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文关怀 诗情表达


□ 孟犁野


1.五年前,当文学剧本《天月》获得当年夏衍电影文学奖的时候,我曾写过一篇《<天月>四题》的读后感(刊于该奖《获奖剧本集》第二集)。我为该剧深远的题旨、鲜活的人物形象、写实与写意相融的风格以及对声音潜能的特别重视与开掘而击节赞赏。同时也对结局时对金金的处理和情节进展有些拖沓,谈了一些不成熟的意见。此后我一直期待着这个文学基础较强的剧本能早日搬上银(屏)幕。如今,我的期待终于实现了,而且比我所期望的要好。
从题材方面看,《天月》本可以循着前人的老路,把它处理成一部宣扬自强自立精神的残疾人题材影片;也可以搞成一部激励少年儿童在逆境中成长的儿童片;甚至可以拍成一部弘扬戏曲文化,表现戏曲艺人在社会转型时期如何调整心态的影片。从完成片来看,这些方面都有所涉及,但它们只是作为一种社会文化背景来出现的。显然,作者的追求不在于此。他们在诸种可能性中,别出心裁,将作品的立意定在“写人、人生、人性、命运和当代人所不可缺少的那种精神,那种对人类的文明进步能有所作为的理想追求。”(同上书)而切入点却走了一步险棋——选择了京剧里不为人们注意的行当——打击乐中声音高亢、激昂、令人振奋的铜锣和主宰它的人物命运之沉浮。这样,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天月》,便被拍成了一部对生活有独特发现、体验与表达的富有文化意味与艺术个性的电视电影。正如一位著名的电影艺术家在谈到那些富有创作个性的导演的作品时所说的,那是一些“从自己心里长出来的东西。”
影片对剧本作了一些必要的改动。一是在故事情节上作了“立主脑,减头绪”的处理。如文学剧本原来有一条包头桌奶奶与唐教授黄昏恋的情节线,影片把它删掉了;天月失聪后上职业学校的事,也从正面表现改为虚写、侧写;天月战胜了死神的蛊惑,恢复听力后,情节高潮与情感高潮事实上已过,但原剧本仍安排了很长一段戏,交代金金得了不治之症后的“良心发现”与天月对她的照看与宽宥……若是作为一部长篇小说(或连续剧),这样写也未尝不可,但对一部电影来说,显然有些冗长。影片把后边这一大块戏基本上删除了,显得干净利落。二是对金金这个重要人物的命运结局作了一些调整、改动。文学剧本对这个反衬天月美好心灵的对立面人物——她那骄横跋扈性格形成的家庭、社会背景,作出了清晰的描述,结局时让她患了不治之症也是有现实生活依据的(参见剧作者杜丽娟写的创作心得《保留一方净土》,刊于上述《获奖剧本集》),也能体现作者对这类人物的道德谴责,但这样处理难免落入“善恶各自有报”的陈套,虽然容易获得一些观众的认同,但不利于深远题旨的深入表达。我曾在上述“读后感”中曾提出过意见。如今,影片对此也作了改动:金金并没有患绝症,她也没有彻底幡然悔悟,基本上仍然按照自己已形成的人生观生活,但她也不是毫无悔意,她对于把火灾的责任诿过于天月,内心感到有些不安;于是,按照她那“金钱万能”的价值观,塞给天月一叠钞票,希望她不要追究火灾起因。理所当然地被天月婉拒。这样处理,既没有把复杂的生活简单化(她的人生旅程远没有终结,还处在发展变化中),也同影片整体上含蓄细腻的风格相一致,并使影片在弘扬传统美德的同时,对现实生活有了一种现代性的思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