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瞬间的收藏


□ 彭 程

  一八三九年,在摄影术发明之初,一家德国刊物这样评述:“想要捕捉真实的影像不但不可能,且这种欲望本身就是亵渎上帝的。”
  想来是因为当时受到技术条件的限制,机器笨重,操作不便,画面模糊不清等,让评论者有了这样的说法。而更根本的原因。可能还是认为这种企图是冒犯,是僭越,侵入了不应属于自己的领域,因而注定是难以收效的——一个人怎么胆敢奢望只有上帝才拥有的能力或者权力?
  但今天不再有这样刻薄的评说。摄影的魔力已经无庸置疑。照片所呈现的,甚至比事物本身更为真实。拜摄影技术所赐,人局部地具备了上帝的能力。
  选择和舍弃,同步于拍摄的过程中。镜头对准了什么,同时也便将其他推开。强调和忽略如影随形。让目光、注意力,彻底聚焦于镜头瞄准的目标。
  这个时候,世界便仅仅存在于镜头眷顾的范围,那一片天地。
  这样说,并非是认同井底之蛙的宇宙观念。无限性,是摄影最为本质的特点。无微不至。无远弗届。无所不能。宏观,中观,微观。放大和缩小。拼接和叠加。经由这些或直截了当或迂回曲折的手段,大千世界被收纳于方寸之间,得以被一对目光从一尺开外注视,把玩,欣赏。但就每一幅具体的图片而言,永远只是一棵叫做世界的巨树上飘落的某一片叶子,同时,虽然在真实世界中,宏大和细微有着巨大差异,但只要出现在镜头下,它们就获得了平等的身份。一片高原,一列山脉,相对于世界,仍然是一个局部,一处细节,是这个世界的一粒微小的尘埃。
  平时,我们的目光是外在于自身的,关注的只是客体,并不熟悉自己的姿态和神情。但照片弥补了这一缺憾——可以通过它而实现自我返观。我的壮硕或赢弱,欢乐或忧伤,被张扬和凸显,被推至前台,如同聚光灯下的演员。我是自己的观众。照片是我自己的一面生动的镜子。
  另外,即便是注视外在的对象,平时或因为心不在焉,或因为阔大凌乱的背景分散和扰乱了注意力,难以看得仔细,而当凝视照片时,全神贯注于经过挑选裁剪的对象。世界的其他部分消失或者遁隐了。那个时刻,事物纤毫毕现。蝴蝶翅膀上的花色是这样繁复,水的流动是这样一种姿态,枯叶的纹理和脉络是这样匀称完美。
  解除了种种内在或外在的遮蔽,镜头表达的世界,新鲜无比。事物仿佛以最初始的姿态呈现。平常因熟视无睹而觉得平淡无奇的东西,原来却是这样丰富、犀利、意味无穷。这是一个悖论,或者说体现出了一种辩证法:因为单纯而深刻,因为片段而完整。
  这样,一个迷恋摄影的人,便比常人拥有更多的瞬间,更多的富足,他看到了笑容的一千种面貌,看到了霞光的一万种形态,看到了爱情萌生时眉宇间一缕轻微的差赧,看到了恐惧袭来时嘴角边一道扭曲的纹路。对应于任何一种平淡单调的命名,都有着无穷无尽、丰饶繁复的表现。
  赫拉克利特说:你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摄影艺术,最为确切地阐释和印证了这一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