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个人”与体制的较量(评论)


□ 李云雷

  陈应松的小说《一个人的遭遇》,向我们揭示了当前乡村中出现的新经验,并在艺术上述到了较高的成就。我想,这首先得益于陈应松在家乡荆州一年的挂职生活,这让他可以更深入地认识与理解当前社会的变化,并对各阶层尤其是农民的生活与心理有细致的把握,其次得益于他在艺术上孜孜不倦的追求与探索,这让他将自己的观察与思考加以艺术化,从而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一个人的遭遇》与肖洛霍夫的一篇名作同名,显示了陈应松的抱负,但或许更重要的是,两篇小说同样着重的是“一个人”,也即从“个人”或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展开对历史与现实的反思。肖洛霍夫的《一个人的遭遇》,作为“解冻文学”的代表作之一,反思了斯大林时期所遣成的伤痕,从回顾历史中找到了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充满了沧桑之感。陈应松的《一个人的遭遇》所反思的,则是现实生活中的“伤痕”,小说写的是主人公刁有福上访的历程,通过他屡次上访所遭遇的事情,欺骗,诱惑,分化,劳改,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困境及其挣扎,小说涉及的一个尖锐问题就是信任问题,即底层人对基层政府能否维护社会正义与公平的质疑,小说通过刁有福的“遭遇”及其心路历程的描述,向我们揭示了这一问题及其面临的困境。

  小说中的刁有福,最初是因为家庭纠纷去派出所、法院、信访局告状,但是司法机关的推诿与冷漠伤透了他的心,“这不仅是一个利益集团,而且是一个冷漠的利益集团。走到哪儿都是一张冷脸,你说老百姓心气能顺吗?”家庭纠纷没有解决,但在与信访局打交道的过程中,他了解到他作为“水牛哞哞酒厂的正式职工”,在厂子“改制”后,按政策应该得到安置,但是“下面没有执行”。于是他和其他下岗职工联系,并被推举为职工代表,开始上访。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遭遇了种种挫折,但他一直不屈,直到被以“妨碍公务罪”判刑两年半。他出狱后,当时拥护他的下岗职工也疏远了他,他继续上访,但被他们市驻京办的人殴打,虽然信访局治好了他的伤,但他自己也绝望了,只好回到村里“贷款”养猪搞酒坊,彻底放弃了上访的念头。

  在小说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人”与一个体制的较量,安置下岗职工本来是国家政策,但基层政府不执行,并想尽种种办法阻止刁有福等人的上访。刁有福的上访是有理有据的,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无法实现,他倔强地一次次走上上访之路,是因为相信他们的问题能够通过这样的形式得到解决,但是现实给予他的却是一次次失望,直到他最后彻底放弃了上访的念头。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也是他对“上访”,对能够得到公平对待逐渐失望的一个过程,是质疑与不信任情绪逐渐弥漫的一种过程,而这一过程也意味着他对政府、司法、信访等部门已经完全失去了信任,甚至是处于对立乃至对抗的位置。如果“一个人”失去了这种信任,或许并不可怕,但刁有福所代表的是几百下岗工人,与他们相比,刁有福或许是最顽强地相信可以通过上访解决问题的,所以他的失望与不信任,也代表着这些下岗工人的不信任情绪。如果仅仅是这些工人失望,或许也并不可怕,但如果我们联系到近年来不少突发事件的发生,就可以知道,这种不信任情绪是我们当前社会最为严重的危机之一。我们只有正面应对这一危机,重新建立起民众与政府的互信机制,并形成一种良性循环,才有可能建设成一个和谐稳定的社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