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子宫、语言与政治


□ 阎光才

子宫、语言与政治
阎光才

福柯笔下的人是被话语所控制的主体,包括他的思想、精神乃至身体。然而,身体这一日常生活中的再平常不过的有机组成,似乎又并不完全是话语权力的依附,因为它所具有的极为丰富的表征,在现实中往往为人们所“凝注”,从而又具有政治性。而这种政治性不仅具有福柯所理解的微观层面的“话语对身体控制”的身体政治含义,更重要的是它具有宏观层面的政治功能。如果说前者中的身体是一种被动的所指,表现为由中心知识、宏大叙述等赋予合法性的各种权力对主体的强制,或者是自愿臣服的无意识状态的驯化,那么后者则正好颠倒过来,身体通过一系列话语的建构,反而具有颠覆中心话语乃至宏观政治的反向功能。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美国社会右转格局的形成过程,可谓极其生动地演绎了微观层面的身体、语言与宏观层面的政治变迁之间,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关系及其内在的微妙机制。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的美国,是一个社会政治和文化保守主义复兴、共和党大获全胜的时期。期间,尽管有过克林顿政府时期民主党的片刻辉煌,但是,如美国很多学者认为,即使克林顿的民主党,也已经多少偏离了它的传统,而被称为新民主党。甚至二○○六年十一月中期选举中民主党在国会两院中的胜选,因为伊拉克战争的因素,在很多学者看来,也并不意味着美国社会政治走向开始改弦易辙。换言之,保守主义政治在当今美国依旧风头正劲,而为这股风头输送动力的,绝不仅仅是政界、文化界尤其是学术界的少数派精英,真正的动力源头恰恰可能是社会的草根阶层,如左派学者所名之的民粹主义势力。
而颇耐人寻味的是,正是美国这个平常的草根阶层,自八十年代起,发动了一场规模空前且极为持久的为亨特(James Davison Hunter)所名之的“文化战争”。这场文化战争所涉及的议题与精英阶层所念兹在兹的社会平等和公正等宏大议题实在离题万里,因而看似都是平常的家长里短,充其量属于社会日常生活层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琐碎道德议题,譬如关于堕胎、性虐待、色情艺术、同性恋、性教育、避孕套发放、艾滋病政策、安乐死等。用亨特的话来说,所有这些议题都与身体有关,于是,身体俨然成为文化战争所隐含的特殊符号象征,所谓的文化战争的政治,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是身体的政治。
身体作为一个单纯的生物有机体,本是“我”的私有之物。然而,在亨特看来,事情绝非如此简单,因为身体是有着特殊社会意义和内涵的。“简而言之,我们对身体的功能、表征以及约制的如何理解,实际上关涉我们对自然、为我们所认可的自然秩序以及人的本质的特殊文化意义的理解。”也就是说,身体事实上是关涉“社会秩序”的隐喻,它不是简单地归属个人支配的有机体,而是要受到且必须接受社会、道德和文化的控制、约束和规训。失去了社会控制的身体意味着什么?亨特认为,其结果必定是导致社会生活失序,甚至危及文明本身。通过亨特的诠释,身体也就由个人私密意义领域,升格到了社会乃至文明层面。这一点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因为它直接击中了美国自由派和左派对上述相关议题一贯倡导的属于个体权利和个体自由(如同性恋者的权利、妇女堕胎的权利和自愿终结生命的权利)主张的要害部位。更为非同寻常的是,它赋予本来似乎仅仅属于私德领域的个人选择自由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意味;甚至上升到事关美国文明存亡的高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