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喜马拉雅的时光


□ 凌仕江

  给我一枪
  
  我说过,我们喜马拉雅的哨兵都是小王子,包括那些被深雪覆盖的哨兵。
  直到现在,每当面对那些因受挫折而像得了失语症的战士,我还能想起他的样子——他曾经在喜马拉雅丢失一支枪,引起一支部队剧烈地震。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首先是一个人找呀找,几乎找遍了他白天黑夜所到过的世界,后来,一个连队的人都跟着他找呀找,他们犹如星星点灯,找遍了喜马拉雅——
  他们在废旧的仓库里发现了一枚断路的手榴弹。
  他们在界碑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女人的一根头发。
  他们在连长的抽屉里发现了几个能吹气球的套。
  他们在指导员的床头柜里发现了他女儿的病危书。
  他们大范围的搜索把喜马拉雅吵得狂风大作,雪花飘飘,但就是没有那支枪的下落。从此,他被孤立了。等待他的是禁闭。然后,处分,回家……
  所幸那个冬天,我看到了那支枪。
  它被插在喜马拉雅高高耸起的雪堆上,闪闪发光。不过,此时,他正在被遣送回乡的路上,因为一支被他丢失的枪,从此他要像一颗被击发出去的子弹,没有星光的路上,他又能找到怎样的目标?何处才是他的目标?我不知道,我该如何来叙述这支枪背后的故事。其实,这根本不算“故事”,在我看来,他算一个无心的大善者。喜马拉雅的哨兵都是大善者,大善者从不会与人斤斤计较,所以我写他的事情,也没考虑要经过他的允许。但枪是从他手上丢失的,他一定知道枪的下落,可他宁愿为另一个人背黑锅,哪怕牺牲掉自己的前程。
  那个人是他的什么人?他用得着为他如此卖命吗?说来,他也不是黑帮派的老大,也不是走私枪支弹药的通缉犯,更不是人们想象的那种多么传奇的厉害人物——他是喜马拉雅的小王子,他比他更热爱枪。
  “哇,你的枪真漂亮,能让我亲手摸一摸吗?”起初,他和小王子并不认识。每次都是他站岗的时候,小王子从雪地里跑出来和他说话。他不理小王子,不理就是拒绝小王子,理由很简单:枪不离手,有命在手。这是每个哨兵都知道的岗哨规则。小王子只好失望地离去,同时对他也产生了很大的成见。一次又一次。小王子太不甘心了,因为小王子从没遇到过对自己那么无礼的哨兵。
  于是,小王子想方设法拿玩具跟他交换枪,但他依然拒绝。
  最后的最后,小王子只得使出杀手锏,把所有自己知道的喜马拉雅精彩的故事都讲给他听,讲着,听着,他就跟着小王子去了。他们在一起喝酒,在一起擦拭枪支,在一起卧姿装子弹,在一起瞄准目标击发,在一起星月相伴,嬉笑打闹,同床共枕。可是当雪风吹过,他一眨眼,小王子就不见了……后来,他又开始了走,狂风卷起他绿色的军衣,他的枪很冷,眼神也很冷,不知走了多远,他听见雪地里传出一个更冷的声音,他俨然觉得这是自己心底里曾经对人祈求过的声音,“给我一枪,求求你,给我一枪,我从没摸过枪。”于是,他看都没看那个声音一眼,就把枪像丢一支烟那样甩给了那个声音,那动作比一位临风而立的剑客还要洒脱。他走在旷野,感觉心也很冷,走着,走着,他发现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在走,他忽然停了下来。还是同一个声音:“我的枪,我的枪,这本身就是我的枪呀!”他没敢回头,然后,一声叹息,继续走,走着,走着,天就亮了,他发现枪没有了。脑海里依稀只留下了一句,“给我一枪。”可这一切,当部队相关人员对他审来察去的时候,他都一言不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