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世俗情爱道歉(中篇小说)


□ 叶 舟

李佛在回京的火车上遇见了美女秦子仪,于是原本枯燥的旅程变得妙趣横生,兴味盎然。李佛感到等待他的将是一次难忘的艳遇,哪里想到他遇到的是一个策划周密的阴谋……

站台上很荒疏。喇叭阵阵,催促得旅客们手忙脚乱的。王建国伸出一根指头,塞住耳眼说,妈的,我我我最讨厌铁铁铁路腔了,走到哪哪哪里都像同一个女女女女人在播音,没丝毫的感情色色色彩。肖铁提着行李,换了手,附和着说:李佛真该坐飞机,晚上就能到北京的,坐火车太单调了,我们哥俩儿真想陪你一段路。李佛掷下烟蒂,踩灭了,晴朗地说: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们也该回去了。
三个人的脸上放着红光。他们站在回廊外,高原的日光射下来,使他们的脸色更深了一圈。刚从餐厅饯行出来,他们掐着点赶到,但没料到旅客很少,很容易就进了站。李佛散了烟,喂了火,深吸一口说:消化不良啊,在兰州蒙你们哥儿俩的照顾,我真有消化不良的感觉,坐火车,一路上可以尽情回味一下的。肖铁打发走一个问话的旅客,撇着嘴说:我像乘务员吗?你们哥儿俩说说,我像乘务员吗?王建国拎来了三罐绿茶,拧开递给了李佛。王建国说:和你你你合作特别别别愉快,一顿饭饭饭的工夫,我们就就就谈成成了,盼你以后多多多来几趟西西西北高原,帮我们走走出贫困,共同致富嘛。肖铁拍着凸起的肚皮,孕妇一般地说:真开心哦。
嘿,李佛挥手赶走一只靠近的白蝴蝶,疑惑地说:昨晚上那个女孩叫什么来着?记得她是一个藏族姑娘,叫什么?
卓卓卓玛!
真是太尽兴了,昨晚上喝得不省人事了,跟着卓玛跳锅庄,跳着跳着我就醉了,李佛赞不绝口地说,醒来后,发现我躺在宾馆里,你们扛我回去的?真太难为了。
切!没没没关系的,别别别别客气。
肖铁将行李交给李佛,拍了拍他的肩膀。李佛搂住了肖铁,拥抱一下,脸颊贴了贴对方,很多意思都埋在了动作里。王建国也贴过来。李佛在他的耳朵上嘀咕一句,肖铁并没听见。李佛笑着说:
见到卓玛的话,替我问个好。
王建国跷了跷大拇指,拍下胸脯说:当当当然,一路路路平安!
这样,肖铁和王建国一直站在廊檐下,目送李佛检票上车。他的身影在玻璃窗里滑动着,幻灯片一般。铃声再起时,列车抖动了身子,奔行在灼热的日光下。肖铁盯着车身上的指示牌:兰州———北京。特快。一眨眼,枕木上空空荡荡了。
王建国嗫嚅说:这是送佛佛佛,送送到西西西哦。肖铁揪了一下他的耳垂,纠正道:明明是东,怎么能说是西呢?
对对,是东东东!

先生,醒醒哦。
秦子仪揭起覆在那个陌生旅客脸上的杂志,捅了捅他的胳膊。李佛一骨碌翻身坐起,闷声闷气地张看着。站在李佛眼前的女子修身丰仪,恰到好处的曲线勾勒出一弯弧度,跳跳地喊着话。李佛的酒醒了,眨巴着眼,像在询问什么。秦子仪仙鹤一般地跳着,独腿撑着一具娇媚的身体,弱不禁风似的。
帮个忙好吗?我的高跟凉鞋夹在车缝里了,拔也拔不出来。
哦!
李佛顺着秦子仪的手,果真看见车厢铰接处的缝隙间,站着一只红色凉鞋。他想都没想就应承了。秦子仪坐在卧铺上,跷着腿,趾甲上染了深紫色的蔻丹,哼哧哼哧地笑着。李佛拔下鞋,扔给秦子仪,又转身去洗手间凉水净面。西北的荒山秃岭在窗外刷刷闪过,焦渴得没一丝绿色。李佛的嘴里也渴极了。不知怎么搞的,一上车就躺下了。抬腕一瞧,约摸过了一个多小时。饯行时,地主们叫了最好的饭菜,光五粮液就消耗了三瓶,作陪的人如走马灯一般来敬酒。有一个二尾子还唱了首草原上的酒曲,李佛喝得够戗。加上昨夜的宿醉,脑子里像灌了铅。李佛饮了几口生水,又将脑袋伸在龙头下。这么一浇,霎时清爽了不少。
李佛湿淋淋地进门时,瞧见秦子仪恼怒地将凉鞋掷进了垃圾筒,鼻子里喷着粗气。李佛顾及不了什么,兀自拿起杂志翻看起来。目光掠过书眉,几片深紫色的蔻丹晃动不已。杂志上是一篇寓言,讲一只老鼠发现了捕鼠器后的遭遇。李佛刚浏览到最末一行时,秦子仪的脚蹭过来,踢了一下他。
你怎么回事?鞋跟都被拔掉了。
什么?
秦子仪嘟囔着说:瞧瞧,我三天前才买的,法国牌子,就被你这么毁了呀?知道它值多少钱吗?你当自己在练举重?还是拔河?李佛肚子里的酒精被点着了,腾地站了起来,顺手拾起了垃圾筒里的鞋。
看你,没男子汉的大度和修养吧?想跟我发火了?
李佛像一只充气的皮球,钻进了一枚针,顿时气馁了。也难怪,很鲜亮的一只凉鞋,后跟里裂开了大嘴,像陈水扁那样露出了分裂的死硬态度。李佛想也没想,一甩手,丢进了垃圾筒里。李佛坐定。秦子仪脚上的几片蔻丹仍在晃悠着,白皙的皮肤越发没了血色。秦子仪痴痴地盯视着,李佛破怒为笑地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