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家辉×梁文道:我的2010年


□ 骆莹莹

  2009年12月10日。
  12时30分。
  香港又一城意大利餐厅。
  《书香两岸》特别企划“马梁会”,邀请马家辉、梁文道对谈彼此的2010年规划以及在两岸出版的不同体验。本期特别奉上马梁会(上):我的2010年,更多精彩内容敬请期待下期。
  
  梁文道:可是勇气只是你为了要说出真相所必须有的一个品格,它并不是评论的目的,写评论的人不是为了勇气而勇气。有时候勇气或者气节会变成知识分子给自己的一种过度的身份承担,他会觉得我必需要表现得很有勇气才算是一个知识分子,才完成一个知识分子该完成的任务,结果反而忽略了评论的初衷是什么,他要怎么跟他的对象沟通,他怎么样去改变这个社会,这些东西有时候会被淹没,甚至被勇气的美德的过度夸耀所伤害。
  
  (马家辉简称“马”,梁文道简称“梁”)
  马:文道,我们知道2009年你在中国大陆出了很多书,做了很多的讲座、演讲,我们猜可能是因为2009年的中国大陆蛮重要的,有很多事情发生,所以你也特别的紧张,想透过你的演讲、文化活动去参与,把中国大陆往你觉得应该走的方向去推,所以比较忙比较累,到了2010年,你还会继续这样安排工作,还是会有一些调整?
  梁:我大致会有一些调整,不太可能再像2009年那样到处跑到处忙,做那么多事,我会减少一些在大陆的工作,不过我仍然会写评论,但是会集中在一些方向,有些题目我想系统一些去写,虽然都是时事评论每次谈不同的事,但是都会朝相同的方向。比如说,我觉得今天中国大陆的发展其实很危险,有很多危险的迹象。
  马:你说的是整个中国大陆,不只是出版界?
  梁:对,是整个中国大陆。虽然很多人觉得这是中国大陆的盛世,但是盛世更需要危言。我想写一些东西去谈中国大陆的昌盛背后掩盖的问题或者是这种昌盛可能导致的问题,还有一些是关于香港的。我以前写过一些关于香港的东西,我想把它们拿出来重新系统地整理一下,整理出一本讲香港的书,在香港出。因为有一些关于香港的看法我认为是还不太过时的东西,是可以拿出来讲的,当然也会新加一些东西。但是最主要最主要的是因为我整个下半年的精力会放在写一本书上,是一本谈书的书,不是书话集,这本书可能要写一两年时间。
  马:你说会减少大陆的一些演讲活动,包括减少出版活动吗?
  梁:是的。
  马:可是你推得了吗?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位很慈悲的人,特别是这两年,你在中国大陆的阅读界掀起了“梁文道旋风”,大家对你的要求只会越来越多,希望你开专栏的地方也会越来越多,你有信心、有把握可以推得掉吗?
  梁:我已经在推了,而且实际上我也推掉了很多,不然今年我会有更多的活动。我的能力是有限的,我做不了那么多的事。我想要推是推得掉的,而且我的理由很充分,因为要写书嘛,通常写书会是一个非常正当且充分的理由。书明年当然还是会出,但是只会出一本,应该是在年底,也是平常写的一些东西的结集。
  
  修行会让人变得专注和不那么愤怒
  马:除了写作,学佛那方面呢?你在过去一两年花了很多时间在这方面,甚至在文章里对于佛教精神也是相当关注,而且你也去实践。我们来谈谈修行如何影响你的写作的吧,因为我们香港的朋友,像廖伟棠经常说,梁文道的文章里很有佛家的禅意,这篇文章的这句话很有慈悲的意思,就猜想跟你学佛的经验有直接的关系。你觉得呢?
  梁:我想学佛的修行最重要的是让一个人可以变得比较专注。我工作的时候是非常专注的,你越是禅修就会越专注。但是说到修行对人最大影响还是在心态和看待事情的方法上。我不敢说会不会像廖伟棠讲的那么严重,有禅意,但是我觉得自己现在比以前客气很多,不太喜欢很尖刻地批评人,而是比较想多点了解,我觉得整个态度会有变化。本来大家会期待一个评论人犀利一点,大胆一点,但是我越来越觉得一个评论人是需要自制的。“节制是一个评论人的美德”,什么意思呢?分几个层面讲,今天的中国大陆不乏尖锐的评论,先不管这些评论出不出得了,还是在网上流传,我觉得我们过去过度高估了勇气的价值。勇气是很重要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