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灵魂中的诗性精神


□ 陈莉

  

  潘大林的散文随笔集《最后一片枫叶》以开阔的人生视野和丰富的文化底蕴为依托,怀忆往昔、追思故人、感慨人生、洞察自我。贯穿字里行间的是作家对社会、对人生形而上的思索,作者将自己生命意识和心灵体验投射其中。作品不仅给读者以美的艺术享受,还彰显出一种诗性精神的追求,体现的是作家内在生命世界的能动性、丰富性和创造性,洋溢的是一种直逼事物本质的诗性智慧。因此在潘大林散文的灵魂深处张扬着一种诗性精神,这使得他的创作具有一种穿透性和超越性。

  《最后一片枫叶》收入了作者所作散文70余篇,分为三部分: “放言与沉思”、“家园与怀想”、“阅读与聆听”。有对生活中某些场景细节的撷取,有对年少往事的回忆,有对故土亲情的缅怀,有对现代社会弊病的洞察和忧虑,有对自我的大胆剖析,还有海内外旅行屐痕的记录,有欣赏美术、音乐等艺术作品的心得体会,有谈创作经验与生活的关系,也有对大家、文友的作品评论等等。题材各异,篇幅不一,看似参差不齐,实则如一支支灵动精致的乐曲,从演奏家的手底流泻而出,汇成一部多声部音韵回旋、激越昂扬的乐章。这些篇章是作者生活片断的展示,是作者内心世界、内在灵魂的袒露,所有篇章都贯穿着作者对人生的体悟,对世界的感受与思考,作者丰盈充沛的人生阅历使得作品具有相当广阔的生活宽度,更具有一定的精神向度,不断引领着读者走向深度的精神空间,从而放射出奇异的艺术光彩。

  阅读潘大林的散文,仿佛在与一位温和而宽厚、睿智而幽默的长者品茗闲聊,听他回忆年少往事、感怀故土亲情、讲述人生体验。跟着他自由的心灵和诗性的笔触穿梭在时空轨迹中,浏览时代的斑驳痕迹,体会人生的林林总总。

  翻开这本集子,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组充满哲理意味、具有思辨色彩的文章:《乌鸦》、《渴望精致》、《我们明天还信什么?》、《好人未必都平安》、《当官的好处》、《呼唤崇高》、《智慧之辩》等等,例如《乌鸦》一文,作者以乌鸦为题,抒写乌鸦给人的不良感受以及人类对乌鸦的态度。当乌鸦被满怀敌意的人类驱赶消失的时候,作者深刻地反思人类对乌鸦的种种不友善做法,文章的哲思层层递进,充满了自我批判精神: “我不知道它们是彻底的灭绝还是远走高飞了,面对这片寂寞的土地,我突然感到,当年我们向它们开枪,到头来受伤的却是我们自己。如今,我们无论是喜悦还是悲哀,都不会再有一只乌鸦来烦扰、提醒、劝诫、预警或者干脆就是诅咒你。你那人到中年已变得愈加宽大的心室,需要充填的原来远远不止是报喜庆贺、恭维安慰之类甜言蜜语。何况,当年我们又有谁能理解多少乌鸦在我们生活中的真正意义?其实又何止是乌鸦,正日渐退出我们这个以人类为主宰的世界的,还该有多少被我们一直视为仇敌的毒蛇猛兽、虎豹豺狼等等异类?它们或许本来就是上帝给我们派来的朋友呢!人类实在是太聪明、太高贵、太强大、太自以为是、也太不费厄泼赖了,全凭自己的利害好恶,把那些看着不顺眼的族类,都统统蒙上大奸大恶的‘妖魔化’罪名,然后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必欲尽诛之而后快。总有一天,当地球上只剩下我们孤零零的人类,寂寞地面对着鲜红的太阳升起落下之际,我们该是多么渴望有一只鸟儿——哪怕是一只长相丑陋、声音喑哑、行动诡秘的乌鸦,出现在我们的阳台上,偷偷地啄食我们费尽心机种起的那盆红草莓……”这种自省是对生命的感悟和对人类命运的关注,是对生命存在意义的探讨,是一种精神智慧的扩充和延伸。

  在《好人未必都平安》中作者则喟叹: “活在世上,做人难,做好人更难,古往今来,莫不如是。好人虽难平安,但许多人还是选择了做好人,选择了无数的磨难和悲剧。这无疑是一种完善的人格理想,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觉或不自觉的精神追求。”感叹之中传达人生体悟和展示心路历程,矢志不渝地坚守自己的人生理想。在他平实动人和冷静睿智的叙述中,你会看到一个性情谦和练达、人格旷达淡定的人,这是潘大林人格修养和艺术修养的集中体现。

  “家园与怀想”中一系列文章如《过年》、《杨梅纪事》、《秋日还乡》等可以见出潘大林早年生活的流痕和他所经历的时代历史风雨,《与死神擦肩而过》更是把作者经历了生死磨难的人生况味传达出来。作为一个中年人,潘大林经历了人生风雨的吹打磨练,变得更深沉、更成熟,更旷达,思想更为深邃,洞察世事更为透彻。他在咀嚼和品味生活的艰辛网苦中不忘热情地拥抱生活、赞誉生活。潘大林在他的散文创作中将自己丰富的生活阅历、深沉的人生体验,上升为独特的审美阅历,以把握大干世界并对生活做出富有思辨性的评价,使人领悟人生的真谛,从而达到大彻大悟的境地。

  充满思想机锋和语言亮度的文字在潘大林的散文中比比皆是: “智慧的缺陷,恰恰在智慧本身。”(《智慧之辩》)“幸福往往就在我们伸手可及的身边,我们却总是视而不见,反而执迷不悟、历尽艰辛地到那渺茫的未来中去寻找它,这真是一种悲哀。”(《幸福也是毛毛雨》)“人们选择了崇高,往往也就选择了悲剧。在美学范畴中,他们恰恰是一对孪生兄弟。让更多的人选择崇高,坦然地面对悲剧,那么,世界就依然有望。”(《呼唤崇高》)“人不可能没有信仰,思想一旦出现真空,迷信往往就成了最合适的填充剂,也往往是一种最有效的劝善力量”; “是果就要发芽,是花就要开放,是树就要挺立,是草就要为春天缀上一点新绿。即使结局终归腐土,成为别人生存的养分,他们也无怨无悔,因为他们毕竟顽强地生存过。也许,这就是生命的全部真谛。”(《秋日还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4年第04期  
更多关于“灵魂中的诗性精神”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