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现实的文学和文学观的现实


□ 张 平

  编者按:今年第2期,我刊发表了著名文学评论家周政保《从文学的存在理由说起——兼论小说怎样才能赢得更多的读者》一文,配发了编后语并发起了“寻找文学存在的理由”的讨论。从第4期起我们陆续刊发作家、评论家和读者的讨论稿,希望引起大家对此一问题的讨论与进一步思考。
  文学的评价尺度其实存在于读者中间,在民众中间,在千千万万的读者中间。当一个社会和时代,批评家理论家的评价尺度和广大读者的评价尺度严重相悖或者距离越拉越大时,这不是文学失去了评价尺度,而是批评家理论家失去了评价尺度。
  这些年来,文艺界似乎存在一个不成文的界定,那就是文学大致可以分为两类:纯文学和俗文学。纯文学一般是指文学圈里能够认可的作品,俗文学一般是指文学圈外可以接受的作品。
  近些年来,这种划分似乎又进了一步:凡以传统手法和方式写作的,基本上都不能算作是纯文学写作。一般来说,一部作品,如果它不是以某种“主义”或“流派”为支撑,如果读者没有任何阅读障碍,一般的普通读者可以很顺畅地很有兴趣地接受它,那就决不能算是纯文学。纯文学似乎已经成了“先锋”、“前卫”的同义语。
  当这种观念越来越被认可时,纯文学的圈子也就注定越变越小了。于是,一个作家在下笔之前,“应该怎样写不应该怎样写”,便成了必须抉择的头等要事。而为谁写,为什么人写反倒成了退居其次的问题。在一些人眼里,为个人写作,为自己写作已经成为一种精英的操守和艺术的时尚;为普通读者写作,为大众写作反倒沦为浅薄的庸俗和浮躁的滥情。更有甚者,当一个作家由探索性写作变为传统方式写作时,常常被讥讽为可耻的投降派和妥协者。写作方式方法的不同,渐渐演变为不可协调的价值取向相悖的阵营对垒。作家们也渐渐划分为愈来愈明显的各种各样的派别。官方立场,权力话语,民间视角,自由心性,个人写作,知识分子写作等等不同的判断和主张便应运而生。于是,作家们在一起时,便有了一句最时髦的口头禅:不谈文学。谈不拢,也无法谈拢。
  这似乎已经成了最具中国特色的文坛现象。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不是应该关注这样的一些问题:纯文学莫非只能是少数人才可以接受的文学?为少数人写作和为多数人写作难道真的已经成为纯文学和俗文学的分水岭?“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价值取向是不是必然相悖?普及与启蒙是不是作家们仍然需要正视的问题?是不是能够以写作方法和写作方式来判定一个作家的价值和立场?关注现实是不是就会走向庸俗?关注民生是不是作家最基本的职责?老百姓喜欢的作品是不是只能算作庸俗文学?发行量大的作品是不是就是对市场的迎合?那种超前的后现代主义的文化思潮和文学主张,是不是适应当代的中国国情?我们的文学现状是不是有些偏离我们社会的现代化进程和文化的现代性建构?在一个轰轰烈烈的社会变革时期,文学是不是注定只能边缘化和毫无作为?作家的姿态和民众的情绪是不是必须保持距离?在当下的社会现实中,作家真的不需要为大众服务,不必关注政治?......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