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远的景颇山(散文)


□ 陈永柱(白族)

  蒋家王朝覆灭后,美帝国主义为控制东南亚的需要,又扶持国民党李弥残部,企图占山为王,把云南作为进攻中国内地的前哨阵地。我人民解放军团结边疆各族人民,剿灭残匪,使帝国主义的梦想彻底毁灭。

  当时的景颇山上,一个个世袭的山官、土司、头人占山为王,统治着大大小小的村寨。他们和军阀勾结在一起,建立武装。大山官掌握着山民们的生杀大权。

  麻盖天的家建在寨子的最高处,每天歌舞升平,花天酒地。官府要员、洋人土司、国民党将领出出进进……

  麻盖天吹嘘自己能永远称霸景颇山。他的团丁加起来也有七八百人,手里拿的都是美国、英国造的洋枪洋炮。所以当地衙门官府,省城军队也把他奈何不得。

  景颇山不但是一块肥美的宝地,而且是政治、军事上的战略要地。历史上中国各个朝代的统治者,或派人来拉拢、收买当地土司,外国传教士很早以前就到这里来传教,宣传西方的文化,培植他们的势力。日本人早就眼红这块土地,多次派人来拉关系,派兵入侵。总之,都在千方百计想占有这块土地。

  云南解放前夕,国民党驻云南第八集团军军长李弥派亲信李国保(滇西反共救国军副司令)、雷展(李弥的副官、滇西反共救国军参谋长)带了一部分中央军和地方武装,赶着驮有金银财宝,大烟土,茅台酒,整箱卡宾枪和手榴弹的马帮,从山间小道来到麻盖天家。在大门口的广场上举行了隆重的授衔仪式,当众将蒋介石签署的“滇西反共救国军总司令”的委任状和少将军衔授予麻盖天,并将一枚勋章挂在麻盖天胸前。还检阅了部队,观看了地形,然后躺到楠木做的鸦片烟榻上,一面抽着鸦片,一面给麻盖天打气。李国保说:“美国已经打到中国的家门口朝鲜,第三次世界大战就快打起来了。到时候,美国一定会扔原子弹,蒋委员长也会反攻大陆。你们的老乡李弥将军也会带着大部队来接应你。好好干吧!一定会有你的大官当。”双方商定,李国保和雷展先带着他们的部队从山道上翻越卧龙嘴,到境外建立根据地。根据地一建好,就把麻盖天家先搬出去。待站稳脚跟,扩建部队后,再打回来。为了做到万无一失,麻盖天派他的大儿子麻早达,带着副官麻哈及一部分团丁随李国保、雷展出境了。麻盖天站在家门口的石坎上,仰望浮云,手捻着左额下方黑痣上那一撮“生财毛”,美梦从心中升起,他满脸笑容,兴奋得嘴都合不上。

  不久,麻早达回到景颇山。向麻盖天报告:军事根据地已经在缅北山区建立。台湾送来不少美国造的枪炮。麻盖天的公馆也已建好,周围开了不少荒地,种上了大烟,罂粟花开得十分可爱。“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麻盖天不放心,坐上滑竿,翻过卧龙嘴,亲自到缅北根据地视察。李国保、雷展等把军装换成了西服,脖子上加了一条花领带,到国境线上来迎接。麻盖天检阅了新组建的美式装备部队,看了漫山遍野的罂粟花。得知他们已经建立起通往东南亚、美洲,经营毒品的发财网络。特别高兴,当即与李国保、雷展等策划了下一步行动。决心回到景颇山,把所管辖的这一片地区上能搬走的东西,都要全部搬走。缅北那么大的山区种鸦片,需要大量的苦力,老百姓除老弱病残者外,能带走的,全部带走。他召集儿子麻早达、管家麻老鸦、副官麻鸦来商定:兵分三路,一支队由麻早达率领全副美式装备的300名团丁,任务是全力掩护二支队、三支队的行动。他说:“根据可靠情报,解放军的正规部队还没有开到江边的坝子里,虽然也发现一些小股武装,那是地方游击队,不是解放军的正规部队,所以景颇山还是我的天下。不管是什么正规、地方的解放军,只要出现在景颇山上,就由麻早达司令率领的一支队把他们消灭。消灭不了也要拖住,直到二支队、三支队出境后,一支队才能出境。”麻盖天同时还任命了二、三支队的各级官员,二支队司令是大管家麻老鸦,他们的任务是带100名团丁护送载着财宝的马帮和所要带走的老百姓。老百姓分男女二队,用绳索拴成一串以防逃跑。三支队是麻盖天率所有家眷及贵重财物,李国保、雷展来信,他们亲自率部队入境,洗劫村寨后与麻司令汇合,迎接麻司令一同出境。

  我们团遵照上级指示为了巩固国防,为了边境人民的安康,必须消灭一切残余匪帮,主动出击,端掉匪帮的老窝。

  经过周密侦察已摸清匪军活动规律,并锁定匪军老窝就在景颇山。最近,境内外匪军相勾结,要实施一项大的行动计划。团党委决定,由一营组织一个加强连,由副营长苏盛景亲自指挥,团卫生队派出由周雨霞等两名医生,一名护士组成的救护组,教导队勤务班参加。我作为团政治处派去了解这次任务执行情况的人员,也参加了这次行动。

  我们由110人组成的加强连,奉命抢占卧龙嘴,堵截外逃的麻盖天,歼灭偷越国境的匪徒。在副营长苏盛景带领下,走进原始森林。莽莽林海,阴森恐怖。由于求胜心切,苏副营长决定,就是找不到古道,也设法抄近路提前完成阻击任务,可是,没走多远,我们便尝到了热带雨林的厉害。每走一步都是前有挡后有拖。头上的藤萝树枝纵横交织。脚下是腐烂冒着水泡的树叶杂草,不知深浅。眼前是成团成片的蚊蝇,躲都躲不开。一个战士在前面挥舞着砍刀,将挡在前面的藤萝、树杈、荆棘砍去,为我们开路。

分享:
 
更多关于“遥远的景颇山(散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