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剑指人生,反抗黑暗


□ 张艳梅

  写作,对于一个人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打碎还是重建,寻找还是回归?是反抗黑暗与绝望,抑或沿着光与希望一路向前?文学与生活,无外乎归纳、演绎、创造三种状态,归纳生活的写作者站在生活之中,冷静审视,试图揭示本质;演绎生活的写作者站在生活之外,想象虚构,试图重建本质;创造生活的写作者,思行并重,目标在于超越本质。创造力本身就是历史进步的正向力量,于写作而言,既包括谦逊地回到生命的自然与饱满,当然也包括毫不妥协地对生活破门而入。

  孙频,手指,闫文盛,这三位年轻作家的文字,近年来读过不少,不过并不知道他们原来有“三剑客”的美誉。大约是中学时代武侠小说读得太多,至今都对剑客怀有莫名的好感。仗剑天涯,倚天屠龙,是不是文学给了他们更多的自由和梦想?从他们的作品中,我们看得到致密的现实关怀,沉郁的生命忧思,也看得到灵光一闪的狡黠,和挥洒自如的浪漫,行走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现实与梦想之间,精神流浪呈现出不同的方向,却有着相似的穿透力。渺小的生存与广阔的世界,本来就没有斩钉截铁的分别,浮生若此,文字有声,倒是让我们看出了他们各自性情的执拗与畅达。

  三篇作品给我留下色调各异的印象。两篇小说着力点都在个人与世界的裂痕。没有繁复的因果,那些曲折的人生轨迹最终印证着反抗的无意义,逃离意味着寻找,走上与所渴望的尊严愈去愈远的路途,反证出自我和世界的双重毁坏,作品暗暗的有一种悲悼的情绪在里面。《九渡》浮动着阴郁的味道,《小县城》藏匿着暴力的触角,孤绝的个人,游荡在乡村,小县城,监狱,游荡在童年,少年,和人生末路,小说因此呈现出叠加的空间意识和错位的时间感,八年,二十一年,时光被压缩成内在的空间感,自我迷失在人生的万镜之官,一切都是破碎的。《烟火之城》也是写城,灵魂在远方,充满烟火气息的喧嚣与浮躁之城,不过是生存的临时站台,是缺少灵魂参与的生活片段,每当记忆重现,往往放映的是剪辑错了的故事。

  1

  孙频小说近年来频现各大期刊,其文字以细腻见长,情怀幽婉,悲凉中深藏温暖,生死间颇见性情。写女性,尤其是剩女的困境,于无声处听惊雷,生活那么细碎庸常,她竟然写出了步步惊心。那种内在世界的遭遇和折磨,那些看不见的复杂幽暗心理,都在她气韵独具的文字里,一一呈现。《九渡》比起近期的《醉长安》、《隐形的女人》等文要来得复杂,时间的焦虑不仅体现在一个大龄无爱的女性身上,还体现在一个孤独无凭的少年心里。小说写出了存在的多重困境,主人公在命运边缘戴着镣铐舞蹈,作者对于人性,有华丽的遐想,也有不为人知的冒险。现实与想象中纷纷破碎的生活,本来有着完整的原貌。王泽强和刘晋芳,因为爱,而自毁,而与人世隔绝,读来不禁伤感。时间的漫游,貌似闲庭信步,其实内里无比忧伤。蒋韵曾经评价:“我看到了孙频的悲悯,尽管生活满目疮痍,可她对这个世界,仍然抱着无尽的、赤诚相见的勇气和善意。”孙频自己说:“我喜欢人与人之间那点最微妙最真实的关系,对手的、知己的、情人的,我残酷地、温情地,有时候流着泪写他们,写他们内心里最苍凉、最温暖、最卑微、最执著的东西。我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无论写得多么冷,我内心一直想表达的却是,哪怕一点温情,一点懂得。”

  渡,在佛家典籍里,是度化之意,即从此岸世界到彼岸世界。人生是一场劫,渡是过程,也是超越。

  王泽强是私生子,是监狱里的犯人,是暴烈凶狠的亡命徒。从小被父母放弃;然后曾祖母和刘晋芳,先后以死亡的方式遗弃他;曾小丽抛下他,嫁给当年毁了他的王兵,他一路走,一路被生活反复抛弃。当他挥起手中的菜刀,扬起手中的皮带的时候,其实是为了自己能保住最后的一点东西,以便活下去。那一个又一个血腥的瞬间,他抓在手里的是对冷漠尘世的报复,是把整个世界累积在他心底和生命里的冷漠,一并还给了世界。从一个懦弱的被抛弃者到绝望的亡命徒,他只是时光荒野中的流浪者,只是为了拉住自己不被黑暗的世界完全吞噬而已。如果不反抗,那么等待他的永远都是黑暗;反抗了,属于他的还是走不出去的黑暗。他打捞生命深处的黑暗,与身外的黑暗对抗,在生命的湖面如履薄冰,世界时刻都会坍塌破碎,万劫不复,他最终选择与充满邪恶与悲剧的世界玉石俱焚。

  刘晋芳曾是个才华横溢的文学女青年,是个为爱不择手段的偏执狂,是个在黑暗与孤独中清醒的自闭者,是王泽强的生命信念和精神导师。她什么都没有,名声,前途,家庭,爱情,什么都没有。这个人一生都在与绝望感抗争,虚幻的诗意,漂泊的爱情,分裂的精神世界。自杀是一种病态,也是一种反抗,她吃药,投湖,反复尝试和世界永别,当然最后她成功了。作者为刘晋芳安排了一个替身,作为王泽强活下去的支撑。纵然真的隔着万水千山,隔着一片汪洋,人生也不会全部都是空的,暗的,总还是有一点光。这篇小说因此具备了超越性。那么悲剧的两个人,甚至颓废,但是在生的挣扎里,慢慢过滤出一种超越性的透彻和澄明。她对王泽强有过一段生死启蒙:“活到什么时候其实都只有你一个人。你只能一个人往下活,谁都救不了你,因为根本上谁都救不了谁。”这是作者对于存在的理解和态度。依靠外在救赎是虚幻的,只有自我救赎才可能超越心灵禁闭和生死局限。

分享:
 
更多关于“剑指人生,反抗黑暗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