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挂历


□ 刘怀纪

  大哥和二狗年龄相仿,大哥名叫刘大柱,和二狗是同一时期的光棍汉子。说起来我们几个做弟弟的很惭愧。那时家里穷,条件差,大哥就一身泥巴、两脚泥地帮着父母养家。后来我们这些做弟弟的都长大成人,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温馨日子。大哥的婚配年华在劳作中悄然逝去了,想过最寻常的男耕女织的家庭生活,都显得那么可望而不可及,显得那么奢华。

  二狗是大哥的好朋友,这天大哥在给我送报纸的同时,放下了一句话,二狗美了。我问,美了?怎么个美法?我正在看一份文件,没听懂大哥这没头没脑儿的话。这些年我自己开个公司,大哥在门房里管收发。我一问,大哥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了一声说,订阴亲了,能进祖坟了。

  我们这有个风俗,未婚男人死后不能进祖坟,就是说,祖宗都嫌弃他们是单身。只能在壕沟、埝顶,胡乱埋掉。大哥的话,一下子揪住了我的心。是啊,人家二狗订下阴亲,以后就有资格进祖坟了。大哥为什么就比他差?将来大哥埋在荒坡野岗上,不是大哥悲哀,而是我们这些做弟弟的丢人。大哥没有太高的要求,唯一的愿望就是进祖坟。可大哥是大哥,不是二狗,一定给他娶个有血有肉的活女人。我当机立断,以最小弟弟老六的身份,召集全体哥哥参加家庭会议,主题就是一个,多措并举,多管齐下,解决大哥的单身问题。张媒婆,李媒婆,前村后店有关系的,都托付到了;婚介所,中介公司,小城快报,实用资讯,也都挂了号、登了报。事先,我还特别强调,谁有了喜讯,要在第一时间向大哥通报,没有喜报也要向大哥说,快找到了。哥哥们都说,好。

  不巧的是,东找西找没找到,大家的一盆火慢慢地就被时间熄灭了。正在这个时候,有个不好的消息传到了大哥的耳朵里。二狗得了急病医治无效死了,出殡那天,乡亲们就帮忙去亲家取尸骨,没想到却遭到了拒绝——亲家竟毁了阴亲。原因很简单,嫌二狗背景不好,那尸骨已经改嫁给县长天折的二儿子了。大哥久久沉默,终于自言自语,可怜呢,进不了祖坟了。

  这事大哥受到了打击,经常发脾气。

  这天来了一个推销挂历的小姑娘,他两句话就把人家气走了。那个小姑娘绕来绕去跟我同学有些关系,我同学在电话里告了大哥的状,我只好赔好话又把姑娘请了回来。大哥在我的劝说下,以道歉的姿态看了姑娘的挂历,在场的人都说,很不错,有山水,有花鸟,还有女老外,摩天大楼,法国铁塔。大哥说,我拿到楼上叫老总看看,买与不买我替你们传话。一会儿大哥就从我屋里回到门房,说,老总看了,不要。姑娘没怨言,走了。过了两天姑娘又回来了,一进门就哭着说,挂历被撕掉了一页,十月份的。大哥说不可能,你这是胡闹,反正我不会撕你的挂历!姑娘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说,十月份那张最漂亮,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郎。姑娘哭着不走,我下楼解围说,订两百本吧,也许是我的职工传看时弄坏了,算我对你的赔偿。

  过了一段,大家也把二狗的事忘干净了,大哥却没忘,送报纸时悄悄对我说,二狗进祖坟了。我问,怎么进的?大哥说,在红砖上刻了个女人的名字,和二狗埋在了一起,就这么进的。又过了一段时间,大哥忽然病了。尽管各大医院都去了,还是不见好转,且日渐恶化。我忽然想起以前为大哥张罗的事,已经火烧眉毛刻不容缓了。

  大哥在弥留之际拉着我的手说,对不起,我只能陪着弟弟们走到这儿了……我说,大哥,是我们对不起你。你放心,我一定把你的病治好。大哥说,不用了,今年七十九岁,也不算短命了。还有,你们着急办的事我都办好了。然后他指指靠墙的箱子说,在里面呢。我打开箱子一看,里面放着一张金发碧眼的美女画像,背面写着:刘大柱的媳妇。再仔细看看,正是某年十月份那张挂历。

  我握住大哥的手,泣不成声。

  责任编辑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挂历”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