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珍珠泉》



  那是1980年秋天,我陪光明日报资深记者张义德到安宁寻访明朝贬谪到云南的杨升庵遗迹。杨升庵即杨慎,是明朝的状元,贬谪到云南时只有三十多岁。我和张先生到温泉曹溪寺,在那潭不断地冒着水泡的珍珠泉边久久流连。我真想把那些水泡捧起来!此后“珍珠泉”三个字,不断在我的脑子里闪现,不断产生联想。我想起黑龙潭也有一眼珍珠泉,可惜干涸了。我也想起我的老家宣城,想起我出生的小村子龙沿村,它就在龙津沟火车站对面。啊,我们小村子后面有一片密密的树林,有一个大水塘;村子前面的小河,弯弯的,被枝叶垂到水面的柳树掩映着。我想起在大水塘里玩水的快乐,想起有一次差点淹死在大水塘里了……当然如大家知道的,后来树林被砍掉了,大水塘干枯了,小河也常常断流。在我们村子附近,那些年唯一保存下来的一片树林,就是彝族寨子前面的“祭山树”了。这里是举行祭祀活动的地方,平常不准人进,有些神秘。我想象,那里面应该有一眼泉水,一眼像曹溪寺珍珠泉一样的泉水。想象,想象,想象成了《珍珠泉》这篇用第一人称写的儿童散文。开头第一段是这样写的:
  我们村子前面的小山包,远远看去真像一个绿色的大绒团。山包上,树很密,草很深,花很多。一条石板铺成的小路,弯弯曲曲地穿过小山包的密林。石板小路的尽头,有一眼清泉,叫“珍珠泉”。
  这篇短小的散文,就围绕着“珍珠泉”展开了。在开头的第一段点题后,紧接着写的是珍珠泉的情态和周围的环境:石头镶嵌、花草绿树环绕,水色深绿等等。这是重要的,因为只有这样好的自然环境,才会有珍珠泉这样的泉水。写的时候,我用了形象的、想象的语言,比如这样写周围的花草树木:“那绿得没有一点儿杂色的蕨草,那悄悄开放着的花朵,给珍珠泉编了个朴素的花环。”写泉水的绿色,则是说“绿得像是被周围的绿树、绿草染过似的”。说到泉水的清澈,如果只简单地说句“清澈见底”,不会给读者留下亲切具体的印象,而说“清得能看到潭底的青褐色的石头,能看见沉积在潭底的沙粒和已经发黑的树叶”,这样,清澈的泉水就好像在眼前了。接下来是集中笔墨着重写珍珠泉“最有趣的”地方,也是珍珠泉本身最重要的特色——“那晶亮的、饱满的、一嘟噜一嘟噜从潭底冒出来的水泡”。这段在写作上的特点是“在运动中”描写水泡,尽量把水泡写“活”,注意到有光有色,还用了点拟人的手法,如说“开始,水泡很小,摇晃着越升越高,越来越大,最后在水面绽开了,在扑哧一笑中消失了”。 当看到水泡在阳光下“闪亮闪亮的,射出红的光,黄的光,绿的光,紫的光……”的时候,或许小读者们也会发出“多像一串串彩色的珍珠啊”的赞叹吧?应该说,对珍珠泉的真挚描写,到这里就算完成了,同时也表达了我对珍珠泉、对家乡的热爱之情。但是,如果文章只写到这里,就还显得单薄。小读者们恐怕也会和文章里的“我”一样,很想知道珍珠泉“它哪来这么多冒不完的水泡?在小河断流的时候,在村里的井水干涸的时候,它还是不停地冒着水泡”。也会引发这样的想象:“难道是许多快乐的孩子,躲在什么地方吹泡泡玩吗?他们一定玩得很高兴吧?”美好的想象是因为珍珠泉带来了快乐;而很想知道的“为什么”,文章从第一句“我们村子前面的小山包,远远看去真像一个绿色的大绒团”开始,就在回答这个问题。找找看,我相信小读者们一定会找到答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作文一百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作文一百分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