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铁匠铺(外一篇)


□ 张平

●张平

  一

  村庄的小,就像我望着的高枝的鸟巢,铁匠铺就在这个村子里,在一条通往小镇的公路旁。铁匠铺的小,就像铁匠身体上某个部位的一块肌肉。

  它是一间矮平房,像现在城里的杂物间,十几平方米,一个炉灶,炭粒跳跃,墙角堆些破锅烂铁,零零碎碎,锈色斑斑,就是这些玩艺,两个铁匠,一锤一锤砸下去,它们的身体变形了,颜色变化了,当然,这些功效还在于炉火。

  我看着拉风箱的铁匠,年龄十五、六岁,瘦小,他的呼吸和风箱没什么区别,在长身体的阶段,在炉火的烘烤下,更像通红的炭粒,早熟,又显得弱不禁风。另一位铁匠,长者,五十出头,胡子拉碴,也许是炉火的缘故吧,他脸上闪着古铜色,身体健康,力壮如牛。

  二

  炭粒,曾给了铁匠多少遐想,我也是,我的小书包还搭在肩上的日子.我就喜欢在铺旁驻足,我的小书包里的书本也是一粒一粒的炭,只是我的锤子在风中显得无力,我的锤子就是那削得又尖又细的铅笔,它的身体总是矮下去一截,一截,我心痛着这岁月里消逝的一部分。

  铁匠也给了我遐想,我在老旧的柜子旁,在楼上摆放的杂物里,在墙角,在小路寻找着——寻找破铜烂铁。铁匠给了我一角、二角的毛票,给了我小颗粒的糖。铁匠,我在梦里是爱他的。

  我给他读过课文,铁匠竖起拇指,也奖赏过我一角、二角的毛票。

  三

  父亲在村部忙着,母亲照常徒步羊肠小道到几公里以外的小山村,给孩子们上课。那把三角锄——薄似猪耳的三角锄——有一些时间没工作了,它挂在房子的某一墙头,锄柄黝黑。

  它的锈色和铁匠铺里的烂铁一样,于是,我掀去锄柄。

  拎着锈色的三角锄到铁匠铺,我得到一角、二角的毛票。不知什么时候,母亲知道了,她拎着我的耳朵,我萎缩着身体。

  我知道了劳动和工具的重要关系,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母亲只是轻轻地拎了拎我的耳朵,她的告诫是温暖的,我萎缩着身体,是因为我对不起竹篱围起的幕地。

  四

  铁匠铺,酷暑来临,就像是一个死亡日子的来临。

  高温的铁匠铺,两个铁匠涨红着脸蛋,小铁匠也偷着懒,在小小的门前通风,喘息,他太需要风了,但夏天,铁匠铺没有一个通风的通道。

  铁匠总是把杯底喝得朝天,我需要毛票,给他们盛过泉水。水,是风的另一种形式,打开了他们的身体通道。

  我看到他们汗流溴背的样子,不禁为他们暗暗叫苦。

  铁匠铺在酷暑的日子.他们锤击的刀片更加锋利,折射着太阳的刺眼的光芒。

  五

  两个铁匠,一个瘦小,有几两缚鸡的力气;一个健壮,在西班牙斗兽场斗牛,一定是冠军。

  一个瘦小的,抡起比他的拳头重几十倍的大锤,铁片薄了,刀锋利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