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喜雨


□ 聂鑫森

三十岁的祁奋,受县抗旱指挥部的派遣,到大横乡麂子村一带检查旱情已经三天了。
大横乡是离县城最僻远的一个乡,只有一条四十公里的简易公路通向那里,而麂子村离大横乡政府还有十多公里,一脚跨出去,就是外省了,没有公路,也不通电,连手机都收不到信号,是一个出名的贫困村。
祁奋被派遣到这个地方来,心情是颇为郁闷的。他二十岁时,由农校毕业分到县政府,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领导就从没用正眼瞧过他一下,他的岗位也从没有固定过,凡有什么突击性的重大活动,他就会被顺理成章地抽调出来,成为此中的一员。这种“游击队员”式的工作环境,使他既做不出什么引人注目的成绩,也无法与上级和同事构筑相对稳定的关系,十年了,仍然是一个连股级干部也不是的干事。这次抽调到抗旱指挥部,近一点好一点的乡和村与他无缘,又穷又远的麂子村却非他莫属!
三天前的早晨,天才蒙蒙亮,祁奋提着简单的行李,也就是一个小旅行包,里面塞着几件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具,准备出门时,一直躺在床上冷冷地看着他的妻子邵敏,突然低沉地问道:“又要下乡去?”
“嗯,去麂子村检查旱情。”
邵敏比他小两岁,在县卫生局医政科当科长。在县里,所谓局,其实是个科级单位,邵敏不过是个股长罢了。但她自认为比丈夫有出息,毕竟带着“长”,因此她在日常的言语之间,总流露出对丈夫怨艾的情绪。平心而论,邵敏长得还不错,虽有点胖,但白白净净,属于电视里常说的那种性感型。祁奋对于她的矜持和怨艾,采取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冷淡她,在床上把自己睡成一根没有知觉的木头。这当然是在他们的女儿诞生之后。夜深人静,邵敏会有意无意地用穿着水红色薄薄睡衣的身子碰祁奋几下,或用脚趾尖在他的脚板心搔一搔,祁奋装着发出低沉的鼾声,可以做到无动于衷。
“就这样出门?”
邵敏蓦地坐起来,水红色的睡衣居然没有扣上扣子,又大又圆的乳房露了出来。她的这句话蕴涵着许多隐晦的内容,传递着许多芬芳的讯息。
“还要去县政府的食堂统一用餐,然后,由指挥部派车送到大横乡政府,去麂子村就只有步行了,而且今天必须赶到那里。”祁奋回过头来,看了邵敏一眼。
邵敏冷冷一笑,说:“听说麂子村那地方的风气很开放的,可惜那里的女人又黑又丑。你走吧,我还要睡一阵。孩子全托在幼儿园,接和送就靠不上你。”
祁奋微微昂起头,提着旅行包径直走了。心里狠狠地说:“荒了这块地,渴死你!”
夕阳如一个巨大的火把,灿红如血,疯狂地点燃麂子村附近高高低低的山尖,干燥的山尖呼啦啦燃烧起来。一束束的火光抛向山谷里这个孤零零的村子,仿佛要把它烧成灰烬。矮小的散落在各处的石屋,灰黑如愁,且慵懒,仿佛刚刚得过一场重病,孱弱瘫软,连喘气也没有了力气。偶尔传来几声犬吠、亦是哑哑的凄凄的阴阴的,使黄昏的风景更为冷清。村中石板铺砌的路面上,除了几堆零星的猪屎羊粪点缀外,别无它物。听不见男人粗壮的呼喊,以及女人纷沓的笑语,连细伢子细妹子的奔逐呼叫也不可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