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第五代的黄土情


□ 罗艺军


《黄土地》的意象造型,已是一种深思熟虑的美学追求。

20世纪80年代中期,电影舆论界流行将中国电影史上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导演划分为“代”,这种分代现象在很大程度上基于第五代的不期而至,因为第五代最具鲜明的“代”的特征。
第五代导演们多数在“文革”前还是初中学生或小学生,长在红旗下,接受非常正统的社会主义教育。当文化大革命狂飙席卷中国大陆之际,他们也曾作为红卫兵以宗教徒式的虔诚投身造神运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甚至批斗自己的父母,要与传统进行彻底决裂。有些人由于出身不好,过早地尝试了“阶级斗争为纲”的苦果。其后他们上山下乡或进工厂、部队,与工农兵结合,经历过极度物质贫困和精神贫困的煎熬,并真切地体验到中国社会底层的真实情景。文化大革命的终结,意味着一个反历史潮流乌托邦式理想的幻灭。他们在大学恢复考试第一年进入高等学府,多数进入北京电影学院。思想解放运动和改革开放政策,创造了较好的学习环境,有机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西方思想和西方电影。命运的跌宕起伏促使他们对中国历史和中国现实、中国文化和中国电影的反思,也包括对自身的反思。
自1898年中国建立新式大学以来的百年中,大概找不出一届大学生集体,有过这样共同的曲折坎坷的人生经历,有过这样共同的精神上崎岖的历程。这一代人独特的经历,对艺术家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并导致他们的历史观和艺术观富于极端的反叛性。虽然第五代既不是一个艺术流派,也不是一个学派,其代表人物却具有共同特色,在艺术上有一股惊世骇俗的创新精神。这种大胆地突破种种思想、艺术戒律的创新精神,恰恰是中国文化传统和新中国电影传统所欠缺的。其中,电影意象造型正是他们显著的贡献之一。
意象造型始见于第五代的首创之作《一个和八个》对于“画外空间”的尝试,带有较大的偶然性和非自觉性,到了拍摄第二部《黄土地》时,就已进入自觉状态了。影片中展示的黄土地,往往占据银幕画框四分之三的空间,只有画框上部留下一条狭窄的蓝天,给人以堵塞感和挤压感。黄土地空旷裸露,沟壑纵横,是岁月留在大地上的年轮。黄土地干旱贫瘠,那是被人过度索取的印记。只有零星的象征着青春和生命的绿色点缀其间,如汪洋大海中的孤舟。在静止的长镜头中,舒缓的节奏赋予一种历史的凝滞感。黄土地是在晨曦或黄昏光线较柔和时拍摄的,因而比自然形态的色彩凝重,呈现为暖色。这种造型渗透这样的主观意绪,黄土地荒凉却雄浑、贫瘠而显温馨。大地母亲哺育了一代又一代儿女,而今精力衰竭,乳房干瘪,却仍然慈祥而勤劳。那飘荡在黄土地上古老悲凉的“酸曲子”,倾吐着她历尽沧桑的心声。这是一块人化的黄土地,凝聚着对民族生生不息连绵遥远的诉说、对历史进程停滞的叹息、对生存艰辛的呻吟。它直观地以造型语言吐露导演陈凯歌的思绪:“一种思前想后的产生的又悲又喜的情绪,一种纵横古今的历史感和责任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