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农民的烙印


□ 陈久平

最近,看了中央电视台报道农民作曲家史掌元,他感叹说:中国的农民永远是农民,“农民”二字永远是中国农民的烙印。
几千年来农民总离不开这个“民”字。比如:农民住的地方称为民居、民宅、民家、农民家庭。农民有建树成为作曲家也只能是农民作曲家。农民成为写书的作家也要冠以农民作家。农民会唱歌也不过是农民歌手。凡农民者,无论有多么大的天才都得要标以“民”字。农民讲的故事是民间故事,唱的歌是民歌,作的画是农民画。有一定技术的农民也是农民艺人。在一些城市的郊区,农民的土地已全部修成了高楼大厦,农民根本已经没有了养命的土地,农民仍然摆脱不了这个古老烙印的称号。
农民的户籍是农户。农民永远的烙印,走在哪里也是农民。农民这个强大的群体,农民这个在社会地位中处于弱势的特殊结构,何时才能在各行各业中名正言顺,真正改变面貌,正式成为正统行业中的公民?除真正拥有土地的种地者外,其他的再不冠以“农民”二字,从而在社会的称谓中提高农民的地位,让农民真正当家作主,这才是社会进步的表现。
农民要想摆脱这个“民”宇,需要堂堂正正进入两道门槛。一是从小进学校,一直念十几年的书,什么时候变的不知道白面是用小麦加工的,不知道大米是用稻谷加工的,小米是谷子的籽粒,这就有成绩了,基本有了摆脱“农”字的文化素质,今后的成名成家就可以忘掉“民”字了;再一道程序就是需要千方百计削尖脑袋去钻人事部门这道门子,迈过这道门槛,就可以彻底取消这个烙印。比如说,史掌元如果是文化局的正式干部,或者说是某音乐学校的学生,大概他就不是农民作曲家了,他可以被世人称为名正言顺的作曲家了,他的许多歌曲也可以大张旗鼓用公款去出版发行了,这样一来版权稿费足以使史掌元成为百万富翁了,就不要老蹲在玉米堆里谈感受了。
再如通过人事部门跳出农门的农家子弟便成为干部,美其名曰公仆,但是这种服务于农民的公仆,就和农民有了千差万别了,永远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了,就是仍然还帮助农民种地的干部,他不扶犁,不会点种,便再也不是农民了。就是一些已家资巨万的农民企业家,他也不愿意让他的子孙后代再去继承这个挂上“农民”称号的职业,他也千方百计甚至是花钱也要买得后代脱离这个农门。农民工的处境已经说明了问题,农民工为了生存处在水深火热中劳动,最后还经常要被那些工头骗掉,甚至有些欠款是政府拖欠。城市人失业有最低工资保障,农民没有了土地,下岗失业了有谁去管呢。
尽管三令五申要农民致富达小康,让农民增收,然而不改变农民的实际待遇,农民是永远不会走出困境的。有一句顺口溜说:农民还是点灯基本靠油,犁地基本靠牛,取暖基本靠抖,发财基本靠偷。虽然说的不确切,但也道出了农民的苦衷。而最先步入小康的还是拿着铁饭碗的公仆,农民除了极少数能人外,实在难以摆脱贫困落后状况。就是当前真正的农产品涨价,也只能被经纪人赚去,抛售原粮的农民被这个烙印牵制,无法真正享受应有的利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