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当代怀旧文学中的童年书写


□ 霍巧莲

  ●霍巧莲

  伴随着后现代文化消解深度、驱除神圣的过程,人在当今社会中的生活日趋无根化,失去安身立命的生存确定性、安全性和秩序感。面对这种精神状态.抓住一点或本真或永恒的东西,就成为“无根时代”中人们自我拯救的精神脉动。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领域刮起一股股浓郁的怀旧之风。作为人类由来已久的文化母题,怀旧在当下成了人们通往精神寓所的重要选择。要怀旧,首先要有“旧”可怀,过往时空的事物都可成为怀旧的对象,家园、故乡、童年、故国彰显出怀旧书写的不同维度。

  童年情结.在当下时期仍然占据着怀旧文学书写的重要一隅,讲述童年的诗意故事,即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精神回归,体现出真正意义上的怀旧旨归。回归到童年的宁静、单纯,重温那些美好的过去时光,这种怀旧所包含的朴素和纯洁.使童年“当仁不让”地成为怀旧主体频频回首追溯的精神家园。童年作为每个成年人永远追寻而又再也无法重返的精神家园,一遍遍出现在文学的世界里.在创作主体的笔下复活,并以温馨鲜活的面貌再生。从童年书写的研究视角透视怀旧文学和怀1日现象.无疑为认识怀旧情结.认识当代人的精神图景提供一个重要的切入点。笔者拟从童年书写的深层原因、表现样态、意义旨归等几个方面予以探讨。

  探索童年书写的深层动因,须从童年概念的界定谈起。作为一个与成年相对存在的概念,童年首先是一种生物学上的概念,其次是一种文化学上的概念。从生物学的角度讲,任何有生命的个体都遵循一个生命发展变化的规律,都会经历从小到大、从不成熟到成熟的发展成长过程,都要经历生命的最初阶段,也就是幼雏时期,人的这一时期就是童年阶段。同时,童年更是一个文化层面上的存在。从在文艺复兴的大潮中法国思想家卢梭“发现儿童”以来.那个人类思想史上第一个崭新的“儿童”形象——爱弥儿光荣出场.就此拉开了人类发现儿童、研究童年的思想大幕,同时也催生了对童年阶段的多种界定。学前教育界、心理学界和儿童文学界等童年不同的年龄段的规定,无不彰显出对童年研究的重视。正是得益于对儿童的发现和对童年概念的确立,才使得童年情结浮出历史地表,童年的问题才被更多的人们所探索和研究。正是生物学和文化学层面上对童年研究的互融互渗,彰显着童年的本质和意义。由于童年时期特有的生物学意义上的身体、认知、动作、语言等不同于成人的软弱、幼稚、不成熟等特点,童年被理解为生命的起点、人类的希望,未来的理想状态。童年期限于认知、心理等发展水平的限制而表现出来的幼稚、纯真、善良、单纯等特质,就成了洞察人性美好,安抚世道人心的一个幸福的后花园。因而,在不同的国度、不同的人类历史时期,形成不同的对童年象征的文化含义,它代表着希望,代表了新生力量,代表了纯真美好的人性,也代表了每个人理想的生活感受。

  童年书写,究其原因和童年情结密不可分的。作家在书写童年时,既有自己对童年生活的真切回忆和美化想象,同时也与特定时期的文化观念密切相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