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入侵 [原载《小说界》2012年第2期】


□ 桢 理

  一

  素问去接儿子的时候,一个陌生女人向她打了个招呼。招呼从风华小学门前的家长群中冒出,不是大街上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素问隔着几个脑袋,把对方送过来的“您家好”,还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从此后,这个女人就经常在人堆里,大声对着素问喊,您家好。素问不得不每天还她一个礼貌的微笑。

  素问以为她认错了人,笑得有点无可奈何。

  素问笑到第七次的时候,陌生女人不甘于隔着几个脑袋打招呼了。她在某一天的傍晚挤过人堆,来到素问身边,劈手抢过她的挎包,一把就挎在了自己的肩上,大声说,看你瘦成那个样子,包都抵你半个人了,还是我来帮你背吧。

  包里有一部磨损很厉害的摩托罗拉V680手机,还有一支透明的曼秀雷敦润唇膏;钱包里的钞票,索问永远不确定具体数字,估计在千元之内,超不过她十天的工资;占最大体积的,是刚刚在办公室打印好的一沓稿子,是素问花了半年工夫做的论文——《被指认的卡夫卡》,准备投国家级的学术刊物。

  素问条件反射一样,拼了老命,企图把挎包重新抢回来。女人便有点不高兴了,她嗔怪素问说,你太客气了。我身体好得很,不要说帮你背到放学只有十来分钟了,就是背一天,也不会让我喘口气。

  声音像夜半大笑的枭。

  素问和周围的几个人,暗暗闪开了一个小圈子。陌生女人在这个小圈子的中间,再次成功地,从素问手上抢过了她的麂皮挎包,挎在了自己肩上,冠军似的笑着,您家太客气了呀。

  素问讪讪地看着自己的包,不得不收回双臂,抬起头,焦灼地看了眼校门上面的大钟。

  陌生女人的面色在提前亮起的青色路灯下面,朦胧透出大面积的红润。不晓得是胭脂,高原红,或者高血压。甚至只是两块肝斑。素问问她,你认识我?

  女人就说,早认识你了。过去,我们的孩子上同一家幼儿园,现在,又上同一所小学。素问便松了口气,说,原来孩子们早认识了。女人却说,哪里认识。幼儿园不在一个班,上小学还是不在一个班。两个人一对孩子们幼儿园和小学上的班级,果然素无交关。

  素问就奇怪了,那你怎么认识我?

  女人就“呵呵”笑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注意你已经很久了。你每天等在幼儿园门口,谁都不看,哪个也不打招呼,傲慢得很。女人压低了嗓门,补充道,我跟别的家长,在背后议论你好几年了。素问听了,不由得“扑哧”笑了,说,不至于吧。话音刚落,却见女人顾自从裤兜里掏出一部手机,哇里哇啦,大声武气地打了个电话。

  玉兰,玉兰,是我呀,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跟那个花姑娘接上头了。哪个花姑娘,你搞忘记了,就是在幼儿园门口谁都不理,穿得花花绿绿那个。哦哟,想起来了吧,我现在跟她成好得不得了的朋友了,我肩头上还帮她背着包呢……

  女人只顾说着话,声音惊动了学校门口的所有家长,大家都别过头,好奇地看着她电话里介绍的那个“花姑娘”,汉江大学的副教授素问被臊得满面通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