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生活的方式


□ 李月峰

  一
  
  我叫李承乾,是我爷李本田和我奶王秀英的唯一的孙子,是我爸李大庄和我妈陈玉莲的独苗。就因为此,李家传宗接代的大事儿就责无旁贷地落在我身上。
  我爷李本田和奶奶王秀英的年龄加在一块堆儿一百六十岁的时候,我和乔蓉蓉的婚典在爆竹声和猜拳行令的吆喝声中完成。乔蓉蓉肩负着跟我一样的延续李家香火的重任。这一点,绝对不能含糊的。
  结婚前,乔蓉蓉在一个相对情意绵绵的时刻问我,大乾儿,你真的爱我吗?
  我说,嗯。
  乔蓉蓉问,爱我哪儿?
  我说,大奶儿大屁股。
  乔蓉蓉一脸的嗔怪,拖着长音说,讨厌!——又不甘心道,你告诉我嘛,你到底看上我啥了。
  我搔了搔头皮,抛开上述两个理由,究竟喜欢乔蓉蓉啥还真得好好想想。
  其实,最初看上乔蓉蓉的不是我,是我奶奶王秀英。我奶奶虽然满口就只剩下三颗牙齿了,说句话能漏一火车皮的风去,但眼神特别好使。乔蓉蓉陪她婶婶来我家开的店给她叔公买衣服,那天我妈在店里,我奶眯缝着眼睛坐在店门前的台阶上晒太阳,我奶奶的日子就由晒太阳和睡觉构成,她几乎都不咋吃饭。人老了真是奇怪,记得我小那会儿,我爷李本田还因为我奶一顿吃两大碗饭而抱怨这辈子找下了个饭桶,光吃就能把这个家吃穷了。
  我奶奶见了乔蓉蓉后,两个眼睛睁圆溜了,哟,这闺女厚墩墩的屁股,是坐胎的材料。
  因为这句话,我妈陈玉莲用了十二分的热情接待了乔蓉蓉和她婶。到最后,还用了八折就让她们买下了选好的衣服,要知道,我爷爷传下来的这个店,从根儿上就没打过折。乔蓉蓉和她婶是带着满心的欢喜和对李家继承人李承乾的全面了解离开的。
  我爷我奶的大孙子是个会写字的人,看那店招牌就是大孙子的笔墨,在早些年,会写字尤其能给买卖人家写牌匾的人,要被称做秀才的。还有,门楣上那四个“欢迎光临”的字也是大孙子写的。这不单单是字,是书法,字写到“法”上了就是不简单。而且,李家的大孙子将来要继承不光是店铺,还有房产,我爷李本田手中的几块金疙瘩。我爷从来不在乎在人前显露他手中的那点儿小“富”。
  年轻时,我爷李本田从他爷爷手里接下了铺子,还有一块鸽子蛋大小的成色黄金,李本田把那块黄金分成了五块,预备着我奶王秀英生下五个儿子后平均分摊。可惜,我奶只生下了我爸李大庄一个,李大庄又成了我爷爷的希望。如今,我爷李本田和我爸李大庄两个人加在一块堆儿的指望全搁在了我身上。
  事实上,就算我李承乾的“种子”再充分,我老婆不管是乔蓉蓉或是随便哪个女人的“土地”再肥沃,还得算上李承乾百分百地生下儿子,我们李家仍是一脉单传,我爷的那五块金疙瘩终究是分摊不均的。
  乔蓉蓉结婚前颇有些担心,要是我们生个闺女咋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