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文关怀 诗情表达


□ 孟犁野


1.五年前,当文学剧本《天月》获得当年夏衍电影文学奖的时候,我曾写过一篇《<天月>四题》的读后感(刊于该奖《获奖剧本集》第二集)。我为该剧深远的题旨、鲜活的人物形象、写实与写意相融的风格以及对声音潜能的特别重视与开掘而击节赞赏。同时也对结局时对金金的处理和情节进展有些拖沓,谈了一些不成熟的意见。此后我一直期待着这个文学基础较强的剧本能早日搬上银(屏)幕。如今,我的期待终于实现了,而且比我所期望的要好。
从题材方面看,《天月》本可以循着前人的老路,把它处理成一部宣扬自强自立精神的残疾人题材影片;也可以搞成一部激励少年儿童在逆境中成长的儿童片;甚至可以拍成一部弘扬戏曲文化,表现戏曲艺人在社会转型时期如何调整心态的影片。从完成片来看,这些方面都有所涉及,但它们只是作为一种社会文化背景来出现的。显然,作者的追求不在于此。他们在诸种可能性中,别出心裁,将作品的立意定在“写人、人生、人性、命运和当代人所不可缺少的那种精神,那种对人类的文明进步能有所作为的理想追求。”(同上书)而切入点却走了一步险棋——选择了京剧里不为人们注意的行当——打击乐中声音高亢、激昂、令人振奋的铜锣和主宰它的人物命运之沉浮。这样,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天月》,便被拍成了一部对生活有独特发现、体验与表达的富有文化意味与艺术个性的电视电影。正如一位著名的电影艺术家在谈到那些富有创作个性的导演的作品时所说的,那是一些“从自己心里长出来的东西。”
影片对剧本作了一些必要的改动。一是在故事情节上作了“立主脑,减头绪”的处理。如文学剧本原来有一条包头桌奶奶与唐教授黄昏恋的情节线,影片把它删掉了;天月失聪后上职业学校的事,也从正面表现改为虚写、侧写;天月战胜了死神的蛊惑,恢复听力后,情节高潮与情感高潮事实上已过,但原剧本仍安排了很长一段戏,交代金金得了不治之症后的“良心发现”与天月对她的照看与宽宥……若是作为一部长篇小说(或连续剧),这样写也未尝不可,但对一部电影来说,显然有些冗长。影片把后边这一大块戏基本上删除了,显得干净利落。二是对金金这个重要人物的命运结局作了一些调整、改动。文学剧本对这个反衬天月美好心灵的对立面人物——她那骄横跋扈性格形成的家庭、社会背景,作出了清晰的描述,结局时让她患了不治之症也是有现实生活依据的(参见剧作者杜丽娟写的创作心得《保留一方净土》,刊于上述《获奖剧本集》),也能体现作者对这类人物的道德谴责,但这样处理难免落入“善恶各自有报”的陈套,虽然容易获得一些观众的认同,但不利于深远题旨的深入表达。我曾在上述“读后感”中曾提出过意见。如今,影片对此也作了改动:金金并没有患绝症,她也没有彻底幡然悔悟,基本上仍然按照自己已形成的人生观生活,但她也不是毫无悔意,她对于把火灾的责任诿过于天月,内心感到有些不安;于是,按照她那“金钱万能”的价值观,塞给天月一叠钞票,希望她不要追究火灾起因。理所当然地被天月婉拒。这样处理,既没有把复杂的生活简单化(她的人生旅程远没有终结,还处在发展变化中),也同影片整体上含蓄细腻的风格相一致,并使影片在弘扬传统美德的同时,对现实生活有了一种现代性的思考。
2.影片《天月》集中笔力描绘了天月与包头桌奶奶相依为命的动人情景,进而在天月与金金两种人生观、价值观的对比、冲突中,讴歌了真善美,鞭挞了假恶丑,对生活、对人表达出一种深切的人文关怀。
所谓人文关怀、人文精神,就是对人自身价值与人生意义的一种思考与追问。最浅近简单的理解也许就是,作为一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忘记自己活着的意义,不能放弃自己对真善美的向往与追求,不可对假恶丑熟视无睹,更不必说为了单纯追求金钱,而出卖自己的灵魂。对一个文化工作者来说,更不应该如此。《天月》——以至作者的其他一些作品如《九香》等,在当前文艺界浮躁气息盛行的情况下,始终保持着一分清醒的头脑,坚守着自己的精神家园(或者如作者所说“保留一方净土”),决不放弃自己作为社会良知的代表——人文知识分子所应有的社会职责。这在《天月》里体现得十分突出。
影片通过天月与老奶奶、天月与金金,以及她同其他人物关系,把这种人文情怀表达得异常动人,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天月的父母因为事业的困顿与钱的问题,经常争吵打架,即使在女儿生病发高烧时,他们也不能克制。再加上一些偶然性因素,终于导致在京剧旦角表演艺术上已崭露头角的天月失聪了。她的锦绣前程由此而被断送。打击接踵而至,生性并不坏的父亲酗酒而死,母亲改嫁远去。不幸中的大幸是,她被剧团中的一位老职工——包头桌奶奶所收养。失聪的天月,被安排去做清洁工,虽身处逆境,但她仍保持着人性中的那些美好品性:勤劳、谦逊、诚信、进取,关爱别人、助人为乐(即使面对金金这样歧视她的人也如此)……她虽然不能当演员了,但希望接过父亲的那面锣,成为剧团乐队的一员;她本着“救场如救火”的传统美德,帮助因名利熏心而在台上失态的金金圆了场、下了台;她还默默地忍受着被金金夺走爱人的痛苦……而资质远不如天月的金金,在母亲的放纵下,社会上不良风气的浸染下,从小就养成了自私、妒忌的性格,骄、娇二气十足,经常挤兑处于劣势的天月。影片通过她向天月脸上泼粉、警告天月不许接近尤健、诿过于天月等情节,淋漓尽致但又不失分寸地刻画了这个被名利锈蚀了灵魂、头脑十分膨胀的青年演员形象。金金这个人物很有代表性,具有普遍意义,是编导在现实生活中观察了大量同类人物后,予以艺术概括的一个形象,颇具认识价值。影片的人文精神,除了在天月与金金的对比、冲突中予以充分展示外,还在天月与老奶奶的相处中得到细致动人的体现。包头桌奶奶原来只答应帮助天月父亲带几天孩子,想不到他竟然猝死。无奈中,她只好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天月。在她与天月的相处中,她俩建立起了不是亲情而胜似亲情的关系。想想吧,一个“清静惯了”的老奶奶,同一个既失聪却又异常喜欢打锣的孩子生活在一起,她得付出多少心血呵。值得重视的是,主创人员并没有把包头桌先验地处理成一个生来就悲天悯人的活菩萨(尽管作者并不掩饰在她与天月的身上寄托着自己的审美理想),而是在磕磕碰碰、沟通困难中,逐步建立起了那种可贵的真情。老奶奶嫌烦,曾几次摘下天月挂在墙上的那面锣,而当那面锣被人偷走,一度失踪后,天月也曾误解老奶奶——认为那是她给扔掉的。在对这既有相融又有磨擦的老少隔代相处的叙述中,主创人员对她们作了历史的、具体的描写,采取了一种写实的态度。扮演包头桌的演员,在《喜莲》中曾有不俗的表现,这次在《天月》中,将小品风格进一步融入生活化的表演风格中,为本片增色不少。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