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当代怀旧文学中的童年书写


□ 霍巧莲

  ●霍巧莲

  伴随着后现代文化消解深度、驱除神圣的过程,人在当今社会中的生活日趋无根化,失去安身立命的生存确定性、安全性和秩序感。面对这种精神状态.抓住一点或本真或永恒的东西,就成为“无根时代”中人们自我拯救的精神脉动。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领域刮起一股股浓郁的怀旧之风。作为人类由来已久的文化母题,怀旧在当下成了人们通往精神寓所的重要选择。要怀旧,首先要有“旧”可怀,过往时空的事物都可成为怀旧的对象,家园、故乡、童年、故国彰显出怀旧书写的不同维度。

  童年情结.在当下时期仍然占据着怀旧文学书写的重要一隅,讲述童年的诗意故事,即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精神回归,体现出真正意义上的怀旧旨归。回归到童年的宁静、单纯,重温那些美好的过去时光,这种怀旧所包含的朴素和纯洁.使童年“当仁不让”地成为怀旧主体频频回首追溯的精神家园。童年作为每个成年人永远追寻而又再也无法重返的精神家园,一遍遍出现在文学的世界里.在创作主体的笔下复活,并以温馨鲜活的面貌再生。从童年书写的研究视角透视怀旧文学和怀1日现象.无疑为认识怀旧情结.认识当代人的精神图景提供一个重要的切入点。笔者拟从童年书写的深层原因、表现样态、意义旨归等几个方面予以探讨。

  探索童年书写的深层动因,须从童年概念的界定谈起。作为一个与成年相对存在的概念,童年首先是一种生物学上的概念,其次是一种文化学上的概念。从生物学的角度讲,任何有生命的个体都遵循一个生命发展变化的规律,都会经历从小到大、从不成熟到成熟的发展成长过程,都要经历生命的最初阶段,也就是幼雏时期,人的这一时期就是童年阶段。同时,童年更是一个文化层面上的存在。从在文艺复兴的大潮中法国思想家卢梭“发现儿童”以来.那个人类思想史上第一个崭新的“儿童”形象——爱弥儿光荣出场.就此拉开了人类发现儿童、研究童年的思想大幕,同时也催生了对童年阶段的多种界定。学前教育界、心理学界和儿童文学界等童年不同的年龄段的规定,无不彰显出对童年研究的重视。正是得益于对儿童的发现和对童年概念的确立,才使得童年情结浮出历史地表,童年的问题才被更多的人们所探索和研究。正是生物学和文化学层面上对童年研究的互融互渗,彰显着童年的本质和意义。由于童年时期特有的生物学意义上的身体、认知、动作、语言等不同于成人的软弱、幼稚、不成熟等特点,童年被理解为生命的起点、人类的希望,未来的理想状态。童年期限于认知、心理等发展水平的限制而表现出来的幼稚、纯真、善良、单纯等特质,就成了洞察人性美好,安抚世道人心的一个幸福的后花园。因而,在不同的国度、不同的人类历史时期,形成不同的对童年象征的文化含义,它代表着希望,代表了新生力量,代表了纯真美好的人性,也代表了每个人理想的生活感受。

  童年书写,究其原因和童年情结密不可分的。作家在书写童年时,既有自己对童年生活的真切回忆和美化想象,同时也与特定时期的文化观念密切相关。

  自改革开放以来,全国人们在物质生活上实现了自1949年以来政治解放后的再一次大翻身.中国人民记忆深处关于贫穷饥饿的心理体验在新的世界中以极大的满足甚或过剩的物质占有来加以弥补。尤其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国际化的接轨,思想领域板块更加趋于多元。在众声喧哗中人们物质消费和享乐至上,精神空间日趋逼仄和狭隘,衣食无忧却找不到生活的幸福感。在饱啖物质盛宴之后,人们常常要寻求一点超越于生活的精神上的寄托。所以这是怀旧文学中童年书写最直接的时代动因,在苏童、余华、王安忆、迟子建等作家那里都能看得到。

  当前由于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社会问题如就业、教育、住房等社会问题,以及各种气候、自然灾害问题频发,也使人们愈加怀念童年时期幸福快乐、山青水秀的美好时光,应接不暇的时代生活使得更多的人希望从纷乱的现实生活退回到童年的安乐之所。这也是当代大众的普遍心理,也是今天怀旧书写被关注、评说和议论的原因所在。其实从接受者的角度来看,不论读者阅读到怎样的童年书写或者观众欣赏到怎样的童年图像.引发他的怀想的还是自己的童年。

  作家怀念与吟咏童年.常把童年作为抵御现实之盾,将童年视为与世俗世界相对立的理想王国,希望藉此摆脱现实世界的残酷与冷漠,从而获得心灵的慰藉。童年就成为抵御现实种种不满和缺憾的挡风墙。随着时光的日日流失,远去的童年岁月因时空距离与心理距离的增加而逐渐被审美化、诗意化,终而成为远远相隔于现实的一方心灵圣地。弗洛伊德说:“在所谓的最早童年记忆中.我们所保留的并不是真正的记忆痕迹而却是后来对他的修改。这种修改后来可能受到各种心理力量的影响。因此,个人的‘童年记忆’一般获得‘掩蔽记忆’的意义,而且童年的记忆与一个民族保留他的神话和传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换句话说,作家们凭依自己的愿望、想象而再造出来的童年,已经远非曾经的真实童年,成为作家心目中合乎心理需求和审美需要的想当然的理想童年,是被时光过滤的、审美打磨了的诗意世界。所以,童年就像个理想王国一样成为作家的精神家园和灵魂避难所。源于此,在创作中,这种怀旧倾向就自然而然的出现在文本世界里,这就不足为奇了。因此怀旧,是为了以回望童年的方式在已经丧失确定性和安全感的现实生存中,寻找一点精神溯源。

分享:
 
更多关于“论当代怀旧文学中的童年书写”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