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世纪文学中的文学传统


□ 王纯菲

  新世纪文学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对于文学传统、主要是20世纪文学传统的解构。这一解构过程在上世纪80年代即已开始。至上世纪末,市场经济繁荣导致的大众趣味的进一步权力化,使这一解构过程更有力度地展开,进入新世纪则迅速进入高潮。解构高潮的标志是代表中国文学传统的精英写作被进一步冷落。不过,这种解构传统的情形是暂时的,随着历史推进,传统延续性将体现出来,而解构的传统碎片也在时代发展中获得新的整合。
  新世纪文学传统的解构,主要在四个方面展开:
  首先,文学写作者的社会责任感的解构。起于上世纪初叶,见于启蒙与救亡的文学的社会责任感,在上世纪40年代解放区文学中,又体现为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倾力奉献及为工农兵服务的责任感;在建国后,体现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责任感;在新时期,体现为为人民服务,为改革开放扬帆助势的责任感。社会责任感,来自写作者社会生存位置的社会确认与自我确认,是一种堪负责任的文化身份及文化意识,它既是文化构成,又是文化授责,而且,它有一种构成与授责的自觉。上世纪末叶与新世纪初叶,全球化进程与跨地域民族界限的市场经济世界一体化倾向,致使文学写作者的民族文化构成以及民族文化发展的身份性授责日渐模糊与游离。文学的商品化及文学写作者的去精英化,大众化,使社会各方面都弱化了先前对文学关注。文学写作者随顺大众趣味赢得大众欢迎,却放弃或疏远了引领大众的责任,放弃或疏远了这样的社会责任感。
  其次,文学的引导与教育功能的解构。文学的引导与教育功能实现于文学的超越性,即精神自由对于现实物质生活的超越,社会普遍性对于现实具体性的超越,历史延续性对于现实时代的超越,以及更博大的人性境界对于现实生存的超越。文学用这样的多层次超越,给予现实生活以不同层次的引导与教育。新世纪以来,作为文学潮流,超越性不断被现实性放逐,关系到写作者直接利益的文学商业属性阻断着写作者的视野,他们更热衷于寻问广大读者时下最期待什么、最欢迎什么,进而用文学写作满足这一期待,获得这一欢迎。而在这样的写作中,写作者现实地弱化或失去对于社会人生的引导与教育身份。
  其三,文学的民族意识与祖国情感因解构而淡化。民族意识的文学营造及祖国感情的文学唤起,是文学社会责任感的民族层次与历史层次的提升。在全球化进程中,有一种淡化民族性与国家性的力量。从长远看,民族性与国家性在稳定的、科学的社会发展与繁荣中具有无可取代的意义。但是,现实的繁荣的喧闹恰恰遮蔽着众人在民族性与国家性问题上深层与长远的视线。民族性与国家性在现实生活发展中的条件性退避或缺失,使得民族的或国家的种种象征性表现,在随顺大众生活的文学写作中也同样地退避或缺失。新世纪以来,激发民族情感,鼓荡爱国热情的作品渐趋稀少,证明着文学的振兴民族精神、强化祖国感情的传统正在弱化。
  其四,用高雅审美趣味陶冶读者性情这一传统正在随顺大众趣味而被解构。高雅审美趣味,是相对人们的日常审美趣味而言。高雅审美趣味是历史的凝聚也是艺术发展的凝聚。新世纪以来,现实以其直接利益关系形成强大的笼罩的逼迫性,使得高雅审美趣味在注重利益关系的现实审美中被遮蔽与排挤。文学写作者身陷功利性审美活动,超越的高雅性被当作远离现实的奢侈之物而弃置,感性愉悦的追求继上世纪末以来进一步向更广阔的题材领域延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