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静物与色彩


□ 高亚鸣
静物与色彩
高亚鸣


  高亚鸣 生于一九六八年十月,浙江杭州人。早年写诗,梦想远走高飞。而今简单生活,用散文抒情。作品散见全国各大报刊。曾在台湾出版教育散文集《培养孩子的独立性格》。现在《江南》杂志社工作。
  
  静物
  
  一向以为,做一名静物画画家是有福的,蔬果、花束、石膏像等等静物题材俯首可拾。凭借可触摸的实体,即便是初学者也可以临摹出些许韵味来。对于静物素材的偏爱,可以说是能够更好地理解周边熟视的事物,尤其是在这样嘈杂、纷乱的时空里。
  就像在这个季节,一只越过艳阳的石榴置于桌上,被来自窗台上方的光线临照,原本饱满、釉质的表皮日渐有了棱角,却有胭脂红的光晕爬满半边,握在手中,有一种新鲜果实所缺乏的坚实的炽热感。风干的石榴似乎一直沉静着自已火热的内心,屏息间,能隐隐感知生命内在的困惑与执著,染有了秋天清朗气味的石榴已被体悟成了一幅主题静物。
  而在秋意浓浓的早晨,我每天都会看到一座倚靠在街角的轮椅,它安详地敞着棕色的皮质坐怀,车水马龙的街路退作了它的背景。就在那间临街的办公室里,有我熟识的女友,斜靠在她桌边的那副拐杖已被砥磨得很乌滑了。每次经过,都会习惯性地偏过头去,这幅街角的静物,它跳动着女友爽朗的笑语声,她漂亮的前额和一颗风干石榴的心。
  
  胭脂
  
  女孩子在还没有拥有一只独立、雅致的化妆包之前,最初着手的化妆品肯定是姐姐们的胭脂了。胭脂盒扁扁、香香地摆放在老式梳妆台上,脂粉珠丽的香泽让人不由端坐凝望。在周遭晕染花斑的镜面里,甚至可以窥幻出老祖母年轻时代的风流韵致。这种时候,胭脂是最适合于细细地调匀在手掌心里,没有谁会拒绝美丽的诱惑。就这样把脸部的轮廓打理清晰,把胭脂点染在唇上、颊面,香艳艳地消磨上一个时辰。胭脂的活气、鲜润使女孩子怀揣未来人生的美好憧憬,也使成熟女子暂时忘却日常生活的种种琐碎,获得一种自我陶醉的良好心境。
  胭脂有时会给人一种世态炎凉的错觉,年轻女子持胭脂,则越加娇媚、可人,上点年岁的难免衬着人老珠黄。其实,胭脂的气脉终是与女人相辅相成的。有部陈旧的老片,说的是一生为复仇的古堡女王最终爱上了自已的仇人。片末却有一个让人心痛、心软的镜头:女王无措地在镜前调弄胭脂,胭脂沁人的色泽温柔如水,洗染、抚慰着女王冰冷皱褶的两颊……最终击碎了仇恨的盔甲。
  应该说,胭脂使女人回归女儿真态。与胭脂相关的两个字是:爱与真。
  
  黑色
  
  带紫色晕环的向日葵突出在一片淡柠檬黄的背景之前,花梗浸在一只粗质的土黄色壶中,壶摆在一张藤黄的桌上。乍看起来,葵花没有一点花的娇嫩模样,古怪、突兀得很,作画的人也似乎并未仔细研究过它。进一步地观察,发现条条花瓣厚实地熠熠闪光,不可思议地像一块块金子般地坚实而宝贵,并直逼人心。想来,一个内心软弱、缺乏生活炽爱的人是没有能力画出来的。
  如果说色彩中也有权威的话,那么,我以为黄颜色至高无上。伟大而狐独的灵魂尤其钟情黄色,就像阿尔的阳光使梵·高的灵魂一次次振作起来。对植物生命的特殊热爱使得梵·高一再描绘花卉,温暖、深邃、惊心动魄、饱含人性的黄闪烁在图画中:光辉的贝母花,如火般的深色鸢尾,金黄色的毛茛和向日葵……它们质朴而美丽,泼洒洒地吹彻生命本真的号角。
  总觉得,梵·高是把黄颜色直接从颜料管中挤出来,涂抹到画布上的,这是一种能够驱散人间迷雾和忧伤的颜色。正像很久以前,有人这样唱道:当爱的光芒/照耀所有地方/这世界将充满力量……
  
  黄色
  
  没有谁面对婴孩的眼睛不会心软如水,它是世界上两汪最圣洁无暇的蓝色湖泊,任何人都会驻足凝神,恍若照见幼龄的自已。那种蓝,只有天空才有,明亮、纯净而又密实,跋山涉水的成年人瞬息间跌入久远的梦乡。
  天蓝饱含着回忆的意绪,它原本搁浅在我们的记忆里,一任田园的芳香迷离流淌。高远的蓝天像一只巨大的倒扣着的玻璃罩子,神圣无染。如此拨动心弦的景致,最吸引采风的画家。画家用最适宜表现大气色调的天蓝,一笔、一笔地抹上画布。以后,我们在忙碌的生活间隙,在美术馆,画册里,与一幅幅蕴含蓝天出尘心绪的风景画相遇。毫无疑问,我们都从天蓝这一单纯的色系中,在心间弹响了大地竖琴般的情怀。而马蒂斯创作过一幅表现蓝色西红柿的卓越油画,无需多问,正是天蓝的不拘泥实际带给了画家无垠的遐思。
  我们最终会在天蓝的怀抱里获得心灵的安顿。
分享: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