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悟女性之美


□ 文德芳

一个美丽的城市应当有一个个美丽的人儿去装点。放眼今夏城市的大街小巷,女性们袒胸露背的吊带装,短至露大腿的超短裙,拖着凉拖四处踢踢踏踏成了一种时尚,似乎也成了女性们的一种追求。然而,如此风景线是不是就是一种美?是不是就是被视为美丽动人的女性美之展现?已然是一名女性的我,却真的不敢苟同。
记得有人说过:当今一代女性的素质之优劣直接影响未来一代素质的高低。因为女性都要成为母亲,担负着抚养下一代的神圣责任。言外之意,女性之美绝对不仅仅在于其外表,而如今的东方女性却有相当一部分因所谓对时尚之美的追逐而使龙的传人的本性退化。不知曾几何时,黑头发被形形色色的人工雕饰成的红头发、黄头发所代替。我认为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美。
也许是我崇尚一种真实,无论是现实还是心灵,所以我一直对外表的装饰以及浓妆艳抹不以为然。而追求女性“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素面朝天之美,追求外表美与心灵美二者相辅相成、表里如一。因此,从南到北、从小到大,我总能以一种真实、从容、大方的自然而否定了涂脂抹粉的形象。从而,在生活与工作中也少一些尴尬。
记得我刚从南方来到这座北方城市时,每每有热心的美容师朋友对我说“白皙的皮肤最容易衰老,要注意保养,要化妆,要经常美容……”时,我总回之以微笑而不以为然,一晃多年过去了,我依然如此;也有正在街上行走或是逛超市时,总有卖化妆品的服务员以各种理由向我推荐各色各样琳琅满目的化妆品,我双手抱拳,连声说对不起,以我还有事得赶时间为由而离开。来到北方多年,我仍然以真实自然度过了每一天,值得庆幸的是当我再见到昔日的同学、同事时,他们居然说我没有什么变化。我想,是一种从容、自然的心态使生活在这个自然气候本来就比江南差的我,依然保持了我自小以来的清新,留住了青春。
曾记得我与一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一起去了某公安局采访,当对方热情地将热气腾腾的茶端到我们面前时,也许是她的确渴了,端起杯子便喝,没想到当她放下杯子时,白白的杯口上印下了个红红的唇印,面对办公室的几位男士,她的脸颊上因喝水前忘了用纸巾擦拭掉口红而溢上了尴尬的红晕。我想,在工作与生活中因为化妆而带来的尴尬肯定不止这一点。比如炎热夏天,涂脂抹粉的女性那汗水顺着脸畔淌开的一条条小河,真是对美的一种亵渎;还有的女性,本来脸上已有了岁月的年轮,可却将一张脸妆抹得犹如秋霜,将嘴唇涂得犹如吃了柿子,是不是有点煞风景呢?
那么,外表的美从何而来,一般人也许会认为闲暇保养泡美容院才能增益美貌,可我觉得来自于生活实践中的滋养锻炼的美,才是最健康的,才是以生命形式所表现出来的直觉造型;才能做到体脑交替并进,充实智慧,愉悦心神,敏捷肢体等;才能真正让人变得美丽动人;也才能从身体到心灵,在劳动中经常受到洗礼与陶冶,才会滋生出恒久的美。
由此而言,我也有过感触,还是在去年十月,与报社部分记者以及省某文学杂志社的编辑部成员等近30人到一革命老区采访,也算是送新闻下乡,这一支队伍中除我之外,也还有别的女性;凝视她们,可谓一张张描画得生动的脸庞,一个个涂得红红的嘴唇,不知是将这纯朴的革命老区装点了,还是与这宁静的乡村弹奏不出协调的和音,可我那牛仔裤配毛衣外套的装束,素面朝天而长长的披肩发,也许是没有一点矫揉造作,很快就融入了其中。所以我每到一处或是每到一个农家,总有一句句家长里短,一份份农家亲情,一个个革命故事,令我与他们一同喜,一同乐,一同感动。我第一次住进了山西窑洞,还是小时候在书中读到的,没有想到,居然还住了一周,一直到这一活动结束。我在这宁静而又简朴的山村窑洞中写出了令读者感动,与读者互动的文章,真的不虚此行。当我回到城市以后,每每这一老区的百姓以及领导者,有来我所在的城市的,总要来找我聊一聊,诉一诉。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总觉得只要有一种纯朴的美常驻心间,便有了一种可以感染人,平易近人的风范,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以一种真实的自我,能以一种随和而平常之心与人交融,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风度吧。也许生活太安逸了,风度就会被安逸所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