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种族到文化


□ 陈燕谷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三日,法国《世界报》刊登了一份有五十位著名知识分子签名的呼吁书。签名者当中,我多少有点了解的,有布迪厄、德里达和埃科。呼吁书的大意,是告诫人们对不断变换手法的新法西斯/种族主义保持警惕,并且声明拒绝与发表极右翼言论的出版社、电台及电视台进行合作。
  左派和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反法西斯主义是其一贯的立场。这件事多少有些奇怪的地方,倒是自称“新右派”的那些人的反应:他们非但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藏头缩脑,反而明火执仗公然叫阵。这一点,从下列文章的标题即可窥见一斑:《讨论还是审讯?》、《左翼卫道士》、《法国新右派:旧偏见还是新范式?》。这些文章声称,把新右派当作新法西斯,如果不是诬陷,至少也是严重误解。“左翼卫道士”未经而且不敢公开讨论,就把新右派理论斥为“危险的”思想,是一种既粗暴又怯懦的左翼麦卡锡主义,这种垄断公共领域的企图宣告了他们在思想上和道义上的破产。促使我认真了解一点新右派理论的动因,最初就是他们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势。
  所谓新右派,即呼吁书里所说的新法西斯主义,主要不是指我们有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大打出手的“光头党”,而是指这些“勇敢分子”的精神领袖,如新右派的首席理论家博努瓦(AlaindeBenoist),还有他们的思想库,如欧洲文明研究会。这个成立于一九六八年的右翼学术政治团体(以下简称研究会),最初确曾拾起老牌法西斯主义的衣钵,鼓吹所谓“科学的种族主义”,但很快就从生物决定论转向文化决定论,并以此为契机宣告与法西斯/种族主义彻底决裂;另一方面它又大量吸收当代左派文化理论,拼凑出一套颇能蛊惑人心的文化种族主义学说。从七十年代初,这股起源于法国的新思潮迅速蔓延开来,形成具有一定规模的欧洲新右派。
  研究会的一个负责人提请人们注意,理解新右派,侧重点不在其“右”,而在其“新”。研究会的机关刊物《要素》于一九八O年推出两个新口号:差异的权利(righttodifference)和反对一切极权主义,集中体现了新右派所谓的“新”。世界各地的民主派不都在反对极权主义吗?文化左派们不都在大讲差异政治和文化多元主义吗?新右派说,我们也是。博努瓦告诉我们,“我把右派定义为一种要求考虑到世界的多样性的态度。”多样性而不是清一色,这不是很好吗?单从口号来看,的确是可以乱真的,但接下来的论证又不免使人糊涂。例如,新右派认为,一切极权主义的总根源据说是一神教。
  曾任研究会秘书长的维亚尔(PierreVial)说过,极权主义诞生于四千年前美索不达米亚和约旦河谷之间的某个地方。这一望而知是指犹太教了。新右派和纳粹不同,它不会说犹太人因为是犹太人所以该死。博努瓦甚至曾经表彰居住在欧美各国的犹太人群体,是他理想中的有机共同体(organiccommunity)的典范。在一定意义上,就连犹太教也不能说是犹太人的罪过,因为它毕竟是犹太人赖以同其他民族相区别的差异性。但是按照新右派的文化主义历史观,犹太教必须为所有极权主义承担责任,因为它是古代世界最早的一神教,它在转化为基督教的过程中把一神教观念扩张到整个欧洲,最后又以各种宗教的和世俗的形式扩张到全世界。
  一神教和极权主义之间的联系是怎么建立起来的?至少对中国人来说,这一点恐怕不是不证自明的。然而,细绎新右派的论证,可以发现问题并不在于神的多少,而在于犹太—基督教的平等观念。这种平等主义、博努瓦称之为“古代的布尔什维主义”,才是新右派真正的死敌。在此基础上,新右派建构了一个奇特而又阴暗的历史叙事:从基督教时代起,欧洲的历史就是平等主义意识形态殖民化的历史。首先是漫长的神话阶段(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启蒙主义之后进入世俗化阶段(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据认为,平等主义是现代世界各种互相冲突的意识形态——自由主义、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的共同根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6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