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云


□ 杨金辉

  1
  田秋云钻进被窝,傅金生就把她抱住了。这样的感觉毕竟是另一番天上人间,这美妙的感觉使傅金生浑身上下像失去了重量,有点飘飘欲仙也有点似梦似幻。傅金生说,我想好了,等勘探结束,我就带你走。田秋云却犹豫了,喜出望外而又忧心忡忡:金生,我跟你上哪都行,根福怎么办? 这一问把傅金生问噎了,本来是激情澎湃的不能自己,这会却突然像霜打的瓜秧一下子蔫了。他无精打采地说:我反复想过了,根福我给他抚养费…… 傅金生的这句话,使田秋云明白了。傅金生说了这话的时候,感觉有些不合适,沉默片刻又说:现在根福也不小了,自己也能照顾自己了,待一段时间你回来看看,不也挺好?傅金生这么一说,田秋云的心终于像怀中抱着个热暖水瓶掉在了地上。她怅惘地对视着傅金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尔后满眼的泪水便落在了傅金生的胸膛上。
  
  2
  一九八一年的仲春, 田秋云经过媒妁带着她十四岁的儿子根福从山南的蛤蟆湾来到了榆树村,嫁给了年近四十岁的刘炳才。这年正是田秋云的丈夫赵文革病死的第二年。 刘炳才也是一个苦命人,他已结过三次婚,三次婚姻竟落了个人才两空。一个下河洗衣溜进了十里河;一个三伏天下玉米地做活中暑脱水身亡;还有一个妊娠时孩子没生下来,大人却咽了气。为此村里都说刘炳才是女人的克星,女人到了他家都会好命不长。有了这传说,谁家的女人还敢进他家?田秋云的到来真是喜从天降,使刘炳才一下子像换了一个人。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人的口粮,突然添上两张嘴,几个月的时间,家中的粮食吃了个精光,眼看着房前屋后的榆钱和榆叶全吃光了,还指望啥?田秋云就开始漫山遍野地挖野菜。有天傍晚,她在半山坡遇到了生产队长榆家兴,话没开口,榆家兴就已看出了她的心思:秋云,你的家境我知道了,你去找仓库保管员,借点玉米,先挡挡急,就说我说的。田秋云一听这话感激得嘴唇动了几动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榆家兴望着田秋云欲言又止的样子说,秋云,以后你和炳才要多出工,生产队分粮食都是按工分值分配的,出工少了自然就分粮食少,要不你家什么时候才不借粮。
  田秋云来到了生产队保管员王德贵家,将队长的意思说了。王德贵一听,突然皱起了眉头说,大妹子,你这可是头一桩,眼下队里仓库的粮食也不多了,那是保证饲养院牲口用的粮食啊,按规定是不能出借的……全队就指望着那几头牲口耕田莳种呢。既然队长说了,我就得给,不过你最好不要让别人见。田秋云背着从队里借来的粮食,心想,如果让刘炳才到生产队饲养院当个饲养员该多好啊……
  田秋云把借到的粮食背回家的时候,刘炳才的眼睛瞪大了,他不相信生产队长这时候能把粮食借给他。他眨巴着眼睛,想了又想看了又看:榆家兴这是犯神经了,他怎么会这么大发慈悲?榆家兴葫芦里不知卖的什么药?他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前几年他口口声声要给我介绍对象,让我上山整整跑了三天,好不容易打了一只兔子,可他耍了我。我去找他,他还是大包大揽:炳才,媳妇没问题,过几天我保准给你领回家。果不然,几天后他真的领着一个像马桶一样的女人进了家门,那女人见人就笑,傻笑,天生一个吃喝肠子二百五。第一次留她吃饭,她就撑得不是放屁就是打嗝,我咋琢磨咋不是滋味,这是个啥女人?相亲的女人哪有这样的,果不然,一打听,才知道那是南关庄的傻浪妮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