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乔治·奥维尔与中国


□ 李 辉

  没有读他的《一九八四》和《动物庄园》之前,乔治·奥维尔(George Orwell)的名字对于我是淡漠的。当我有机会阅读到他的《一九八四》(中译本,花城出版社,一九八八年版)等作品时,顿时吃惊于他的浅易却又深刻的叙述方式、他的高度的概括力和历史震撼力。就在产生这种震憾的时候,两本关于奥维尔二次大战期间在BBC工作时的作品集,摆在了我的案头。一九八七年列入英国“企鹅丛书”的这两本书分别为《战时广播》(The War Broadcasts)和《战时评论》(TheWar Commentaries)。奥维尔从一九四一年八月到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在BBC印度组工作,由学者W.J.韦斯特搜集编选的这些作品,记录着奥维尔在那场世界大战中留下的声音,它们因文字而永不消失。
  《战时广播》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收录奥维尔在BBC期间所撰写和编播的广播谈话,第二部分,收录同一期间围绕这些广播,奥维尔与文化界有关人士的大量来往信件。奥维尔的这些广播谈话,大多与文学有关,分专题向东方听众介绍欧美文学。与他来往通信的则是同时代的英国著名作家,如福斯特、艾略特、威尔斯等。《战时评论》所收内容,全部是奥维尔从一九四一年底到一九四三年初撰写的“每周战事评述”。这些评述,大多数由他本人广播。这些战事的评述,给人们留下了极其珍贵的历史资料,也使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一个作家面临人类浩劫时的复杂心情。
  在翻阅这两本书时,我发现,中国——这个对于奥维尔遥远而陌生的国度,在他的心目中占据了一个重要的位置,而这一情感上的联系,因萧乾的关系而具体化。当年,经福斯特的推荐,一九四二年初,奥维尔邀请当时正在英国的萧乾在他所主持的印度组向东方做关于中国的系列广播。由于这一契机,从未到过中国的奥维尔,将他的真诚的情意,维系在中国人民的抗战斗争中,维系在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之中。从两本书中的来往信件和“每周战事评述”中,我们不仅可以了解到奥维尔同萧乾的友谊,更可以看到奥维尔对正在战争烽火中的中国的关切,以及他对战争前景的独到分析。
  二次大战时的世界与现在不同,远在东方的中国,对于英国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国家。大概由于英国同印度的关系,由于英国同香港的特殊关系,那里的知识分子似乎比其他欧洲人更向往于中国,更关切中国的历史和现状。而且无论历史发生什么样的变故,总是有一些正直、善良、热诚的英国知识分子,深深迷恋着中国的文化。E.M.福斯特到过印度,写下了他的代表作《印度之行》,他的其他许多文字也都流露出对东方文化的热爱。但是,他没有到过中国,一九四三年在给萧乾的信中,他为此而感到有点“悲哀”:“我太老了,不能去访问中国了。”他甚至说,同意大利、法国、印度相比,“中国会更令我喜爱”。他还说:“你尽可以想象我已经写出一本关于中国的长篇小说,而且是我们时代最伟大的作品。”英国当时的另一个著名知识分子,汉学家魏理,与福斯特有所不同,他翻译过大量的中国古典作品,但并不以未到过中国为遗憾,相反,他特意沉浸在古代作品中所描绘的中国。他曾这样说过:“我想在脑子里保留一个唐代中国的形象。”不管这些作家采取什么样的表达方式,热爱东方中国的那份情感,则是相似的。奥维尔便属于这样一类的英国作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