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旧”中寻求新


□ 张颐雯

刘军的小说《待嫁》写的是一个真实而荒诞的故事,一个悲剧性的故事。如果我们在这里简单地复述梗概,相信许多人会认为它并不可信。如何去把握这样一个真实又特殊,既可以令人有所思考又可以成为通俗读物的素材,绝对是对这位小说新人的挑战。
小说的故事发生在当今农村,但讲述的却是中国农村腐朽落后的那一面。这里的农村与我们所熟知的改革开放、面貌一新的农村截然不同。那个我们常见的当代农村,虽然也具有许许多多的矛盾和痛苦,但那矛盾是新的,痛苦也是新的,是社会生活巨变带来的矛盾,是经济发展带来的痛苦。而在这个故事里,痛苦与矛盾却不是这样,它是我们已忘记多时的封闭的乡村生活,是被我们久已忽视的另一个真实侧面。现代社会的光芒并未照到这些中国乡村遥远的角落。这里与我们所看到的社会反差之大,令人惊异,却又真实无比。中国当代农村社会的复杂性,使得生活比虚构更加有想像力。而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篇小说是在继承五四后的某些文学传统。在对中国历史的痛苦经验进行反思,对中国的传统文化进行反思。
小说《待嫁》有一个令人心惊的故事,故事里的主人公最终找到了一个无比残酷的出路。这里可以有悬念,有疑问,有可读性。令人庆幸的是作者没有将小说简单地停留在一个故事的表面,没有将这一事件当作一件耸人听闻的小报新闻。它以细腻见长,叙事毫不铺张,温情,却又冷酷,这也许就是生活的真实状态之一,也就是这种矛盾的内核使得小说具有了艺术上的张力,深化了小说的悲剧色彩。令读者得以看到农村社会某个角落的真实情状。
农村是中国当今生存环境最艰苦,挣扎也最激烈的地方,中国的农村有着太多的侧面可以供我们述说。所以,讲述一个农村的故事对作家的虚构能力和想像力要求似乎不高。他们真正的任务很大程度上不是去编一个令人拍案的故事,而是以个性的方式,将那些现实事件和现实生活艺术化,使之成为一篇小说,一个艺术品。小说的独特价值就在于它能用很独特的方式,用小说家自我的语言把这个故事讲述出来,形成独有的小说风范,将生活中更真实更深入的一面亮给了大家。
一个年轻的作者写了一篇很“旧”的小说,也许这正是这篇小说的闪亮之处,也是它独特的一面。但是,我们又可以在此苛求,他能够在哪里找到自己的声音呢?也许,这篇小说的优势也就是它的局限所在。他在继承一个传统的同时也在因循这个传统,因为,今天的时代毕竟已根本不同于上个世纪初的中国了,仅仅停留于这种“旧”,停留于这种传统,对于一个今天的作家来说是不够的。如何超越传统,如何发现这个时代内部的声音,将是作者也是今天作家们无法回避的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