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阿加里


□ 王宝国

  阿加里不见了,小省先是着急,接着就想起了自己的男人。她慌慌张张地给崔九打电话,一连打了几遍,那边才不耐烦地说:你先找一找,我这正忙呢。小省听了很不高兴,她自然知道他正忙,她也想象得出他现在正坐在主席台上,和县长乡长坐在一起。瞧他那个德性,阿加里丢了一点也不着急,要是说崔小学也丢了,看他还能坐得住?
  小省是个外省女人,是崔九把她从山沟沟里带回来的。崔九不是小省心目中的男人。但是,她那里是山区,穷得厉害。当崔九拿出五万块钱的彩礼时,爹娘便喜不自禁地同意了。她还有什么好说的:这笔钱可以让两个弟弟都娶上媳妇。于是,她就跟崔九来到了这里。
  这里与她生活的山区有着很大的差异。男人们都以宰杀活物为营生,说话爱带粗口。她是个外省女人,一些男人以为她听不懂,就故意用当地的方言在她面前讲粗口,而实际上她一下子便听懂了,未等听完脸已经腾地红了,像抹了浓浓的胭脂再也洗不净褪不掉。看她这样羞涩,连讲粗口的男人都不好意思再讲下去了。她很少自己单独出门,即使出门也是很快就急急逃回了院子,再把院门一下子反插了,心头仍忍不住突突地跳。
  现在要她自己去找阿加里,她有一些犹豫。不过,她还是拾掇了一下准备出门。她把自己的头发仔细梳理了一遍,又把衣服的皱折抻平,生怕有什么让那些男人打趣的由头。她在镜子里照了照,觉得已经无可挑剔了,这才走出来。来到院子里,见到正在吃草的波帝,小省想了想就打开了栅栏的门,波帝很高兴地走出来,搡了搡她的衣服。有了波帝,小省心里一下子踏实了许多,就像走夜路的人手里多了一只壮胆的手电筒。
  一个女人和一只羊并排走在街上,很有些扎眼。毕竟那是一只羊,不是人。路上,男人们见了小省本想耍笑两句,见小省身后跟了一只羊就改换了口气问:这是去放羊啊?小省羞答答地说是。问的人“唔”了一声脚步并没有停,只是满腹狐疑地在波帝身上瞧了又瞧。人家走后,小省也觉得自己不像个放羊的样子,她就弯腰捡起了拴着波帝的绳子,再把绳子牵在自己手上,这里的人就是这么放羊的。她不想让人觉得她对一只羊有多么好,这里不是她的老家。在她老家的山上到处是好看的花好看的鸟,也没有人去采去捕猎,羊就放养在山上,也不用绳去拴,只要喊几声,羊就自己回家了。这里不行,这里的牛羊都是论斤卖钱的,连自家养的狗也会送到乡里的屠宰大市场去卖。卖的时候,还是主人把狗吆喝了去。狗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到被缚了腿足,才知道要被卖了。狗在地上哀鸣,主人一点也不在乎,只管数着钞票回家去。自从嫁给崔九,小省就暗暗地模仿这里人的作派行事,比如对那些生灵表现得凶一些,但她总是做不出来。特别是波帝,崔小学还吃过它的奶呢。崔小学刚出生时,小省一点奶水也没有,崔九买了各式各样的奶粉,崔小学一滴不沾。那时,波帝刚刚生了阿加里,情急之下,崔九接了一碗羊奶,崔小学立时咕咚咕咚很欢势地喝起来。崔九高兴地说,小狗日的,愿意喝你羊妈的奶。崔九抱住小省亲了一阵子说,亏得是没有送进育肥园里喂酒糟。崔九很佩服小省的先见之明,说在青山绿水间长大的见识就是跟这里的土老娘们不一样。在男人的讨好中,小省却产生了深深的忧虑:崔小学自小便和阿加里混在一起,一个半大孩子和一只羊到处疯跑,指不定会出啥事。每一次崔小学和阿加里跑出去,她的心都会揪一下,不过,很快就听到了崔小学咯咯的笑声。而这一次,他们已经离开院子小半天了。今天还是乡里的肉羊育肥节,街上乱得很。想到这里,她的心揪得紧紧的再也放不下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