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巴根那


□ 海勒根那(蒙古族)

◎ 海勒根那(蒙古族)

巴根那和我家羊群失踪的那几天,正赶上我父亲的哮喘病犯了。春天干冷的大风裹挟着铺天盖地的沙尘差点要了父亲的命。母亲瞒过父亲,求乡人到四野和邻村各处去找,都没有哥哥的一点消息。因为昏天黑地的沙尘暴,人们很少出屋,都躲在各自的家里睡觉,或者三五一群喝酒、赌牌,看黑白电视(那几天正上演《西游记》)。唯有查干村的那顺老头提供了一点线索,那天他邻村的亲家杀猪请吃,他喝得醉意醺醺,趴在驴车上,冒着五米之外不见人影的沙尘暴回走,冷不丁听见有羊群咩咩的大呼小叫,趔趔趄趄地相拥前行,却没见人驱赶。那顺奇怪,以为是被大风刮失的,正欢喜捡了这大堆外财,后来一琢磨不对,若是被风刮走的羊应该顺风走,而这群羊分明是顶着大风拼命北移,没有牧羊人是不可能成行的。那顺没敢轻举妄动,满心狐疑眼见着这群羊与自己失之交臂了,愣是没看见牧羊人的踪影。当寻找哥哥的乡人不胜其烦地打断老头的喋喋不休,直截了当地问他那群羊是不是十一只时,老头糊涂了,说当时风太大,他看得不是很真切,也许比十一只要多得多。

那年苦春头上,我家真是祸不单行。由于头年的干旱歉收,加上勒肚子还父亲治病欠下的外债,我家过了正月就缺了吃食,更甭说牲畜。母亲养的一口老母猪正巧下崽,没有正经的饲料可喂,母猪一天到晚只能喝一些米汤和清水糠食,这根本无法抵挡九只猪崽的吃奶所需。骨瘦如柴的母猪甚至走路都打晃,整天因饥饿而满院子嚎叫。而我家唯一一头乳牛和那几只羊的情形与母猪相差无几,每天傍晚由哥哥从野外赶回来都东倒西歪,几至被风吹倒。我们家乡属于科尔沁沙地,野外除了遍地白沙就是割过秸秆的庄稼地,牛羊根本无草可食。可我贫寒的家境又哪来的饲料可喂它们呢?

苦盼着的青草仍未发芽……终有一天夜里,我家牛圈里发生了惨剧:饿疯眼了的母猪竟然向卧在牛圈里的那头乳牛发起了进攻,瘦骨嶙峋的乳牛连站立起来的力量都没有,被母猪掏开肚子,活活吃掉了一条后腿。等我父亲发现已是第二天清晨,倒在血泊中的牛还眨动着眼睛……

乳牛死去的一个星期后,我家的三只小羊也相继死去,一只饿死,另外两只因为在村边的垃圾场误食了大量废弃塑料,肠梗阻而死。父亲在剥开它们的肚皮时拽出了至少十几斤各式塑料袋。

更为蹊跷的是,我家那两只已长到半大的家鹅,一天傍晚在我哥哥风风火火的驱赶下,跑着跑着竟然扑棱棱地腾空而起,一直越过邻居的房顶和院落里高大的柳树,飞到晚霞红艳的天边去了……

家鹅飞走在我们的民俗里意味着不祥:谁家的鹅飞走谁家就有大的祸端。被疾病和贫困闹得脾气暴躁的父亲把这一切都归罪于哥哥,那天傍晚,父亲向垂头丧气的巴根那大发雷霆,骂他是个不中用的东西,连几只鹅都看不好。父亲的乱发脾气只能伤害哥哥,要知道,巴根那有多么要强,而他的倔强也是村里有名的,谁若是招惹了他,他会一条道跑到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