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只缘身在此山中


□ 谢以科

  如众多为生计奔波的人,因工作繁琐,空闲之时甚少,净心外出或孤身漫游就变成了一种奢望。得知广西作家协会要组织第十期、第十一期广西青年文学讲习班学员赴来宾采风,作为其中的学员之一,虽说才情不厚,底气不足,可来宾毕竟是个好去处,那里有我的老乡,有我的同学,有我的老师,有我的朋友,有我想知却又迟迟不得而知的诸多谜底,心里也就难免多了一份期盼。

  苦尽甘来方知贵。我是幸运的,尽管路上有点波折。那天恰逢周五,下午三点出发。从三江这样的边远山区一路赶去,先是颠簸了四个小时的汽车,赶到柳州市内已是晚上八点,跨市区的汽车已经停运,只能换乘火车继续前往。在闷热拥挤的售票大厅里,大汗淋漓地排了一个多小时候的队,火车票是凌晨一点多,需在车站候车五个小时。来宾那边的报到已经结束,我心里不禁有些感到憋屈,几次拨通正在来宾市内夜游红水河的作家朋友们,他们安慰我说不要着急,第二天还有更精彩的活动等着我去参加,听了他们的这般话,我的浮躁终于得以平静。城市里的午夜霓虹跟我无关,我要去的地方没有这般喧嚣妩媚,等到朝阳升起后,她便会准时出现在我的眼前了,想到这,我在朦胧夜色下偷偷泛起了微笑。

  说东乡镇是人杰地灵,其实一点也不为过。要不是亲临此境,把所见所闻的一点一滴收入囊中,一切关于她的印象也就只能算是道听途说了。

  最初是在历史教科书上得知东乡镇的,但那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地理名词概念。合上书本,闭目沉思,却又不能在心里找到一个清晰的空间坐标,字里行间却知道东乡镇肯定是个不平常的地方了,要不怎么会被载入史册咧。

  有一种厚重需要历史的积淀。据史料记载,太平天国军在金田起义后,洪秀全率军浩浩荡荡沿着八桂大地上的绵绵山脉,来到了东乡莫村,驻扎达两月之久,驻军之际得知莫村乃龙脉之首,遂在此深山宝地登极称王,开辟了他的王国之路。莫村因洪秀全而名流千古,这是不争的历史事实,太平天国因莫村而扬帆远航,这是不争的必然趋势。而今,站在乡村道路边上,隔着一片水田望去,大山脚下的莫村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烽火炊烟,随风流逝的雄心壮志早在绿野山间叶落归土,不变的是莫村千百年来那般坦然的姿态。莫村不大,几座绿色茂密的大山围在四周,山脚下稀稀散布着几十户人家,农户多是泥坯平房,偶有用卵石砌成的墙面,多了几分艺术感和神秘感。步入村巷,百姓多为笑脸相迎,憨厚的容颜不时流露出难掩的自信,一番寒暄过后又各自去忙碌着自家的农活。洪秀全在此发生的故事,如遗留村中的残墙断壁,渐渐陷入了脚下的土地,取而代之是恬静的山村田园风光。

  人才辈出之地自是一处风水宝地,东乡镇的将军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证明。始建于清朝嘉庆六年的将军第,原本只是大户人家的民居院落,自清朝到民国期间,此处出了武功将军刘孟三、一品振威将军刘季三、民国陆军中将刘炳宇等八位将军,作为东乡当地的杰出历史人物代表,他们的份量岂能从历史的页码间轻轻掠过?院落里的布局传承了封建礼教的道义,院内算不上古香古色,几株古树上挂满了苔藓,几道倒塌了的砖墙撕裂了大院的落寞,几扇早已褪色腐朽的木门怎么也掩盖不住无形的苍凉,冷冷清清的家庙少了些许香火,看着这般旧景,一股悲重顿时涌上了心头。可我在这里找到了力量和信仰,将军第的大门左右两边刻着一副对联:华夏山河迎盛世,将军第宅耀新天。寥寥几字,却道出了一代又一代将军的抱负和胸襟。我想,这应该就是东乡人的性格写照吧。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东乡的山和水自有一种灵气,山间绿海浪声滔滔,河中自云随鱼戏水,身在其中,触摸天地,百般轻快,疲惫的容颜一下子就跟着水波荡漾离去了。山上有没有仙,水中有没有龙,此时已经无需去苦苦求证,或许东乡人可以告诉外人这个答案,可答案的结果显然已经无关紧要了,生于斯,长于斯,俨然是一种生命的福分,正是这样的天时地利、山水相融造就了东乡一位又一位杰出人才。虽说今已物是人非,但千百年来这种飘自东乡大地深处的灵气从来就未曾间断过,这种根源性的历史传承在东乡人的肩膀上压出了轮廓,因而东乡也就依然是历史里的那个东乡,也依然是八桂大地上的那个东乡,一刻也未曾沉没于岁月尘埃之下。被《香港大公报》誉为“世界罕见的峡谷风光”的百崖大峡谷让我感到惊喜,一路走来,怎么也不会想到东乡这样一个小镇,在叹尽了东乡厚重的历史人文后,这里居然还能有这般天然奇景,放下山外的心声去尽情领略也就在所难免了。

  东乡人的生命与这片土地息息相关。百崖大峡谷就像东乡人的性格,外表平静,内心澎湃,秉性纯真。站在大峡谷景区的停车场上,仰头往大山深处望去,碧空白云下的东乡大山保持着一样的格调,茂密的森林遮住了峡谷的原貌,平静的山谷里不时传来水流的声音,不大,不闹,不急,不断,听起来像是一条含羞的小溪在独自轻唱。踏进大峡谷的大门,一条曲折的小径通往峡谷深处,路边古树参天,古藤密布,花草丛生。小径下方几十米处便是百折山涧,清水长流,怪石嶙峋。十来公里的辗转幽谷,伴随的是清脆的流水,或瀑布,或深潭,或险滩,或弯道,重叠一起,让百崖大峡谷多了一些韵味。潜在峡谷的肌理深处,不卑,不亢,不畏,不屈,只想静下心来当一回山里人。

  毕竟是个外乡人,从东乡启程返回,我心里少了一些什么,同时也多了一些什么,不变的是依旧从一个故乡来到另一个故乡。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4期  
更多关于“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