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温练昌教授访谈录


□ 滕晓铂 武晓燕

温练昌教授访谈录图片1
【编者按】温练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1927年生,广东省梅县人。1948年
考入杭州国立艺专,195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现中国美术学院),并留校当研究生。1952年转入中央美术学院,1953年研究生毕业,同时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实用美术系。1956年—1996年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任教,历任染织美术系主任、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学位委员、职称委员。曾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副会长、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地毯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流行色协会顾问,现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纤维艺术委员会主任。曾获1978年科技大会奖,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6年获中国工艺美术终身成就奖。日前,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史编修组记者走访了温练昌教授。在院庆50周年前夕,特刊发访谈中有关学院教学发展的部分内容。

记者:请谈谈您的求学经历,以及您从杭州来北京的经过。
温练昌:我是新中国解放后中央美术学院的第一批研究生。在杭州上学期间,我到上海学过印刷,编过画报。我1952年来北京,江丰派我来搞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文化建设成就展的设计。我第一次听说要成立工艺美术学院,是1951年11月底在安徽北部土改的时候,是袁迈先生告诉我的。1952年7月初,江丰派我去东欧和苏联搞展览。回来以后,就留在了中央美院。当时的系主任是张仃先生,那时候庞薰先生和雷圭元先生还没有来,我就在系里面,系里面有个工艺美术研究室,由张仃领导。刘凌沧先生具体指导研究室的工作,主要是系里的教材建设,根据历史朝代,临摹彩陶、铜器、漆器、敦煌图案、宋瓷、明锦、清代彩画,我们搞唐代的东西最多。之后,庞先生、雷先生就来了,他们带来的人很多,杭州实用美术系的师生都合并过来了。
记者 :您最初学习的是装潢专业的内容,为什么后来选择在染织系工作呢?
温练昌 :我过去上学时没有染织系,是在实用美术系。实用美术系里面有染织专业的内容。按理说我应该到装潢系工作,因为我以前做的设计中染织方面的很少。我搞建筑图案、展览,美术字写得很多,到处有活动布置会场都要找我去写美术字,还要去画报头等。我虽然喜欢写字,但是也喜欢画画。觉得自己做这些做得太多了,还是想去画些东西,做些设计,所以就想去染织系。
我到染织系还有一个原因,当时朱老总说,花布问题关系到工农联盟。中国当时有6亿人口,90%是农民,花布是非常受农民喜爱的,所以那个时候画年画、设计花布,是政治任务。而当时对花布图案的选择是由卖花布的人决定的,他们说哪些好卖就印哪些。大家对此有很多意见。于是针对这种现象,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华君武、丁聪、庞薰等人联名在一个民主党派的《新观察》杂志上写了文章。后来就派雷圭元带我和陈若菊去搞花布设计,以后又有陈汉民等人参与进来。我们在天津搞了几个月。以后每个月选花的时候我和柴扉都去。染织是最好的专业,学染织的人最多,根据国家需要搞设计,为人民服务。我们的教学是为国家建设、为老百姓、为工农兵服务的。
记者:您认为染织专业具有什么样的特色?
温练昌 :染织系在教学上有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写生能力都非常强,这是衡量一个系美术水平的基础。1953年春,南北两系合并,我和常沙娜、陈若菊三人教图案课。我教写生变化,为了备课在研究室临摹,就在公园画花卉写生。染织设计非常需要绘画基础,染织设计的所有东西都要用图案表达。图案是工艺美院的重要基础课,而且染织系的基础最好,所以各个系的基础课我基本上都教过。1960年,第一届学生毕业,每个系都留了一个染织系的毕业生作图案课教师,朱军山、崔栋良、李骐、韩美林、李永平、陈圣谋都留校了。我们培养的学生都是基础很好的,他们毕业以后能够适应各种美术工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6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