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狗婆蛇 【原载《山花》2011年第5期A版】


□ 肖建国

  听说水旺跟人骂了一架,县城里认识他的人都感到很惊讶。无不撇嘴,摇头,道:“雪里打出了火,说痴话哩!”

  而且听说水旺还是在扯结婚证的时候跟人骂的架,人们更不相信,甚至暗暗有点扯火。怎么讲人家扯结婚证也是件大喜的事情,拿这个日子来胡诌人真是有点缺德。

  然而水旺的的确确跟人骂架了。骂了架,还发了毒誓。一对小眼睛努得绿豆样。

  这事就奇了怪了。

  水旺是个很和顺的人,性子糯绵,行动迟缓,少言寡语。水旺的个头偏矮,偏瘦,偏陋秽,又出身很低,又三十岁了还没有讨起老婆,所以,他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人们都喜欢拿他逗耍子。几十年过来,水旺也习惯了。随那些人眯笑着眼睛,歪鼻咧嘴大声地放肆地取笑,他只低头听着,几无反应。就像理发店后门的下水道口,各种污水倾流进去,没有一点声息。只是有时玩笑开得过分了,话语说得过于刻毒时,他也会在心里有点扯火。但那火不是明火,是像锯末燃起一样的阴火,是燃不起来的。他在心里扯火的时候就是把头往左歪,右边脖颈上一根青筋暴起很粗,像筷子头一样粗。到了这时候,众人识趣,立即收嘴,断不会穷追猛打把玩笑开得没边。几十年了,一条街巷里的人没有看他跟人红过脸,骂架就更没有的事了。

  那么这次是怎么回事?

  想不到跟水旺骂架的是民政局的顾大姐。

  顾大姐是民政局办理婚姻登记的办事员。顾大姐做这件事情有好多年了,给好多人办过好事,积德无数。是一位圆圆肥肥的老大姐,常年拢一头齐耳短发,嘴唇很厚。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白炽,风轻云淡,沿路的溪水哗哗哗地唱得不歇憩。水旺和他的对象美莲并排坐在顾大姐办公桌的对面,一切都按程序办得很顺利。送上喜糖。验过户口、身份证、居委会证明。盖红章。压钢印。红彤彤的结婚证书捧在手里十分鲜亮。

  最后顾大姐又拿出一本小册子给他们。

  水旺接过小册子一看:《计划生育须知》。

  水旺说:“你这是给我玩什么咚咚?”

  顾大姐说:“带转屋里,两口子上床以前先好好学习一下再搞事。”

  水旺说:“两口子的事,还要你教?”

  顾大姐说:“不是我教你,是国家教你。”

  水旺说:“我没有文化,不识字,劳烦你教教我。”

  顾大姐说:“回去叫你娘老子教。”

  水旺说:“我娘老子早就入土了,教不了了。”

  顾大姐一愣,知道说错话了。她拍着嘴巴说:“既然这样就不多说了。你们走吧!”

  “话还没有说完哩,走什么走?”

  “什么话没有说完?”

  “你教我们‘搞事’呀!”

  “我看你这后生仔是有点不清白哩!”

  顾大姐有点恼了,一下站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