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家有男七年级


□ 张雁萍

我家有男七年级
张雁萍

杨扬2003年的暑假是他自上小学以后最轻松的一个假期。因为小学已经毕业,学校没给他们发假期作业,就近入学的一家初中在他们放假那天给每个家长带了一张通知书,说在8月15日拿钱拿小学毕业证书去学校报到。在8月15日之前,这些小学毕业生就暂无归宿。
杨扬那天从学校回来后,第一句话是:“我要回姥姥家。”
姥姥家几乎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在幼儿园时,同巷的孩子常常相互打架,哭着回家告家长的事屡见不鲜,家长之间为此内心相互怨怼,致使平时交往都不自然。如今,家长的记忆底片里仍清晰地显现着当时的情景,而他们这些孩子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一下子出奇地友爱。杨扬上小学时离开故乡去北京呆了一段时间,因为没有北京户口,他初中需在老家上,所以他上五年级时,作为母亲的我决定把他送回老家,也好在小考时直升一所中学。2002年暑假,我因手头工作忙,暂时不能离京,就打电话让妈妈安排好学校,快开学时匆匆把他送上回老家的火车。他小学五年级的上半年时间,一直在姥姥村的小学里上学,我春节回来后他才回到市里念小学五年级的下学期。在市里读书的半年里,他每周都强烈要求回姥姥家,即使我很忙,他也要独自乘车回去。我虽不是次次同意,但大多数时间还是嫌他烦,兼之想自己就是在大自然怀抱长大的,他如今与土地亲近与村子里那些朴实的孩子亲近,总比与街上的一些坏孩子亲近好得多,也就听之任之了。
这个难得的没有暑假作业又没有我在身旁的假期,无疑是一次时间较长的又可以玩个痛快的机会,失去不会再有,他当然明白,自不会放过。故此,杨扬在我妈妈的村子里过了一段脱缰野马似的美好日子。
在8月15日一日日逼近时,我却忽然有事要回北京一趟。因8月25日我所在的学校要开学,归期不能推迟,行期当然就显得十分紧迫起来。给杨扬打电话,告诉他报名那天自己去,然后把户口本、毕业证书与预交书款放在离学校较近的我的一个同学家,就匆匆起程了。8月15日那天夜晚,我在北京打电话询问,得知儿子已经在我同学的陪同下报了名,心中不由又放松又歉疚。我总是在儿子的成长里程中脱离开来,让他独自去完成一些同龄孩子不敢也不能做的事,比如,小学时他常常被托运着从老家到北京,再从北京托运回老家。漫长的十几个小时的路途,不知小小的人儿是怎样在孤独里度过。他在北京上学的那些日子,每次我下班,不论多晚,儿子总是在昏黄的路灯下独自对着墙踢皮球。在别人家的孩子享受着丰盛晚餐或与全家人团聚的欢乐时刻,他每天要从下午四点半等我到晚上七点。“家”对他来说是地下两层的一个不足20平米的无电视无电话无电脑无书看的、白天晚上都黑乎乎阴森森的陌生空间,他实在不愿在那里呆,宁愿在地面上忍受北方腊月天的寒风与冰冻。
为了孩子,我又回到了故乡,重操教鞭,在三尺讲台上,谆谆教诲莘莘学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黄河》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黄河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