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牙齿


□ 胡学文

  1
  第二次见面在大桥下。
  周枫沿着水泥台阶,缓缓走下去。站到桥底,才意识到这不是个见面的地方,更不适合约会。她明白罗小社的声音为什么浮着疑问了。桥下。她几乎是脱口而出。多年后她才明晰,当年的自己揣着怎样复杂的心思。北方的春天依然臃肿,干涸的河床裸露着粗糙的皮肤。风硬飕飕的,空中飞舞着塑料袋、枯叶。
  周枫看看表,竟然提前半个小时。绝对是个错误。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决定等。那只风筝滑进周枫视线,受了伤似的,摇摇欲坠。但并没有掉下,就那么在灰蓝的天空中挣扎。周枫有些冷,再次看看表。表是新的,戴了不到一个月。之前那块周枫仅仅戴了二十天,便成了嫂子的私人物品。
  罗小社老远就看见桥下的周枫,他的心慌得要飞起来。罗小社和不下十个姑娘见过面。个别能相处数月,多数只是一面。罗小社第一次看见周枫,立刻就冷了,容不得心底的种子有发芽的迹象。周枫的外貌超过他的想象。但周枫竟然约他见面。罗小社有足够的时间提前,他没资格迟到。可红姐孩子病了,罗小社等她给孩子打过针才抽出身。因为着急,罗小社骑出一身汗。桥这一侧没有台阶,罗小社扛着自行车上桥,跑到对岸。站到周枫身边,额头水洗了一样。罗小社喘息着检讨,我迟到了。周枫说,我也刚到。罗小社偷偷溜周枫一眼,立刻移开,顺着她的目光,看见一只摇摇晃晃的风筝。罗小社想提议到个暖和点儿的地方,但他不敢。罗小社往后撤撤,替周枫挡些风。
  周枫起初并不明白,突然之间,一片暖意从胸间腾起。她看得没错,罗小社是她找的那种人。她的心实实在在地疼了一下。
  周枫问,冷吗?
  罗小社说,不冷。
  周枫问,你不是第一次相亲吧?
  罗小社窘红脸,老老实实地招认,生怕周枫追问。
  周枫说,我也不是第一次,停停又说,没有合适的。
  罗小社的目光又细又长,想探到周枫心里。
  周枫说,我一直想找个老实靠得住的男人。
  罗小社说,我……
  周枫说,我觉得你靠得住,你喜欢我吗?
  惊喜让罗小社傻住,张着嘴巴说不出话,他怀疑自己听错了。他盯住周枫,似乎期待她重复。
  周枫说,你不愿意咱们就算了。
  罗小社马上说,我愿意。声音听起来不像他的。
  周枫说,我有头疼病,你嫌不嫌?
  罗小社说,怎么会?人吃五谷杂粮,谁都会得病。周枫说自己有病,倒让罗小社松口气。
  周枫说,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欺负我。
  罗小社急得搓手,不会的,不会的,我发誓。
  那一幕没半点风月味道。过程简短,但目标明确,像谈判。没有开花的艰难,果实突然就悬挂在枝头,罗小社如坠梦中。离开的时候,罗小社提出送周枫回去。周枫答应嫁给他,他就有责任送。周枫说什么也不用,她说坐公交很方便。罗小社把周枫送到站点。周枫上车。车喷出一股黑烟。车淹没。罗小社缩回目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