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铁嘴外长李肇星的幽默


在外交场合,李肇星外长以幽默健谈和反应敏捷出名,他总是能机智、巧妙地回答记者提出的一些尖刻的问题,因此新闻媒体给了他一个美名:“铁嘴钢牙”外交官,下面就是我们外长的幽默趣事。

有一次,美国记者问:“听说你们国家进口的一架大型客机被装上了窃听器,你对此有何评论?”

李肇星压根没有听过这事,这时,他只能“说点尽人皆知的事实”:“我们进口商品,是要付费的,我们未付款的东西,也不希望别国免费赠送。”

在会见柬埔寨外交大臣时,李肇星问他:“阁下,昨晚休息得怎么样?”对方说:“很好。你呢?”李肇星说:“我可不好说。我要说青岛好,他们(指参加会见的外交部工作人员)会说我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对方忙问怎么回事,李说:“因为我是青岛人。他们还挖苦我,说我的英语青岛味太浓。”大家哄堂大笑。 

有一次,他和美国一位领导人会谈,对方说,我对中国“侵略”西藏感到非常不满。李肇星立刻问他,你了解西藏的历史吗?对方摇摇头。李肇星说:“我可以向您解释,但您理解起来可能会有点困难,因为西藏被划入中国版图的时候,还没有美国这个国家。”

李肇星说,当时他非常钦佩著名学者钱钟书的学识,一直和他有书信来往。一次,他在信里表达了想到钱钟书家里去拜访的愿望,却被喜欢清静的钱钟书一口回绝,让他有些生气。后来,钱钟书给他寄来一本自己的文集,其中一段用红笔勾出来的话,让李肇星开怀大笑:“如果一个人觉得鸡蛋好吃,又何必非要见下这个蛋的老母鸡呢?”

一次记者招待会,记者请他评论一下陈水扁夫人因经济原因被起诉的事件。李肇星回答:“地方官员家属的经济问题,不属于外交事务。”

在李肇星看来,这并不是个简单的问题。“我觉得做什么事都要心中有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一次一个国家派访问团来中国,问你们中国有多少人口,当时咱们官员说有六七亿吧。对方一听就很惊叹,‘中国真伟大,一差就差1个亿。’”

“前两天我读到唐代诗人王维的《山水论》,讲的是如何看国画。今天我就现学现卖。”李肇星开始破题——“画中山,以丈来量。画中树,以尺来测。画中马,以寸来量。画中人,要根据他的表情、动作、神韵来细细揣摩。观察画中人,也最难。”

李肇星顿了顿,将话题从赏画引入观察国际形势——“其实看画的四种境界,也可以借鉴到观察国际形势中。既要登高望远,有战略眼光。又要脚踏实地,细致入微。”经李肇星这么一点拨,台下同学们才恍然大悟。

政协会议开幕式开始之前,李肇星一出现,立刻围上来三十多名记者。他举步维艰,但始终非常配合地回答提问。看实在脱不了身,他便幽默地对大家说:“看,谁的一百美元掉在地上了!”更有趣的是,有记者马上回答:“有部长在,美元也不捡了!”引得在场的记者们大笑起来。

政协会议散会后,李肇星再次被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拥挤中,一名电视台记者的话筒台标掉到了地上,记者也无暇顾及,李肇星却弯腰帮忙将台标捡起来,并举起来笑着问:“这是国有财产吧?”引来了现场记者的一片欢呼。

1995年,李肇星以外交部副部长的身份到智利参加两国外交部政治磋商。与智利副外长会谈后,李肇星示意中方代表团负责礼宾的同志把礼品拿出来。 

这是专程从国内带来的仿青铜工艺品——马踏飞燕。马踏飞燕,造型优美,一匹奔腾的骏马踩在飞翔的燕子上,栩栩如生,静中有动,动中有静。作为出土文物,名扬四海;作为工艺品,是中国政府对外活动中经常赠送的礼品。 

李肇星双手郑重地将包装精美的礼品交给智利副外长。双方工作人员赶紧拿出各自的照相机,准备拍下这友好的场面。  

按照西方的习惯,受礼人要当着赠礼人的面将礼品打开,然后赞扬、致谢。智利副外长麻利地解开扣在包装盒上的彩带,撕开包装纸,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在三四部相机紧逼的镜头下,轻轻地打开古色古香的硬纸包装盒。 

这时,尴尬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包装盒内,骏马不是踏着飞燕,而是躺在飞燕的旁边!可能是因为在运输途中剧烈碰撞,马脚与燕身结合处断裂了。现场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负责保管、包装礼品的小伙子吓得脸都白了,礼品是到了智利以后才包装的,如果包装时他打开盒子看一下,就不会把一个已经断裂的礼品再包装送人。因为他的粗心,导致了这尴尬一幕的出现。 

李肇星先是一怔,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他不慌不忙,从盒子里把骏马和飞燕拿出来,亲切地对智利副外长说:这是2000多年前的文物,十分珍贵。说着,他把骏马与飞燕对接好,转过身向主人介绍道:你看,这骏马奔腾的姿势,这矫燕飞翔的动作,是多么的生动、逼真,2000多年前人类就有这么高超的艺术水平、这么先进的铸造技术,就连今人也会自叹不如。大家点头称是。李肇星接着说,当然,古人也有考虑不周的地方,骏马与燕子结合的地方,做得不够结实——不过也不能责怪他们,他们哪里会想到,我们会万里迢迢把它带到大洋彼岸,送给我们最好的智利朋友呢? 

听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热烈鼓掌。智利副外长接过马踏飞燕,放进盒里,然后拉着李肇星的手使劲地握着,照相机“啪”、“啪”地拍下了这热烈的场面。 

智利副外长也许是因为认为这件礼品是原件而感动,也许是因为李肇星的机智和幽默而佩服。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李肇星的幽默不仅化解了一个小小的尴尬,而且让主人和客人都感到了愉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铁嘴外长李肇星的幽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