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人造美女的话题


□ 王本道

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曾就“人造美女是否有资格参与选美”进行过一番唇枪舌箭的议论,是耶、非耶至今未作了断。
其实,美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天生丽质是美,经过人工雕琢之后的美,也是美。谁能说只有荒野之中的花是美的,而培育在庭院花盆里的花就不美呢?而且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一些人由于资源等诸多方面的原因,开始长得不怎么美,后来经过投资、整容、整形后变得美了,这也是件好事。一方面增强了自己的自信心,满足了生理与心理上的需求,另外对于不相关的路人来说,也不失为是件公益事业——谁不希望路边多朵花养眼呢!
因此,不论是与生俱来的美也好,人工雕琢的美也好,人对于美的追求是无可厚非的。问题的关键在于经过“人造”美起来的人如何正确对待自己的美。如果“人造”之后,能以平和的心态,不断完善、养护自己的美,并努力去完成社会交给自己的一份职责,旁人也就会逐渐淡忘了她那不美的“旧社会”,而认可了她现实的美。假使“人造”之后,又萌生非份之想,硬要去与“原味”的美去竞争含金量,那就似乎有悖于常理了。据我的理解,无论哪个范围、哪个层面上的选美都是弘扬文明的一种形式,而文明是需要传承的。由于遗传科学的局限,目前的“人造美女”还只能美在表面,美在当代,而不能荫及子孙。万一某个选美大赛的评委会推选出来的“皇后”若干年后生下个“丑八怪”孩子来,那对选美大赛不啻是一个绝妙的讽刺。或许是考虑到美的延续和文明的传承,因此,国际惯例的选美是不允许“人造美女”参与的。正由于这样,尽管世界上的委内瑞拉、巴西、韩国等国的整容技术十分高超,人造美女也层出不穷,但是在国际选美大赛中,夺魁者却是凤毛麟角。
由“人造美女是否有资格参与选美”这一话题,使我想到现今社会经过“人造”的何止是美女,某些官员,其“人造”成分也是尽有尽多的。众所周知,一个人的成长进步,要受到社会诸多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其中有来自家庭因袭相承的熏陶,亲友、师长的谆谆教诲,特别是党和人民在一个人成长的逐个阶段注入的精神乳汁,往往是促成一个人自身素质和品格形成的重要因素。这样,就使得社会上的人尽管有着大体相同的生理结构,但却有着不同的存在价值。有的人成了专家、学者,有的成了相当一级的官员,更多的人则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地工作、劳动、创造着。“天生我才必有用”,只要能够理智地去选择自己对社会“有用”的场所,生命就是完美的,有意义的。
然而在我们这样一个“官本位”思想统治了几千年的泱泱大国,在传统的价值观被商品经济大潮冲击得出现动摇的时代,一些人选择自己对社会“有用”的位置时,往往不是理智的。他们脱离自己的本色,刻意去仰慕、崇拜高官厚禄,执着地为自己设计并孜孜以求那些掌管权力、财富、占有主流社会资源的岗位。在自己的能力不能从心时,便采取钻营、拍马、腐败等办法,寻找靠山,托人说情,去增加“人造”的附加值,这样就使得一些德才平庸而弄权有术的人得呈于一时。也有人“一登龙门,身价十倍”之后,由于缺乏在权力和金钱面前的意志力和耐蚀度,“反误了卿卿性命”。有一件事情是最能说明个中真谛的。张鸣歧与马向东是人们熟知的两个名字,但是鲜为人知的是,十几年前,在沈阳市的一次换届选举中,他们二人同是副市长的候选人,选举过程中,由于诸多方面的原因,两个人得了相等的票数。这样,大会主席团决定,再进行第二轮选举,在两个人中选出一个副市长。当时,张鸣歧担任省政府副秘书长,马向东担任沈阳市商业局局长。心地狡黠的马向东早在会前就已经做了许多疏通工作,并得到了相当一些人的“理解”,“人造”的附加值自然是很高的。而忠厚正派的张鸣歧却“保持常态、顺其自然”, 这样,在第二轮选举过程中,他无疑只能是个“灯泡”的作用了。对此,张鸣歧也早已看在眼里,加上平时对马向东为人、为官的种种劣迹也早有耳闻,于是在第二轮选举之前,张鸣歧愤而提出:“弃权,不再参加选举”。并说,“与马向东竞选,我感到耻辱”。就这样,马向东稳操胜券地当上了沈阳市副市长,而张鸣歧事后几经辗转,被组织派往锦州任市委书记,在一九九四年夏季的抗洪抢险中,英勇牺牲。而马向东后来在常务副市长的岗位上混迹多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被党和人民处以极刑,命归黄泉。
马向东的悲剧首先在于他不能正确对待自己,不能正确把握手中的权力。其实他本人对自己在权力、金钱面前的意志力和耐蚀度应该是最了解的。如果他能够正确对待自己,见好就收,不再靠“人造”的力量去竞争那个自己本来不称职的副市长,在商业局长的岗位上老老实实地干,也不致于使欲望膨胀到十七次飞到澳门豪赌,几十万几十万地输钱,当然也就不致东窗事发,被处以极刑了。
本人平生与马向东无缘相见,但与张鸣歧曾一度过从甚密。我们是哈尔滨老乡,又较长时间同在政府办公系统工作。1987年,我与鸣歧有幸受省政府委托,共同送白立忱同志去宁夏任职。凭着我对鸣歧官品、人品、能力、水平的了解,我敢说假使鸣歧当年做了沈阳市的副市长或者担任再高一些的领导职务,一定会为党和人民作更多的工作的。只可惜皇天不佑英年,做为鸣岐的朋友,我也只能“感极而悲者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