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吹心动


□ 北 野

  北 风
  
  北风吹刮了整整一天,在窗户的缝隙,在天空凌乱的云层之间。
  我们躲在房子里喝午后茶的时候,北风突然撕碎了一大块黑云,放出一小把金灿灿的阳光,照在我们的茶水、咸盐、酥油、牛奶和铜壶上。
  “神说,要有光,便有了光。”我想起了《圣经》上的句子,并随口念诵了出来。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
  光的确是好的!
  不仅我们人类需要光,生活在遥远的南极的帝企鹅也非常非常地珍惜光!
  昨晚我们又看了法国人拍的《帝企鹅日记》。
  我再次为这种生命的顽强、坚贞、相亲相爱和骨肉深情所撼动。
  相比之下,我们人类的亲情状态日趋分崩离析;更可怕的是,总体而言,我们人类正在演变成一种,以相互伤害为能事的歹毒的动物……
  北风啊,你就使劲地吹吧!
  直接把我们吹过冬天,吹向未可知的九霄云外!
  
  在尸体遍布的海滩上
  
  1
  每年都要死去一些人:或者被海浪卷走,或者被鲨鱼或海蜇所伤,死于海滩或医院。
  被海浪卷走者,泪水融进了海水,血肉变成了鱼苗。
  被鲨鱼或海蜇逼进焚尸炉者,不甘心脱掉泳装直接变成随风乱飘的骨灰:
  他们在灰蒙蒙的云层间透过泳镜向海面张望——
  “啊!别了,稍纵即逝的人间!”
  
  2
  又有一位游客被海蜇蜇死。
  人们只知道死者是一位年轻女性。不知道她姓甚名谁,从何处来,向何处去。
  据说海蜇释放的毒液首先击溃了她的神经系统,因此她没有来得及留下任何遗言。
  而她死的时候,她的遗体鲜艳而孤单:
  亲人们就像咬她的海蜇一样,影踪全无,音讯渺然。
  
  3
  海滨浴场的高音喇叭反复提醒游客注意安全。
  我赤着脚,冒着虚汗,提溜着自己的小命走向正午的海滩。
  我不相信海蜇会无缘无故地咬我:我从未伤害过它们,更没有吃过他们的肉。
  我同情死者,敬畏海蜇。
  对活着的人抱以祝福,对碎浪翻卷的海抱以沉默。
  
  4
  我出生在远离大海的尘土里。
  云层里的大雨点在沙丘上打出泥浆的地方,曾经是我放牧牛羊的故乡。
  可是海啊,你永不枯竭的水域令人晕眩!
  你表面平坦却不能行走!
  你收集雨水却使它变成!
  
  5
  我看见人们扒光了衣服。
  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我看见他们面对大海露出了本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