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往事点点


□ 朱敏敏

人的一生,每天都发生着许多事,每天都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大部分过去了都忘了,可是有些事情虽然已经过去许多年了,但还是不断回放着,点点滴滴,缠绕着我们,影响着我们……

那个夜晚

人生其实也不短暂,有着数万个日日夜夜。我们不经意它,不把握它,一日一夜地流逝了。然而,人生途中无论我们多么不经意,却总有一二个日夜深深地镶刻进我们的脑海,甚至,影响着我们此后的日日夜夜。
三十八年前,“三夏”时的一个傍晚,收工回来后,我匆匆吃了饭,就赶去同学连队,取母亲托她捎来的“驱蚊剂”。
晚霞映红了乡间小路,豆灰色芦苇花在晚风的吹拂下发出“窸窸窣窣”的音响,潺潺的河水中偶尔传来几声“呱呱”的蛙鸣,远处一垄垄绿油油的稻田里,有三两位老农还弯着腰,大概在除虫、挑草……夏夜万般迷人。
突然,一阵激越奔腾的钢琴声传入了我的耳中,也许是景色迷惑了我?同学连队袅袅炊烟已经依稀可辨,也许是扩音喇叭里传出的录音,不!声音是那么纯。循着琴声,我继续向前走去。芦苇荡的尽头有间草屋,草屋壁上一人高处用竹竿推出一块60厘米见方的壁,那是我们那里牛棚里常见的窗,一个个高昂、激越的音符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我站着听入了神,这是当时最流行的《黄河颂》,尽管演奏得还不太娴熟,然而已听得出指间的功底却非常扎实。我绕着草屋走到它的入口,门虚掩着,一盏昏黄的灯隐隐约约显出了房内的一隅:一架竖式的旧钢琴,一位清癯戴着眼镜的男青年坐在琴旁,他的头上裹着围巾,身着长衣长裤,脚上套鞋统口用布扎紧,全身只露出十个手指按着琴键。两片竹帘把草屋隔成两半,竹帘的另一半,一字型挨排卧着四头深褐的牛,静静地吃着草,时而发出几声“哞———”声,像是听懂了主人的琴声,有了共鸣,发出的赞叹声似的。
只听说古时候有位公明仪的音乐家对牛弹古筝,没想到眼前的牛棚里,有人在蚊蝇的攻势下对牛练钢琴,我不由得肃然起敬了。
后来,同学告诉我,他是个六六届重点学校的高中生,离大学咫尺之近,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家抄了,父母自杀了,他被分到了农场。来农场时,几位亲戚凑了点钱,给他打点行装,他没舍得用。到农场后,安排他放牛,他到旧货店,买了架旧钢琴,天天发疯般地对牛练琴……
也有人嘀咕,说他不好好锻炼、改造自己。可队长同情他,说:“他牛放得挺好,练的是革命曲子,随他去吧,兴许今后队里演出时,还能派用场。”以后,也就没人说了。
也许是被他的精神感动,我托同学把“驱蚊剂”送给他,他比我更需要。
以后,同学离开了农场,两年后,我也离开了农场。我再也没去过那条乡间小路。但是,几十年里却有无数个日日夜夜想起那个夜晚,想起那个裹头缠足的青年,为着自己心中的追求,在牛棚里,在蚊蝇的攻势下,痴痴地对牛弹琴。那一幕深深地影响着我,也影响着我最熟悉的人们,主动地去经意那以后的日日夜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