只绿色的蝴蝶一样眷顾你,而后又无声息地离开。仿佛从没有来过,而你的心里,已多了一抹云似的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