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荒野的孩子


□ 宋晓杰

宋晓杰

宋晓杰,1968年生于辽宁盘锦。已出版各类文集十四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曾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2011年度华文青年诗人奖、辽宁文学奖三次(诗歌奖、青年作家奖、优秀儿童文学奖)、“2009冰心儿童图书奖”等。

入选“辽宁省宣传文化系统首批‘四个一批’人才”、“辽宁省首届青年文化新人”。

参加过第十九届“青春诗会”和“鲁迅文学院第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

2012-2013年首都师范大学驻校诗人。

烧荒的人已经离开……

转过外环,就看见大片的空地

和缓慢活过来的那一小片水

水边,一排弱弱的芦苇顺着风

离开人声,就松弛下来

我们随身携带着赞美、热爱和火种

如黑白分明的棋子一一就位,再插上

音乐的翅膀,内心沉静而辽阔、秩序而安宁

——这个不好不坏的天气

就是我们的《圣经》

烧荒的人已经离开,只把残余的现场

留给空旷的寂静,慢慢后退……

我能想象他的痛快——

潇洒得头都不回,也说不定!

从一处处胡茬似的根部,仔细辨认:

这曾是玉米,那曾是高粱

总之,都是我们的血脉和父辈

可如今,草木灰是它们共同的归宿

正如大地,是万物永久的眠床……

“来支烟!”我说出人类的第一句语言

“不能杀人,就放一把火吧!”

——这是第二句。

那么甜……

仿佛一切都满满当当而又疏朗有致

这大地,是视野中少见的极品

无须点缀、修补、再度创造

仿佛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软的、甜的

需要拱起双手,顺着风,逆着风

微笑着,小心呵护

仿佛如此廓大的雪野中,我是多余的

贪恋空气、音乐、微微的斜阳和风

不是妄自菲薄,也不高深莫测

我的确是多余的一

这么多年,在敦厚的黑土地

我多余地占用着:房屋、时间、粮食、

布匹、盐、水和香料……

想不起归途

卞之琳说:伸向黄昏去的路,像一段灰心

这意象诡谲、伤感,适用于深秋

在初春,我只说:一切,都那么甜……

站在田野上

还不能称之为田野,这辽阔的荒芜

等待填补。我的心空寂而无望

仿佛有什么,被我前后丢了不只一次

阳光的万箭穿心哦——

像水边的芦苇,需要慢慢还阳

人们走出家门,还在奔赴的路上

上下翻飞的鸟雀,成为当然的主角

在枯草间,撒欢儿、呜叫、娶妻生子

欢欢喜喜地,重筑爱巢……

春天来了!这一年一次的庆典

全民性的狂欢,没有羞愧和悔过可言

就坦然,就放纵,就摊开双手

接纳或者拥抱

又多了一圈年轮一

如果我是植物,这不是罪!

每一次雕刻,都是我荣耀的盛年

仿佛旷野中静默的一棵白桦

我用四面八方的眼睛,注视并铭记

来不及感激

鸟群,如神圣的欢歌

转过堤坝,我们压低声音接近完美

包抄,也是以爱护和疼惜之名

而你们,如连绵的海涛,一波连着一波

像一个看不见的巨人,怀抱手风琴

收放自如地演奏“大地与天空”的欢歌!

可是很快,就退成一颗又一颗黑痣

一串省略号——发人深思……

这样的冒犯,是否应该得到谅解

饥寒交迫、痛心、遗憾,都是单向度的

而你们,无缘无故就又缺席了一个!

真的,我还不知道如何爱

如何承受这神圣的典礼

可能的时辰,也许还不到一

如这三月的大地,仍没有一个芽苞,

只有一颗迟钝、多余的心脏

载着紊乱的跳动

默默穿行,不易察觉……

两只野鸭飞上天

问一句三月:春江的水暖不暖哦

你都会抢答了——摇摇摆摆扑楞楞下河!

两个不听规劝的野孩子

却也有着如此缠绵的小温柔  .

在背风处,滑水、望天,喁喁私语

陆海空三项全能,身怀绝技的家伙

有一个角落就够了,有一个角落

你们就可以建造一个庞大的

帝国——做窝、呜叫,翻山越海

分享:
 
摘自:海燕 2013年第10期  
更多关于“荒野的孩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