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聚会(小说)


□ 乔狄

  文/乔狄

  星期二,老排长盛建华给我打电话,说张彤从洛杉矶回来,想见见老同学

  “她是以访问学者名义回来的。周六我们聚一下。你负责联系张可辛。”盛建华咳了一下,“张彤想见他。”

  盛建华是我中学时的班长。文革时学校实行部队建制,年级是连,班级是排,他的职务是排长。毕业后他跟同学联络时总是自称老排长,我们也习惯了。

  周四盛建华发来短信, “周五晚六点天天渔港306厅聚。老排长”

  我马上回电话, “排长,不是周六吗,怎么又改周五了?”

  “张彤的日程调整了,香港的活动主办方要她提前一天到。张可辛联系上了吗?“

  “嗯。我通过他妈妈跟他联系上了。他答应了。你这时间一改,不知道他会不会有变化。”

  “你把张可辛的电话传给我,我跟他说一下。咱们周五见,我挂了。”

  周五晚上,除了张可辛、盛建华和张彤外,其他人都提前到了。

  房间的窗子面向人民路大街。透过窗纱能看到人民路上闪烁的霓虹灯。

  参加聚会的女同学有何静如、刘颖和我。何静如的父母是大学教授,刘颖的父亲曾是副市长,她们和张彤过去都住在南山,上学放学她们仨总是形影不离。男同学有马卫东、于彬和汪洋。马卫东的父亲是位老红军,曾经在市政协担任领导职务。大家互相问候过了,就在议论和等待张彤。

  盛建华陪着张彤走进来,大家立刻把她围了起来。张彤风韵依旧。乌黑的短发衬着秀丽的面庞,眼睛和嘴角都挂着暖人的笑意。热烈的寒喧后,盛建华让于彬给大家安排座位。 “张可辛出差刚回来,正从机场往这赶。”盛建华说。

  没过多久,张可辛就被服务员领进了房间。张可辛和我们握手打招呼,汪洋还拥抱了他。

  “张可辛,人家张彤因为在美国所以几十年回来看我们一次,你没出大连也十年八年的不见面,一点组织观念都没有。今天得罚酒。”马卫东煞有介事地说。

  “可辛请坐。我们开始吧。”盛建华说,“同学们,张彤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授,这次应邀到大外讲课,然后去香港做学术交流。在大连只有几天时间。但她挤出时间见我们同学,请大家吃饭,情意难得。”盛建华看了一下大家, “当然,这顿饭应该由我们请。这样,我以三连二排排长的名义提议……”盛建华站起来,大家也跟着站起来。

  “服务员,请你给我拿个小酒杯来,也给我倒一点白酒。”在他右手的张彤插话说, “今天我们难得一聚,我也喝一点点烧酒,让热血再沸腾一次。”张彤讲话有点像台湾人讲话,软软的,文绉绉的。今晚盛建华让大家都喝白酒,女同学也要先喝点然后再改,唯独让张彤喝葡萄酒,说张彤喝不了白酒。张彤自己要了白酒,一下子拉近了和大家的距离。

  盛建华说, “欢迎张彤回来,为了我们的友谊,为了那些难忘的岁月,干杯。”

  浓烈的烧酒让我感觉胸腔里热辣辣的。盛建华的祝酒拨动了每个人的心弦,大家很兴奋。

  几番觥筹交错后,盛建华说:“可辛,轮也轮到你了,该你给张彤敬杯酒了。你可是张彤点名要见的同学。”

  张可辛坐在盛建华对面。于彬把他安排在那儿的。他说盛建华的位置是主陪,这个位置是副陪,很重要,“不是因为你来得晚,是特意留给你的。”

  “哼,那个座位是买单的位置。”汪洋说。

  张可辛已经脱了外套,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身材结实挺拔。他戴着一副灰色镜片的眼镜,抿紧的嘴巴,有点冷峻的感觉。

  “其实我刚才随大家敬过了。既然被点名了,那我就再敬一杯。”张可辛端着酒杯站起来, “张彤,我祝你这次回来讲学成功。”

  “那不行。”盛建华说, “单敬得过来敬。”

  “这样就可以。我接受。别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嘛。”张彤微笑着站起来和张可辛碰杯, “我尽力而为,但我只能喝一小口。可辛,谢谢你能赶来。”她抿了一口酒,坐下后微笑着注视着张可辛。

  张彤从来就是个漂亮女人。白皙的面孔上长着一双慑人心魄的眼睛。有时像一头小鹿那样纯净,有时又熠熠闪光充满了激情,有时她会凝视着你或远处的某个地方,眼睛就像漆黑的深潭。她保养得很好,身材依旧苗条。看着她,我脑海中浮现出她当年的模样。一套洗得发白的女式军装,白衬衫的领子翻在外面,左臂上佩戴红卫兵袖标,开大会或者有红卫兵活动时她还在腰间扎上一条军用的搭扣皮带,英姿飒爽的。她成绩一直很好,多才多艺。小学时是少先队大队长。复课闹革命后她是校红代会副主任,我们年级的连长,还兼任着红卫兵宣传队的队长。她出身军人家庭,爸爸当时是空军航校的政委,妈妈是军医。

  “我发现大连变化太大了,有些地方甚至超过了老美。”张彤说,“让我感慨的是一些老风景不复存在了。永远地消失了。你找不到你曾经生活过的痕迹。你熟悉的街道和建筑,公园和广场,还有参天的杨树和茂盛的垂柳,它们都是我无法忘怀的风景,是我在这个城市生活过的见证和参照物。现在这一切好像都被上帝不经意擦掉了。”她的眼睛变成了漆黑的深潭。 “有位朋友带我去家里做客,叫‘帝泊湾’。那里原来是渔港,现在是高档社区。完全认不出旧时的模样。你们猜我想到了什么?我想起我们那次参加的“拉大网”。那个夜晚,是1970年的9月末,国庆前夕。当时那里还是个渔村。那天一弯新月,夜空格外清澈和深邃。寂静的小村庄,空气中弥漫着渔港的腥味和烧柴草的味道。偶尔有蛐蛐的叫声,伴着几声狗吠,一群幼稚单纯的学生,那个夜晚,让人无法释怀……”

分享: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8期  
更多关于“聚会(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