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骑摩托过来的羊


□ 何英

何英

一只白羊骑摩托过来。我揉揉眼睛,真的,一只雪白的羊骑着摩托,朝我们过来,羊毛一路飘飞,威风凛凛。

这是不是乡上找到的羊?钟哥有些兴奋,黑眼睛盯着那团白色发亮,我也很兴奋,第一次看到骑摩托的羊。看来我们的午饭有着落了。钟哥以一个老记者的身份,发出了满意的叹息。随着他的叹息声,骑摩托过来的羊,到了我们跟前,这只雪白的羊羔,和骑摩托的人腰绑着腰,那人双手把着车把,羊像孩子一样抱在胸前,羊就这样被运输过来,我还以为是羊在骑摩托,一直看到是羊在骑,回来很多天之后,想起那天的轮台老草湖乡,也还是一只白羊骑摩托过来。

羊软绵绵的,好像还朝我们看了一眼,就那么安静地坐在摩托上,也许它们经常坐摩托,也见过别的羊坐摩托,早就习惯了,不惊不叫,雪白的羊毛随风倒去,一眨眼一阵风从我们身边过去。

我们才吃了一些拌面,一人一小盘,还只有女的有,两个维吾尔老人,他们是我们采访的对象,也有其他的男士,包括钟哥、老赵、明哥,还有乡上的副书记都没吃呢。两个老人的吃相比我们好,不愧是阿克萨阿尔,就是白胡子老者,类似于我们民间故事里的智慧而望众的长老,凯赛尔老人的胡子全白了,有一柞长,表情保持着威严的合作,他吃完拌面,手很自然,也很优雅地抹了一下胡子,我眼疾手快地接过他递出的盘子,我是学维语的,懂得阿克萨阿尔的尊贵。副书记先是把我们领到凯赛尔老人家里,就在他家院子里,记者们给老人照相,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但凡新闻界拿着相机的,都知道维吾尔老人最上相,他们老了之后不像我们,脸被肉弄得变形、耷拉下来,要不就是肉乎乎皱纹丛生,要不就是干核桃,他们老了之后很有型、有线条那种。凯赛尔老人站在院子里的土屋前,一动不动,瘦削硬朗,脸是黑的,但轮廓很漂亮,也有皱纹,都是粗线条的,几乎算不得是皱纹,一把雪白的胡子,配着头上半旧黄渍的绣花帽子,是个典型的南疆维吾尔老人。我也忍不住按了几下快门,赵记者要他转过身去拍侧影,又要他转过来,怕逆光,老人的脸上没表情,眼望着天,转了几个身子,便再也不动了,怎么说也不动了,就那么站着,眼望着天,我倒觉着这个姿势很酷,哗哗哗地连拍几张。老人真的很上相,不用训练的影像模特。

玉素甫是花白胡子,67岁了,比凯赛尔老人小几岁,更健谈,最后采访成了他一个人讲,乡上来记者,都是他们俩来讲,也就是玉素甫来讲,他轻车熟路,不怯场,我们也不失时机地调换话题,启发他。翻译是乡上的一个维吾尔小伙,五官突出,眼睛很亮,弥补了他汉语不是那么精通的缺憾,他的笑容很可爱,据说他们生下来就练习笑,往嘴巴上抹蜜,我很想问问他是不是真的,他抹过没有,因为他很容易笑,笑起来很快乐。

一个丰满的女人拉面,醒好的面不多,她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好像吃白饭的是她。黑小的屋子里,她拥有一张小小的案子来拉面,另一张是炕,炕上坐着两位老人和两个记者,再就是一短溜桌案,可以放些碗盘之类。我无事可做,炕上也坐不下,就站着看她拉面,屋子小,我挨着她很近。她穿着红毛衣,底下一条黑毛裙子,头上扎着头巾,要不是个儿还算高,整个人都是圆的,胸很高,后面也突出来,腰很圆,但脸不难看,始终微笑着,可能是被我盯着的缘故,她拉面的动作有些不自然。翻译解释说,草湖里的人都搬走啦,都没人啦,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接到通知你们要来,我们才急忙过来……我随便嘟噜了一句,呀,赵老师他们还都没吃呢,翻译立刻绽开他快乐的笑容,找去了,找去了,乡上找羊去了。能找到吗,不是说都搬迁了吗?我随便问了一句。找到,找到。找去了,马上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