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董灵超散文三题


□ 董灵超

  海滨落日与垂钓者

  陶陶捉螃蟹时,滑了一下,手被刮破了。我们担心会感染,收拾行装,撤退。

  刚从海滩上岸,海上日落了。

  在平原,太阳落山,常常是倏忽不见了那红日,只在天际晕出霞色:或铺成彩带;或如飞动的火鸟。或浅浅黄黄,如湖泊,若溪流,拖出流帛迤逦的情味;或折射一种人间景象:树影葱笼,人影绰绰……将眼界放到阔远的天幕上,总不离李清照所说的“落日镕金,暮云合璧。”

  海上日落,更多蕴藉的情味。好像有位魔术师,猜透我们的急切,坏意地逗弄我们一下,将太阳隐藏起来,呈给我们一片火湖——嵌在蔚蓝大海中、蔚蓝天幕上的火湖。湖原本宁静,可那火红的色泽,总给人热浪奔赴的感觉,像是逐日的夸父的热胸膛,汩汩地流淌着光,待这光热淌尽,他便会气竭而死……随后的景象,让我醒悟,这一切,不过是我的错觉。太阳,根本是一个女儿身。这个热烈奔放的女郎,涉足远行回到了憩息地,太想,好好洗个清凉的澡:她褪去了火红的外衣,那艳美的裙裾,飘扬开去,将蔚蓝的海水映成了一湖晶莹剔透的浅浅深深的红。她,闪将出来,将它琥珀色的美丽身体投入海水中。琥珀色的太阳,透着母性的、圣洁的光,宛如一只迷人的海鹿,我倒想起Peter Lely的《泉水边的女神》来。

  我从未这样亲密地窥视太阳入浴。我想为她精心的洗浴拍下照片。这时,我才注意到,在海滨,还有一个人的存在——不管我怎么拉镜头,那个垂钓者的背影,都在我的镜头中出现。

  那是一个高个子男人,背很直,挺立着。他穿齐膝的靴子,休闲的牛仔。他的钓鱼杆,呈优美的45度弧,牢牢地握在他的手中。

  看过一个纪录片:一位名画家的女儿,画梅花也极好。她40多岁还没结婚。因为:少女的她,某一天,看到了一个批斗人的场面。被批斗的人群中,有一个年轻的男性。他的背,一直傲岸地挺立着。那一刻,她爱上了那个背影。她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可是,那个挺立的背影,深深植入了她的心。从此,她的生命中,容纳不下别的异性。

  总会有一些奇女子,将爱情,做到极致。我是不能的。我只愿意,在万千普通人中,做平凡的我:嫁人,生子。相夫,教子。

  我看到垂钓者的背影时,仿佛忽然理解了她。

  在苍茫的天地间,在阔远的海岸上,在圣洁的落日中。原来,人,竞也可以,以这样一种姿态与落日平等地对视,彼此宁静地做着彼此。

  我不知道,他的钓钩,是不是直的。看着他——唯一挺立海边垂钓的人,我想到了渭滨的姜子牙。姜子牙耐性很好,他一直用一个钓不到鱼的直钩,不知垂钓了多少日月,等来了周文王。结局自然美好,是千古传颂的君臣知遇。可那份坚守,有着多深的风险:或许,周文王不会从渭滨经过,或许,周文王不会问路,或许,周文王不会俯就,或许,周文王之前会受了伤,会生了病,会丢了命。这些变数都可以让姜子牙的直钩钓不上一尾鱼,一任岁月在轻风明月中流逝。可是,即如他没逢着周文王,他的那份坚执与坚守就可以轻忽吗?是不是,太多的时候,不必在意结果,只那一份坚守,就是人生的意义呢?

  姜子牙渭滨垂钓的时候,已不再年轻。这个男人的背影却十分年轻。他也就四十来岁吧。正是人生中风声水起的年纪。他静静地,一个人,离世脱俗地在这样一个本就不喧闹、黄昏更是收去游人的水滨垂钓。我不知道他是谁,他是长久在此垂钓,还是,像我们一样,只在某一天,打这儿路过?看他挺立的笃定的姿态,我觉得他是长期在这儿垂钓的人,也愿意他是这样的一个人。

  以前,我见过很多的垂钓者,他们身边放着竹筐,脸上刻着岁月的皱纹。他们蹲在地上,或神情专注,一丝不苟;或闲散地抽支烟,守着钓鱼杆。他们多半是五十开外的人,面色和善,气质安闲。我看着他们的竹筐,就嗅到了酒的味道。就看见了他们回到家,把鱼拾掇了,坐在桌前,心满意足地喝上一口不贵的烧酒或者米酒,用筷子夹起一块鱼肉,咂咂在嘴里有滋有味地品尝的情态。

  可这个人,他的身边没有竹筐,只有他挺立的背影和他45度弧的优美钓鱼杆。我闻不到酒的气息,闻不到平淡生活的气息。只是一种空旷,一种空旷中的力度,伟岸的力度。那个独钓寒江雪的柳宗元,应该也没有这样的力度吧?柳宗元的独钓,心里不安宁,无论他怎样营造那傲岸的氛围,终非自然得来。他的独钓寒江雪,像是画给人们来看的,少了怡然自乐。不像这个人——我自顾自地在海滨,自顾自地在落日中,自顾自地钓我的鱼。看不看我,我不在意;看不看我,都随便你。这样的一种浸入,才更傲然吧!

  望着他,我好像忽然理解那个爱上一个人背影的女子了。

  一日,闲读张岱的《湖心亭看雪》,直切切地被那风雅吸引。我在文下补一小语: “愿:为你的僮仆,在你看雪的时候,静静地为你斟上一盏清茶,静静地陪在你的身边,也看雪。”对张岱的其它,我一无所知,也未想去知。我只想——在《湖心亭看雪》的意境中,沾染那意趣的一丝,一缕。做斟酒的僮仆,是最好的角色吧?我只平实地,也在湖心亭那里,用我朴素的眼,看一看那有些不同的雪。

分享: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5期  
更多关于“董灵超散文三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