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秀才与刽子手》京城研讨之主创主创篇



  编剧:黄维若
  
  这个戏被大家所关注非常荣幸。看完戏昨天去上课,我一推教室门,推不开,已经到时间了,怎么回事?门忽然一开,三十多个学生把一束花放在我面前,热烈地鼓掌。我一看,黑板上用彩色的粉笔写着:“你读过那么多书,什么坏事做不出来啊!”(编者注:《秀才与刽子手》台词)我非常高兴,非常看中他们对我的戏的认可,这比什么都重要。
  我是一个业余作家,我的职业是教书。反过来说,我觉得一个创作者在美学的切入角度上跟生活稍微有点距离未见得是一个坏事。我没有柴米油盐之虞,我也不想中什么状元,创作就是我的生活方式,就是“秋天的桂花香气飘来”,这种生活使我享受至极,感谢改革开放使我写下三滥的电视剧,使我的物质生活得到了满足。心里的自由状态,来自于改革开放给知识分子带来的物质成果。当一个作家没有这些祈求的时候,他就自由了,有人没人也无所谓了。美有个预知的前提:美是不以功利作为前提的。当然我的这种状态不能和很多其他的作者放在一起。我很喜欢业余作者,我很喜欢没有社交活动,在座的很多前辈和专家我都不认识,我的俗务非常少,基本上不走出这个围墙以外,像一个木匠由着自己的心思做东西,偶有佳作出现,这是一个意外,而更重要的是导演和演员把它提升了,把它变得丰富了。以后我还是做一些业余创作,看看有什么结果。
  
  导演:郭晓男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排喜剧,我一直觉得我没有这个细胞。这次纯粹是被“二黄”老师(黄维若、黄楷夫)拉着,他们从骨子里告诉你喜剧是什么,强势地告诉你:就这个,没有路了。
  首先,看完这个本子我挺懵的,觉得弄不好可能会排成悲剧。这个戏需要技巧,需要心灵的自由,要有对黄老师这个作品的理解,不然的话会排得很俗气。第二,关于戏曲方面,我一直觉得中国导演得明白这个事,这是咱自己的活儿,话剧应该做成中国戏剧。这么多年话剧太是那个样了,哪个样也说不清楚,反正它是话剧,我就老觉得这样有点隔着,除了能把最现实的事说得有点震撼性以外,就是缺少形式美。但是,它不该这样,我老觉得它应该有个样,这个本子可能能奔着你说的那个目标。我希望把话剧做成中国戏曲,它应该有个样,应该是自己的了,都一百年了,我就受不了那个腔,不舒服。
  很多同事老骂我还不回来排戏,我就是找不到那个范儿,这个本子可能和我多年想的那个事一下子就契合了,歪打正着找到一个感觉,这个戏能这么走。去年纪念佐临先生百年,其实胡伟民当年就有这样的寻找,他觉得话剧不能这样,黄维若先生提出来的也是这个思考。我为什么这么强调伟民先生的想法,我不能说我自己是什么人物,在年代上有承接。胡伟民对我的影响最深刻,我就觉得他起的范儿对,慢慢自己就走出了这样一条路。这个戏舞美设计把非常强悍的元素融到戏里了,秀才与刽子手这两个人物的文化、苦闷、心灵都对了,所以才有了这样一台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