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世间已无王世襄


□ 初国卿

  十一月三十日那天,有朋友给我打电话:你最喜欢的老头王世襄先生去世了。我不相信,或者说是不愿意相信。第二天早上,各新闻媒体都有了消息:“大玩家”王世襄辞世,文化界痛失巨擘。看来这已是事实,王世襄先生真的走了,走得静悄悄的,连京城他那个圈子都有许多人不知道。马未都先生也是三十日中午才在博客上写文章:“王世襄先生昨日作古,次日火化升天,使我们后辈未能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和王世襄先生同为一九一四年出生,平生关系最好的鲁美晏少翔先生也是三十日才接到中央文史馆的电话。原来王世襄先生是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辞世,二十九日火化,三十日晚国家文物局才通过新华网和人民网发讣告。先生逝前意愿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家中不设灵堂。他悄悄地走了,一如他当年悄悄地寄情于名物文玩,悄悄地玩得忘乎所以,玩得绚烂之极,最终又悄悄地归于冲澹,归入化境。
  
  一
  
  王世襄先生走了,我将他的著作都找出来叠于案上,数了数,竟有十六部之多,然而这只是他著作的一部分。其中有两本是王老签名题赠的,在今天则愈显珍贵了。看着王老的这些著作,想起我当年初访迪阳公寓的情景。
  那是二〇〇一年十一月我去北京,想要拜访王世襄先生,于是请在沈阳的杨仁恺和晏少翔两位老先生给我各写了一封“介绍信”。杨老与王老过从甚密,晏老同王老小时候就认识。有了这样的关系,那天王老不仅热情接待我,还在约好的时间里让夫人袁荃猷下楼到院里接我。那一年王夫人袁荃猷八十二岁,背驼得很厉害。她这样等在院里接我,让我深感过意不去,而她却直说:“就得我来接你,怕你找不到的。”
  王世襄先生居室名“俪松居”。客厅很大,但却堆得满满,到处都是东西,画案、条几、书橱、木榻、书籍、葫芦,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见我进来,王老从他那最有名的花梨木独板大案边站起,将木榻上堆的书和衣服推到一边,腾出地方来让我坐了。他一边收拾一边说:东西太多,太乱。我环视一下,见他的客厅确实有点乱,完全没有一般北京的大教授、著名学者客厅里的那般堂皇和井然。画案边是一个条几,几上放着菜板,菜板上还放着一个炒勺。都说王世襄是位烹饪家,也只有在这样的人家里,炒勺才有上得厅堂的资格。木榻后横七竖八地放着长把悬瓠和亚腰葫芦,再就是一堆一堆的典籍,完全一派“书似青山常乱叠”的情景。
  俪松居里的这种随意而不刻意,让人感到它就如同其主人王世襄先生一样,穿着打扮,举手投足,那样地不修边幅,那样地和蔼无隔,舒服妥贴。想当年王世襄蹬着三轮车走街串巷搜集旧家具的时候,他的芳嘉园居所里一定比迪阳公寓这儿还乱。那时候,他收上来的形状各异的明清家具塞满了狭小的空间,人没有地方睡觉,于是就将两个明代的柜子拼在一起,他和夫人每个晚上就睡在柜子里面。正是因为有了这种“乱”,最终才乱出了《明式家具研究》的横空出世。
  如今,他热爱的和睡过的那些宝贝都静静地放在上海博物馆的家具馆里。我二〇〇八年秋天在上海,特意去参观这些老家具,站在那些黄花梨、紫檀质地的桌椅几案前,我总拂不去的就是王世襄蹬着三轮车运家具时的影子,还有他隔着花梨木大案给我讲述当年如何在隆福寺冷摊买约腰大葫芦的情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