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旅行者


□ 德纯燕(鄂温克族)

◎德纯燕(鄂温克族)

  林校长退休后的一天去大儿子家接孙子。给孙子穿戴整齐后不经意抬头,看见书房内一直空着的墙壁上不知何时悬挂上了地图。林校长对地图向来情有独钟,便不由自主地撇了孙子走进书房,从衣兜里拿出眼镜戴上后去看。

  是一幅世界地图。高山平地海洋用各式的颜色标注着,那些装满鲜活的人的城市则变成了文字,躺在上面默默无语。再仔细看,林校长发现在一些城市上用红笔画了旗帜,一副迎风招展跃跃欲试的架势,就低头问尾随而进的孙子,这红旗做什么用的?

  爸爸说那是他去过的地方。孙子仰着脸说。

  喔——林校长拖着长长的尾音。见时间不早,忙领着孙子出来。这一刻,正是上午太阳好的时节。夏日的热情尚未涌现,微风里不只夹带着清晨留下的清凉,还送来路边花坛里花朵的芬芳,交织在一起,给了路人许多关于未来的遐想。林校长牵着孙子的手走出小区拐上人行道,远看过去,他的背已经显了微驼,向前倾斜着,偏迎面来的风又卷起额前灰白的发,于是人便像画师笔下的龙虾般直立起来踽踽而行。林校长把眼睛只管盯着前方,不小心被院墙里伸出的树梢扫了额头,疼痛间,想自己还真是只管想心事路都不看了。实际上,看到地图上的红旗的一刹那,林校长便觉得脑子里有千军万马在奔腾,惹起尘埃。人开始不清醒,好似午睡醒来后那极其短暂的一线糊涂,带来不知身至何处的恍惚。即便到了家里,午饭晚饭都用过了,大儿媳过来接走了孙子,小儿子也关了电视回屋睡觉了,林校长仍旧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兀自发呆。那份不清醒还是横亘在心怀,加之窗外灯火阑珊,视线模糊,困倦袭来,人竟真的睡去了。

  这不是安稳的睡眠。林校长双手阖在胸前,攥了第三个纽扣,头向前勾着,每隔几秒便一顿一顿的,连带着椅子也跟着颤动。后来林校长想,他必定是做了一场梦,否则不会紧攥了那纽扣。梦境里,林校长重又回到少年时代,八九岁的模样,下课后并不急着回家,也不和同学结伴玩耍,而是贴着墙角向火车站出发,抵达候车室,仰头去看站牌上整齐排列的一个个站名。这是他少年时代一个隐秘的心事,在日后的回忆里,他情愿确认这是他的初恋。每一天的喜悦都浓缩于和这些站名的相见,而离开车站后,忧伤便海浪一样汹涌而来将他淹没,在夜里不只给他失眠,还有人生最早的相思之苦。他曾因此祈求过让他飞速跨越这段人生以免去这些折磨,可是下一秒,他又开始懊悔,手忙脚乱的慌张着收回自己的祈祷。实际上,即便当时他还小,身体尚未发育完全,细胳膊细腿面色苍白,却仍然可以做出清晰的判断,那就是他只想永远停留在这场恋爱里,只爱这一次,用尽全身力气。也总会有一天,只要他轻轻地呼唤一声,里面便会有蝴蝶破茧而出,直奔着雨后彩虹展翅飞去。每每畅想至此,他总要微闭双眼,留下一个细长的缝隙让阳光进来。就在这一线光明中,那些站名鲜活起来,它们是雪山,草原,大海,以及遥远的地平线,站了一棵孤单的树。许多次他都想伸展开双臂,想象自己是一只大鸟,飞入这片天地里。怎奈内心的羞涩阻止了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样的举动,他唯有攥紧第三个纽扣,把它想象成自己收拢起来的翅膀,从而获得某种慰藉。可是,在这个夜晚的睡梦中,林校长真的伸展了双臂,惊吓到正蹑手蹑脚过来给他披毯子的老伴。如此,林校长也醒过来,半天不放下手臂,只管睁大眼睛看老伴,面上的表情仿似一懵懂少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更多关于“旅行者”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