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落在院子里的雨(组诗)


□ 柳沄

柳法

一样和不一样

当舞曲再次响起时

舞场一下子成为另外一种地方

那些同时伸给对方的手臂

如鸵鸟的翅膀

却又不是

这样的时刻

看到的和想到的几乎是一样的

真的和假的

也好像是一样的

但舞场和辽阔的草原不一样

双臂和退化的翅膀不一样

那个看上去不堪磕碰的女人

和一只易碎的瓷瓶也不一样

当凄美的《梁祝》越来越凄美

成双成对的舞者

和两只你追我逐的蝴蝶

更不一样

你侧过头去

把一截很长的烟灰

弹进很满的烟灰缸里

突然感到:许多

和香烟一样诱人的事情

其实和烟蒂一样

没有意思

梦里的河

梦里的河

是一条很宽阔的河

那么多的月光

迈过去,又迈过来

梦里的河

是一条匆忙的河

在缀满星辰的夜空下

河与河水一起流淌

它们流淌到哪里

就把岸搁在哪里

如同岸上的花朵,开谢之后

将春天丢在一旁

顺着蜿蜒的河岸

我逆着直泻而下的河水行走

走得时间哗啦哗啦地响个不停,仿佛

再跨出一步,身上就会长出鳞片

这一点都不奇怪

在到达成为离开之前

梦境中的我跟河水里的鱼

始终没什么两样

越宽的河,流得越长

就要和梦外的天空蓝在一块儿

我忍不住把手伸进河里

捞上来的是自己的手臂

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多次

直到有人驾着轻舟而至

直到那个人将一柄粗壮的

渔叉,扎进鱼里

鱼痛着

巨大地痛着

痛死的鱼用一根纤细的刺

卡在我的喉咙里

凌晨三点

会生锈的东西

早晚都得生锈

跟镰一模一样的弯月

一直闪亮着

多少年过去了

多少位写月的人消失了

镰似的弯月

仍挂在原来的地方

雪一直铺到你的脚下

等待中的时光,和

那些星星点点的骨朵一样

不声不响

等待使所有的枝桠

全都成为你急于拥抱我的臂膀

使你闭上眼睛,就会

嫣红地想起我

我仍是去年的样子

因时候还未到

因天气还不够寒冷

而远远地躲在你的心里

那么,你就继续咳嗽吧

像刚才那样,弯下腰

捂住胸口使劲儿地咳嗽

直到把我咯出来为止

上弦月

天还没怎么黑呢

它就急着出来了

在院子外面,在

高出围墙数米的地方

它纹丝不动地垂挂在

微微晃动的枝头上

好看得有些

不真实

我望着它

我像在别的时候

望着别的事物那样

出神地望着它

心里不停地想

谁才配拥有

那么纯洁的玉佩

区别

我愿意在黄昏的时候

和自己一起,坐在

街边花园的木椅上

愿意让各种各样的汽车

一辆接一辆地经过我

好比一条湍急的河流

带着大大小小的浪头

经过必须经过的地方

说不清为什么

就像此刻我说不清

我坐在这里的目的

就像我同样说不清

那些汽车是在追赶什么

还是在被什么追赶

那么急迫,那么疯狂

好像追与被迫之间

并不需要什么转换

我什么都不缺。只是

偶尔缺一些理由或者借口

当更多的汽车更加疯狂地

从我面前一闪而过

我突然感到:慢

其实比快还不容易

天色越来越暗

此时我特别想知道

不顾一切地追赶,与

坐在某处安安静静地等待

有多大的区别

挖掘

——写给自己

写下这个动词之后

你反而坐得更稳

你竟然如此依赖它

像盗墓者依赖一把

闪亮的铁锨

被尘埃深埋的事物

一件_件地暴露出来

一棵虬枝铁干的老树

从冬天一下子退回到

枝繁叶茂的夏天

日子并没有走远

而是原地消散

可它们谁像谁啊

谁又像自己?例如

那朵醒目的伤疤

就十分酷似

岁月之手解不开的死结

然而这有什么意义吗

当疼痛像哈欠一样散去

伤疤与茶水溅在书页上的渍迹

有什么区别吗

挖掘还得继续

这徒劳的举动

使你越来越深地陷入

自己的梦里

在自己的梦里

你常常坐在

被别人的屁股坐热的位置上

那阴郁的面孔,比

梦外的月亮还要阴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落在院子里的雨(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