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它已经不再是一匹马


□ 何凯旋
它已经不再是一匹马
何凯旋


  我驾驶着拖拉机,妈妈和姐姐,她们俩站在牵引架后面挂着的播种机上面,用棍子搅拌着播种箱里的种子,麦种通过一排胶皮管流进垄沟里面。麦地经过平整镇压,在我们眼前有条不紊地铺展开来。我们能够看见爹,他和我们相隔着一个拱起来的山岗。爹在山岗后面用三匹马耕地,马的脑袋和爹的脑袋时隐时现。机车调过头,妈妈跳下播种机,跑到机车前面挥动着两只手。怎么回事?我停下来没有熄灭油门。还能怎么回事,姐姐也正在从脚踏板上往下跳。她们脸上满脸灰土,只剩下两只眼睛在闪动。呸呸呸,妈妈吐着嘴里的灰土。呸呸呸,姐姐也跟着妈妈学着吐。我看见爹出现在山岗上面。就怨你!姐姐开始埋怨我,你跑得那么快肯定有漏播的地方。妈妈迎上去。你们就说不怨我,我们跟在后面,脚不时陷进松软的土里。我不管!姐姐说。管不管!我抓住她的胳膊。撒开!她喊道,往两边扭动着身体。我撒开手。爹来到我们身边,并没有理我们,脸上也没有愠怒的表情。他凑近妈妈耳边低声说着什么,两只手向身体外侧摊开来,半天没有收回来。妈妈听完,跟着爹往山岗上走去。我们不播种啦?姐姐问。爹没有听见。我去把火熄灭,我说。你去我等着你,姐姐蹲下来,把露在外面的麦粒用土埋好。等我关掉机车油门,返回来发现姐姐已经不在。我顺着他们留在地里的三行脚印跑过去。
  他们停在一片洼地里,洼地刚刚翻过,像我们播种之前的耕地一样:大块的土翻过来,露着树根和草皮。马站在上面,没有任何动作,低着头跟在爹身后。你看,姐姐抓住我的手。我看见一匹马躺在地里。正是三匹马中的辕马。辕马躺得很安静,好像它是在休息。怎么啦?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吭声。爹蹲下去,回头看看我,他的眼睛里有一种令人不安的东西。它累了,我也蹲下去,手伸到马的身体下面,手上沾上一层汗。起来!我拍它一下让它站起来。别动!妈妈说。不是不是,爹摇着头,也没有说出不是的内容。我挪到马头的位置上,两匹外套也跟过来,伸过来脑袋,嘴贴到辕马的脸上,往它的鼻子眼睛耳朵里面呼沓呼沓地喷气,辕马也没有睁开眼睛。从倒下去就没有睁开眼睛,爹抚摸着马的腹部,抬头看看我,又看看他们。那不是在动!妈妈说。她发现辕马身上一层茸毛正在微微地颤动,就像风掠过草地。不!爹摇着头,目光转向遥远的山脉那边,山离我们仍然那么远,仍然是淡蓝色的。我去叫兽医!姐姐说。她看看爹又看看我。我去叫!眼睛盯住妈妈。让她去吧!妈妈看着爹。爹没有说话,还在看着蓝色的山脉。去吧!妈妈说。姐姐撒开腿,往我们家的方向奔去。慢点儿!妈妈说。她的脚从翻起来的土块上滑下去,再提上来,再绊到树根上,膝盖跪下去,再直起来,踉跄的身影消失在灌木丛后面。我们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木偶一样,呆呆地杵在各自的位置上。你们瞅着我干嘛!爹突然紧张起来。其实我们谁也没有瞅他,他自己感觉谁都在瞅他。我离开他们,把另外两匹马从马套里解下来,牵到烧过荒,又滋生出来的再生草跟前。青草又绿又嫩,它们却不吃,又跟在我身后,回到辕马身边。爹又把它们牵回去,拴在两根手腕粗的树干上。它们过不来,但它们扬着头往这边张望着,咴咴地叫唤,拽得树叶哗哗作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